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寇克大行動》上榜!外媒評選2017年度畫面最佳的電影
2018年01月30日12:45

  電影是一門綜合藝術,它包含著語言、繪畫、聲音、服裝、建築、演員等等一系列元素,這讓它包羅萬象,無所不有。有些作品非常優秀並非它在每一個領域都面面俱到,還有可能是它在某一方面做到了極致。在觀影的時候,最為看中的一點便是電影裡面的攝影,想像著置身於漆黑的影廳裡面,眼前大銀幕上絢麗多彩的“另一個世界”突然向你迎面而來,多麼的夢幻和精彩。

  電影媒體indieWIRE網站每年都會頒發年度攝影最佳的十部作品。在這樣的榜單里,不存在純粹的主觀喜好,它更多的具有客觀的專業解讀。讓我們來欣賞以下這十部作品吧!

  美麗有毒

  攝影指導:菲利浦・勒素

  代表作:一代宗師/七磅/美好的一年

  電影籠罩在一種濃重而朦朧的氣氛中,讓我們置身於一群處於美國內戰時期卻與世隔絕的女性之中。

  女性的瓷質皮膚、灰色薄紗的上潮濕的感覺、燭光由溫暖的亮光逐漸變暗淡的過程、自然光線進入屋內,照在科林・法瑞爾的皮膚上閃閃發光――菲利浦・勒素的燈光能創造出你幾乎可以感受到的紋理。菲利浦・勒素的照明方式是經典的,在這部電影中,我們看到鏡頭對女性的凝視非常之美。加之他和導演科波拉對於攝影機的運用,電影里那種女性的優雅與平靜之下,潛藏著一個情慾暗流湧動的微妙世界。

  銀翼殺手2049

  攝影指導:羅傑・迪金斯

  代表作:邊境殺手/老無所依 等

  當你試圖把《銀翼殺手2049》的視覺元素(視覺特效、合成背景、全息圖)分開時,你可能依舊分不清楚真正的電影攝影從哪裡開始,數字製作是從哪裡開始。迪金斯詳細的拍攝前準備 與他對畫面的絕對控製力,讓你無法真正辨識出視覺特效究竟用在了哪裡。

  那些令人驚歎的色彩、富含硫的橙色霧霾、銀色的冬日之光、無規則的盲眼萊托的巢穴、幽暗冗雜的城市景象,以及電影所呈現的那種龐大而深邃的黑暗――這些造就2049非凡影像風格的鏡頭,幾乎都是來源於迪金斯的創作。

  童幻逆緣

  攝影指導:愛德華・拉奇曼

  代表作:卡羅爾/遠離天堂/我不在那兒/處女之死

  《寂靜中的驚奇》以半默片形式呈現,片中1927年部分的畫面將以無聲電影的形式呈現,1970年部分以彩色膠片的質感呈現。還原一個真實的時代,堪稱導演電影生涯中最有野心的作品。

  泥土之界

  攝影指導:瑞秋・莫里森

  代表作:黑豹(2018)/泥土之界

  如果2017有一部電影可以很容易地被它的攝影塑造,那就是《泥土之界》。導演迪・里斯對於1940年代的美國密西西比種族混亂的看法和當下是一致的。攝影指導蕾切爾・莫里森巧妙地避開了傳統的奧斯卡電影那種金色的懷舊情結。這部電影在視覺上令人震驚,通過莫里森的鏡頭,拍出了油畫般寫實的風格,觀眾得以在影片的景觀和人性中發現了美和真相。

  如果沿用傳統,用懷舊色調來拍,可能是容易的。要重新想拍攝風格,還要保持電影特殊時代的風貌,這非常具有挑戰性。比如,在狹窄的、沒有窗戶的佃農的家中拍攝,或者在酷夏的南方陽光下拍攝,想要完全寫實拍攝是不夠的。莫里森在不依靠調色盤或厚重濾鏡的情況下,賦予電影非常濃烈的40年代的氣息。

