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C.朗或美斯奪世界盃,就能變球王?
2018年01月29日19:43
比利和馬勒當拿究竟能否觸及?
比利和馬勒當拿究竟能否觸及?

  到了世界盃年,夏天的世界盃無疑會成為一個熱門話題。而在「美C時代」尚未落幕的情況下,今年夏天的俄羅斯世界盃,也被認為可能是美斯C.朗拿度兩人最後一次衝擊大力神杯的機會了。無論是美斯的阿根廷還是C.朗拿度的葡萄牙,奪冠難度都不小;但兩隊在前幾年的國際大賽中都有決賽經歷,也說明捧杯並非全無可能。於是有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如果阿根廷或者是葡萄牙奪冠了,美斯或者C.朗拿度能被封為「球王」嗎?

兩代球王
兩代球王

  一般看來,比利和馬勒當拿是球壇歷史上出現過的兩位「球王」。而兩位傳奇巨星能擁有這樣的地位,在世界盃上的表現都起到了非常關鍵的作用:比利17歲就在世界盃淘汰賽中3場進6球,率領巴西第一次奪冠,12年後又帶領史上最強球隊之一完成了4屆3冠的偉業;馬勒當拿的1986年世界盃更是已經傳為神話,86/90兩屆世界盃上的阿根廷隊,都帶著老馬極其濃烈的個人色彩。而相比球會賽事,世界盃作為四年一度的國家隊大賽,還承載著帶領祖國奪冠的特殊意義,也有著遠超出球會賽事的關注度。換句話說,想當眾人熟知的「球王」,通過帶隊奪得世界盃來取得認可,是一個很重要的考慮因素。在世界盃上,比利和馬勒當拿無論是成就還是場上表現,都是非常難以企及的。

有歐國盃還不夠?
有歐國盃還不夠?

  具體到C.朗拿度和美斯的情況,C.朗拿度是兩人中擁有大賽冠軍的一個,葡萄牙隊在2016年奪得了隊史上第一座歐國盃。考慮到C.朗拿度的球會成就,這個歐國盃能不能讓他被稱為球王了呢?這個時候,就會有可指摘的地方被提出來:比如說C.朗拿度「單獨帶隊」之後的世界盃成績並不好,只有1次16強和1次小組出局;比如說C.朗拿度在歐國盃決賽並沒有搶眼發揮(雖然這不賴他),甚至連賽事最佳球員都不是(給了基沙文);再比如說葡萄牙的這個冠軍,會被冠以沾了擴軍的光、運氣好等因素,「重要性」顯得不足。這些質疑合理嗎?自然不會是全都合理的,甚至有些要求有點「強人所難」――但想要得到「球王」這樣的稱號,就得接受這種標準的要求。在這個對球星觀察得越來越細,要求越來越嚴苛的年代,美C二人可以說沒有比利和老馬兩位前輩那麼「幸運」了。

主戰場還是世界盃
主戰場還是世界盃

  另一方面,與歐國盃、美洲盃相比,世界盃終究還是更重量級一些。歐國盃沒有巴西、阿根廷為首的美洲諸強,美洲盃則沒有歐洲豪強的參與,不像世界盃那樣是各大洲球隊的對決。這一點從賽事的關注度上也可以看出來,何況「征服世界」當然跟征服自己所在的大洲是不一樣的。而比利和馬勒當拿的先例,包括之後的一些故事和說法,似乎也在說明著「球王」的誕生必須要等到世界盃時刻。有一種說法叫球王需要有一屆「屬於自己的世界盃」,這也是在提到比利和馬勒當拿的時候會說到的。但這樣的說法,其實首先需要建立在這名球員的實力或者成就穩壓同時代球星,「就差」世界盃來封王的前提下。你可以說1982年世界盃屬於保羅-羅斯,2002年世界盃屬於朗拿度,但為什麼關於朗拿度封王的討論反而在1998年?

關於當年的朗拿甸奴,這樣的聲音是有的
關於當年的朗拿甸奴,這樣的聲音是有的

  2006年世界盃之前,關於當時紅透球壇的朗拿甸奴也有這樣的討論。「帶隊奪冠就封王」的說法並非沒有來由,畢竟朗拿甸奴已經是連續兩屆世界足球先生(2004/2005)和歐洲金球獎得主(2005),世界盃之前又剛剛率領巴塞獲得了歐聯冠軍,也是統領全隊的核心踢法――可以想像,如果真的率隊衛冕世界盃,累加上這些榮譽的朗拿甸奴,會被推到怎樣的高度。而在那屆世界盃結束之後,人們回想起施丹的表現,又會想如果決賽加時賽的那個頭槌成為了制勝球(當時被保方神奇撲出),施丹能不能算封王。如果那球進了並且法國隊2-1獲勝,06年世界盃完全可以說是「施丹的世界盃」,他的表現也完全當得起帶隊奪冠這樣的說法,而且會成為史上唯一的一個兩次決賽都梅開二度的球員,職業生涯各種榮譽全滿……但你說當時已經34歲的施丹封了王,似乎又感覺有哪裡不對。

美斯2014年的情況確實很接近
美斯2014年的情況確實很接近

  這裡隱含的一個點,其實是世界盃之前人們心目中會有一個「潛在」的封王人選。最好在世界盃之前,你已經積累了不俗的榮譽,達到了球壇之巔的狀態,比如說1998年的朗拿度和2006年的朗拿甸奴,2002年的施丹可能沒有這麼突出,但情形也是相似的。因此即便朗拿度和施丹在2002年和2006年有那樣的表現,也沒有被冠以封王的意義。這樣說來,2014年世界盃之前的美斯可以說符合這樣的意思――當時他和C.朗拿度的金球獎之比是4-2,他的4次是歷史最多,27歲的黃金年齡,踢出了個人表現最好的一屆世界盃。但最終的結局是德國隊獲勝,美斯也就錯過了這次絕佳的機會。如今「美C」二人的金球獎數目是5-5,歐聯數目是4-4,就算兩人中的一個拿到了世界盃,在目前榮譽方面不相上下的情況下,想說封王也太難了。

時代不同了
時代不同了

  所以比利和馬勒當拿真的無法觸及嗎?從屬於自己的世界盃來封球王的角度來說,想要企及他們確實越來越難了。如今國家隊賽事的競技水準不如最高水平的球會賽事,但世界盃冠軍依然還是「球王」的一個象徵乃至先決條件。另一方面,隨著全球化程度不斷提高,很多國家隊的球員們分散到各處,在集訓時間有限的情況下,要捏合成整體並不容易。而在整體防守越來越嚴密的情況下,球星想要一路發揮個人能力決定比賽,也不是那麼容易了。像比利17歲就能在世界盃上進6球,馬勒當拿86年5球5助攻帶隊奪冠那樣的表現,要複製的難度也只會越來越大。有觀點認為馬勒當拿是歷史上最能依靠一己之力將戰力相對一般的球隊拔到較高層次的球員(參考在拿玻里的經歷),而這樣的「拔高」,如今自然也更難。

兩人都難「封王」了?
兩人都難「封王」了?

  比利和馬勒當拿之後的第三代球王還會有嗎?如果按照評價比利和馬勒當拿的標準,需要滿足的條件太多了,而這些條件在如今的球壇環境下相對並沒有那麼容易實現。你需要碾壓同時代對手,需要「帶隊」,需要在「該讓你封王」的那一屆上一定要奪冠,最好還是份量十足的個人秀……即便強如美斯C.朗拿度,可能也都已經失去「封王」的時機了。

  (新浪體育 華迪維亞 專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