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下近千粒麻古從緬甸來長毒販龍嘉機場出港時被抓
2018年01月04日01:10

記者採訪時,岩某某摀住雙眼哭了起來
被抓後不久岩某某從體內排出的部分毒品  本組圖片 新文化記者 蔣盛鬆 攝

A04版

  2017年11月23日21時許, 從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景洪機場飛來的一架航班準時降落在長春龍嘉國際機場。男乘客岩某某下機時走得很匆忙,因為在他的腹腔內有930粒麻古需要盡快排出體外,這些毒品就像定時炸彈,一旦在體內破裂會要了他的命。

  在出港口,長春市公安局雙陽區分局刑警大隊禁毒中隊的民警已經嚴陣以待。 人體藏毒運毒,這在雙陽區尚屬首次。已經偵辦了半個月的線索,就等岩某某出現在警方視野中。

  很快,在岩某某出港後的一瞬間,幾名民警將其控製住。

  民警連夜將岩某某押解到雙陽區醫院進行X光透視,發現他的胃內有大量膠囊狀物品。經詢問,岩某某供認體內是其吞服的用塑料薄膜包裹的毒品麻古。

  在訊問室經過兩次排泄,岩某某共排出用塑料薄膜包裹的圓柱形物體31個,現場清洗後拆包確認每個圓柱體中包裹著30粒麻古,共計930粒。

  2018年1月3日,長春警方通報了該起利用人體器官藏毒走私運輸毒品案件。

大數據研判讓“大海撈針”有了方向

  2017年11月15日,雙陽區公安分局刑警大隊禁毒中隊獲得一條線索,稱有販毒分子計劃將毒品吞進腹中藏匿,從緬甸走私、運輸到長春。已知信息顯示,該嫌疑人為男性,姓岩,戶籍地為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某鎮,犯罪嫌疑人的名字、年齡、何時何地藏毒運毒等情況均不知道,偵辦難度非常大。隨即,刑警大隊成立了以大隊長為指揮、中隊長為副指揮、禁毒中隊偵查員為成員的專案組,立即開展偵查研判。

  專案組連夜從戶籍地址、年齡特點、跨境軌跡、乘坐飛機、資金往來等方面入手開展查詢研判篩查,經過幾天的大數據研判,西雙版納某鎮一名叫岩某某的男青年進入專案組偵查員的視線。進一步深入偵查得知,該人有盜竊前科,自去年4月份以來,有大量中緬邊境往返記錄,種種跡象表明,此人有重大走私、運輸毒品嫌疑。

  2017年11月23日淩晨,雙陽警方獲取了岩某某當晚從西雙版納景洪機場乘飛機前往長春龍嘉機場的信息。專案組研判認為,岩某某此次來長春極有可能是通過人體器官藏毒走私、運輸毒品。

  當日下午,專案組偵查員提前來到長春龍嘉機場核查相關信息,研究布控抓捕。

  為了穩妥起見,一組偵查員通過與機場警方協調,進入該航班將要降落停靠的位置附近布控,做好在乘客出港前鎖定目標嫌疑人實施精準抓捕準備。另一組偵查員,在機場出港口守株待兔,為鎖定目標實施抓捕的第二的防線。

嫌疑人交代吞蘋果和土豆塊“練習”

  “人體藏毒具有極大的隱蔽性,但也是最危險的運毒方式。”雙陽區公安分局辦案民警說,為防止犯罪嫌疑人毀滅證據,緝毒民警要全程監控每次排泄的過程,要取出一粒粒毒丸,進行清洗、稱重、拍照、取證。

  據辦案民警介紹,人體藏毒通常是用小型的塑料包裝包好毒品,再用膠帶紮嚴實,最後用避孕套或者剪下膠皮手套拇指的部位套裝。這些程序完成後,藏毒者將毒品吞下“運”往目的地。吞下毒品後,販毒分子一般要在24小時內將貨物送到,不然胃蠕動和胃酸會損壞毒品的外包裝,可能導致毒品外包裝破裂,嚴重時會致人死亡。

  並不是所有人都能適應人體藏毒。辦案民警說,岩某某在運毒前經過訓練,將蘋果和土豆削成塊,不許嚼,直接成塊吞下,通過這種訓練才能人體藏毒。“當時很不舒服,噁心。”岩某某接受採訪時說,而且吞下後不能吃飯喝水,也不能熟睡和運動。

為5000元報酬從國外“吞毒”帶到長春

  在押解和醫學檢查過程中,偵查員開展政策教育,最終岩某某交代了用身體器官藏毒運毒的犯罪經過。他交代,2017年八九月份,他在緬甸小猛臘租了房子準備開個小燒烤店,有一天到遊戲廳玩遊戲時認識了葉某某,之後多次幫助葉某某通過體內藏毒運輸毒品。

  2017年11月18日晚上8點鍾左右,葉某某給岩某某打電話讓其幫助運麻古,每粒酬金人民幣5元。岩某某應允。11月22日晚上,葉某某開車將用塑料薄膜包裹好的麻古送到岩某某在緬甸住的帝王商務酒店門口。岩某某從車上將毒品取回放到賓館房間,然後到餐廳吃飯喝酒,吃完飯回到房間把毒品一粒粒吞到肚子裡。23日早上8點左右,葉某某開車接岩某某運毒出國,告訴岩某某機票訂好了,往長春送貨,到長春後再電話告訴他貨送給誰,交貨時收貨人付運費5000元人民幣。隨後葉某某將岩某某送到緬甸與中國交界的國門。岩某某獨自回到國內,坐車到景洪機場乘飛機,晚上9點20分到長春時被抓獲。

對話岩某某為還賭債幹起了人體藏毒

  岩某某今年30多歲,本打算到緬甸做小生意的他卻走上了人體藏毒運毒的歧路。

  記者: 當時為什麼要用人體藏毒?

  岩某某: 我賭博欠了很多錢,姓葉的就找我,讓我運毒。當時說能把我欠的錢還上,我就同意了。

  記者: 你應該知道人體藏毒很危險。

  岩某某:(點了點頭)吞進去的時候很不舒服,噁心。

  記者:家裡有什麼人?岩某某:我對不起父母。說完,岩某某摀住雙眼哭了起來。 新文化記者 蘇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