  鄧寇克大行動

  攝影指導:霍伊特・範・霍特瑪

  代表作:星際穿越/敦刻爾克/她

  荷蘭裔瑞典攝影指導霍伊特對色彩有著自己一貫的敏銳見解,在《鄧寇克大行動》中他創造了獨特而非凡的冷寂色調,但卻讓人感覺如此地自然。膠片攝影機拍出來的淺景深讓觀眾非常貼近人物,人們得以近距離對這場大撤退的殘酷有更直接感受,而不是通過視覺特效或者風格化來觀看戰爭場面。

  在《鄧寇克大行動》之前,諾蘭從來沒有使用過如此大格式進行過拍攝,攝影指導霍特瑪所承擔角色變得更加重要。他在拍攝過程中,用鏡頭為觀眾製造對戰爭的“沉浸式”觀感,一場不見硝煙但卻緊張、令人恐懼的,發自於角色人物內心的戰爭體驗。IMAX膠片攝影機對這種情緒塑造的能力是不可估量的。

  以你的名字呼喚我

  攝影指導:[泰]薩永普・穆克迪普羅

  代表作: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午夜之愛

  2017年,沒有一部電影比《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更能讓人產生一種獨特的感覺。導演盧卡・瓜達尼諾將安德烈・艾席蒙同名小說的故事搬到了倫巴第的家鄉克里瑪,因為他捕捉到了這個城市的景觀與建築在炎熱夏天光線下的輪廓與感覺。

  這是個發生在夏日的愛情故事,電影攝影指導穆克迪普羅很敏銳地通過鏡頭展現了1983年意大利夏日的那種詩意,鏡頭下的風物也映襯著兩位主人公的情感發展,青春與燥熱的氣息充斥著整個電影。

  小丑回魂

  攝影指導:[韓]丁正勳 Chung-hoon Chung

  代表作:老男孩/小姐/新世界

  當說到要創造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美麗、但又充滿著邪惡黑暗影像的時候,沒有一個攝影指導能像韓國人丁正勳做的這樣出彩了。

  他擁有一種在陰影與黑暗中尋找溫暖與彩色的能力,這與他長期合作的大導演樸讚鬱的二元性導演風格非常契合。

  他所拍出的黑暗世界,永遠都是有細節與深度,充斥著神秘,比完全黑暗更有力量。獨特的低調照明,這樣的風格在今年大熱的恐怖片《小醜回魂》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鏡頭下的邪惡小醜,將主人公小朋友們與觀眾帶入小鎮下的未知世界。

  所有的不眠之夜

  導演、攝影指導、編劇: [波蘭] 米哈爾・馬塞薩克

  波蘭電影《所有的不眠之夜》是一部紀錄片,但影片中人物卻非常像法國新浪潮電影中躁動不安的青年人。電影鏡頭聚焦華沙年輕人澎湃而五彩斑斕的生活――主人公Kris和Michal遊走在華沙街頭,青春的迷惘與萌動讓他們不斷尋找生活和愛情的觸發點。

  他們所有的不眠之夜、在海邊、華麗燈光下電音里的狂歡,這些躁動不安都被導演用音樂與鏡頭描摹了出來。影片最終斬獲聖丹斯世界電影單元紀錄片最佳導演獎。

  在這部電影里,攝影是至關重要的進程。紀錄片的特性,讓米哈爾・馬塞薩克的拍攝成為一場不確定的旅程。在特定的目的地,或者特定的時間,攝影機可以直接捕捉被喚起的光線。或者他會提前出現在場景里,通過人工設置創造合適的光線。米哈爾・馬塞薩克使用廉價數字攝影機,用它來捕捉靈敏的光,這在創作者中是非常少見的。但影片最終呈現效果,卻非常驚人,這得益於他對於生活中的稍縱即逝的敏銳捕捉,用不被常人所看到的時刻來講述故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