生活到處是圈子,圈子不同,不必強融
2018年02月08日13:59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 一直特立獨行的貓

圈子
圈子

  壹

  讀《我的漂亮朋友》時,劉文靜的故事讓我想起自己小時候的一件事。

  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由於戶口問題,我從一個廠礦學校轉學到了市屬公立的一所小學。那時候恰逢四年級,小學英語課開始的一年,而我所轉入的學校在三年級便開設了英語。也就是說,當我轉學過去的時候,我和新同學的差距是整整一年兩本書。

  雖然我早已在校外輔導班里學過很多,差距一年對我來講並不是要命的事情,但當老師在課堂上問我原來學到哪裡的時候,我就被同學恥笑了。

  後來,我通過自學和老師補課,很快追上來了英語課的進度,加上其他科目成績都優於同學很多,甚至連運動會都到處拿第一,我很快被升任為新班長。

  天知道,原來的班長從一年級做到四年級,由於我的到來,大隊長變成了小隊長,班長變得什麼都不是了,全班同學都團結在原來班長的周圍,我成了名義上的班長,一個被高度孤立的班長,一個一出問題,所有同學都說“我們班沒有班長”的班長。

  現在想起來,總覺得“班長多大官兒啊,至於嗎?”,但在小學那個認知的年代,班長就是個天大的事情了,用現在的話來講,就是空降不得誌。

  為了和新同學交朋友,我甚至改變了自己說話的方式。比如以前我對同樓小朋友的稱呼是“我們樓的×××”,而新同學習慣稱為“我們院兒的×××”。我不知道這個“院兒”的概念從哪裡來的,但就是這樣學他們說話,希望能跟他們一樣,讓他們接受我。

  我知道因為我,大隊長變小隊長,四年的班長成了普通學生特別不好受,但這是老師的安排,年幼的我也沒什麼辦法。我只能盡我的努力去討好他們,希望自己能得到新同學的信任。

  可遺憾的是,直到小學畢業,我依然沒有能進入他們的圈子。

  貳

  如果說劉文靜的故事是一個極端的“圈層”的故事,那我的小故事也體現了圈層,只不過是一個從郊區到城區的圈層,並沒有劉文靜那種從大山裡到大上海那麼大差距。

  但我們的故事,都直指一個方向:如果你想要進入比你高的圈子裡,除了要付出極大的努力,還會讓你變得現實而工於心計。而我,也承認,自己是一個有心機的人,從小小年紀開始。

  事實上,故事里的劉文靜,在從窮山溝變成白富美的過程中,儘管整個人日漸變了,但至少還保留了一些單純和善良。但現實生活里的劉文靜們,可能就沒有這麼單純了。

  不誇張地說,我周圍就有幾個劉文靜,他們除了讓我覺得討厭,甚至讓我覺得可怕。如果說我的心機也就停留在“如何花少錢吃個貴的飯”上,那我身邊的劉文靜們總會讓我覺得“她是真的無意還是故意害人啊?”而每次都得到慘烈的答覆。

  可能我們都覺得劉文靜很討厭,但事實上,生活到處是圈子,我們都是劉文靜。劉文靜並非是一個人,她代表了我們很多人。不光是環境的改變,還有見識的改變也會形成圈子。

  比如見過了不怎麼努力就能賺大錢的人,就會對自己的兢兢業業吭哧吭哧的賺錢方式產生懷疑;比如見過了只需要討好高層就能獲得人生改變,看不懂。

  生活中並非只有錢能鑄造圈子,權利和環境也是一樣,你敢說自己面對別人的不勞而獲就不心動嗎?但你若要進入這樣的圈子,付出也一樣慘烈。

  叁

  很久之前和一個老闆吃飯,他跟我說:“我的部門都是富二代,要麼家裡有錢,要麼老公有錢”。

  我問他為什麼,這是一種什麼招聘嗜好,有錢人不是都很嬌嗎?為什麼不願意要普通的但努力的孩子?

  他跟我說的話我到現在倒是有些通透的理解了。

  他說:“家裡有錢還肯出來努力做事的孩子,更多的是為了做事本身。他們單純、努力、簡單,會讓整個團隊都簡單,氣氛很好,沒有太多的爾虞我詐。但如果都是經過很努力奮鬥上來的人在一起,情況就不那麼簡單了。每個人都有強烈的往上爬的慾望,鉤心鬥角與爾虞我詐,讓人每天都頭皮發麻。我不是沒有招過這樣的人,但每一個都雞飛狗跳得厲害。”

  你看,也許你覺得這是混蛋邏輯,但仔細想想,又真實得可怕。

  事實上,圈層問題並非只有成人世界里才有。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