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乒球崛起離不開中國 他打造德女乒白銀時代
2018年01月13日09:00

施婕和萬國輝
施婕和萬國輝

  2017世界盃,奧恰洛夫和法烏聯手打破了中國隊在過去7年對該項賽事冠軍的壟斷,這種少見的局面在國際乒壇引起巨大震動。其實這份殊榮不乏中國元素,奧恰洛夫和法烏現在的教練分別是陳宏宇、雷洋,都是前中國乒乓球運動員。

  左起:陳宏宇、施婕、萬國輝

  事實上,德國乒乓球隊能夠成為歐洲乒壇的“領頭羊”,和中國乒乓球的對外“輸出”密不可分。包括女隊方面,近年來德國女隊屢屢實現德國乃至歐洲乒乓球的歷史性突破,中國教練員同樣是巨大推手,萬國輝就是其中之一。

  執教八一,發掘孫晉王越古

  萬國輝出生於湖南省長沙市,1976年,13歲的他正式成為八一乒乓球隊的一員,先後在全國優秀運動員調賽中拿過全國單打冠軍和第六屆全運會團體冠軍。退役後,萬國輝曾隨著出國熱的浪潮赴意大利打球,直到1988年,他重新回到八一隊擔任教練員,出任女二隊主教練,主要負責女線人才的培養和輸送。

  與其他隊伍相比,八一隊在人才引進上有一定的局限性。通常來說,在市體校稍微拔尖的好苗子,都很快進入到了省市隊,“八一隊培養的人在當時的小孩子裡面都不是一流的,好苗子別人不給你,我們只能在別人還沒有發現的時候,在她們還沒有太顯示出成績引起省里注意的時候,盡快把她們吸收,孫晉和王越古就是如此。”萬國輝認為,八一隊能夠在先天條件不利的情況下往國家隊輸出了很多人才,是與教練團隊“毒辣”的選材眼光分不開的。

  在德國做教練,難,也不難

  1993年,把孫晉、王越古送入國家隊後,30歲的萬國輝離開了生活了17年的八一隊,到德國又重新拾起了球拍,征戰於德國最高級別的甲級聯賽。當時他也沒想到,這一打就是13年。

  13年的聯賽奔波,萬國輝全方位感受到了完全不同於國內的風土人情,德國人的訓練方式、思想意識也都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他。十年前,有過國內執教經驗、又充分瞭解了歐洲文化的萬國輝再一次放下球拍,順理成章地成為了州隊的一名教練員。

  說是州隊,其實隊伍里都是業餘運動員,萬國輝打趣說剛開始更像是在業餘體校做教練。“國內孩子想打球,從小的時候就會灌輸一個目標,但是在這裏就是一種娛樂、遊戲的性質。”

  萬事開頭難,在這邊教孩子就不能像國內,難點在於怎樣培養小孩子的興趣,只要能把興趣培養起來,萬國輝認為後面的難度並不是很大,同樣是從中國走出去的教練,李乒、施婕等人之前在州隊取得的成功給了萬國輝很大的信心。

  執教州隊期間,萬國輝的很多學生都入選了德國國家隊,在參加歐洲錦標賽的選手中也占了很大的比例。在德國,歐洲錦標賽是18歲高中畢業前歐洲最大的比賽,因為只有超過18歲,選手們才能夠參加奧運會和世界錦標賽。

  打造德國女乒的“白銀時代”

  2012年杜特蒙德世乒賽前,來自中國河北的削球名將施婕臨危受命,擔任德國女隊主教練。當屆比賽中,德國女隊在8強2比0領先的情況下被新加坡隊翻盤,留有遺憾的同時,也讓所有德國人看到了更進一步的希望。在這種背景下,在中國和德國都取得過好成績、都有過執教經驗,再加上和隊員、教練、乒協都不生分的萬國輝,水到渠成地成為了德國國家隊的一名教練員。

  就這樣,萬國輝在國家隊協助主教練施婕,一點一滴地完善隊員技術和隊伍構架。德國隊不像中國隊那樣隊員都有各自的分管教練,國家隊十幾個隊員都是施婕和萬國輝共同管理,“施指導出去跟比賽的時候更多,隊里製定的訓練計劃就由我來執行,條件不好,我們只能兩個人一起齊心協力朝著共同目標去”,一個前線,一個後方,德國女隊在兩個人的默契配合下,開始有了歷史性地進步。

  2015年,索爾佳在世界盃上奪得季軍,次年里約奧運會,德國女隊又在團體準決賽中戰勝了上屆亞軍日本隊獲得銀牌,再加上杜塞爾多夫世乒賽索爾佳和方博獲得的混雙季軍,這些都是德國乒乓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從2012年到2017年的5年,也是德國女乒歷史上最好的時期,“尤其是奧運會,歐洲女隊在奧運會就沒有取得過獎牌,這也是整個歐洲的突破”,談到取得的成績,萬國輝字字鏗鏘。

  希望在德國留下一點八一隊的足跡

  2014年南京青奧會期間,一名15歲的德國華裔小女生成為了賽場上的焦點,一手高拋發球尤為讓人注目,這名小女生就是萬國輝的女兒萬遠。目前,萬遠已經成為了德國國家隊的一員,也是隊伍里年齡最小的選手,今年的歐洲青年錦標賽,德國隊包攬了女單冠亞軍,萬遠拿到了第二名。

  萬國輝的女兒萬遠

  萬國輝一再解釋,女兒打乒乓球完全是她自己的選擇。“國內通常來說乒乓球一幹就是一輩子了,德國不一樣,如果打了幾年沒成績,還是要去讀大學的。歐洲打球的人畢竟少,政府投資也不多。”長年在歐洲文化的影響下,萬國輝沒有給女兒提任何成績要求,而是給了她足夠寬鬆的打球環境。萬國輝一直強調,乒乓球是第一事業,但生活也是。

  對於德國女隊接下來的發展,萬國輝同樣沒有在成績上有任何強求。一方面因為經濟、體製原因,和亞洲隊伍相比德國隊的社會資源遠遠不夠,而且目前隊員傷病較多,後面的梯隊上也出現了一些問題。更主要的還是萬國輝的心境,他的出發點就是做到問心無愧,“我們只能在有限的條件下把工作做到最好,要做到問心無愧,我要對得起我自己的工作,也希望能在德國留下一點八一隊的足跡。”

  節選自《乒乓世界》2018第1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