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豬場下藏毒5900噸!癌物超標幾萬倍!要不是這個光頭大哥冒死舉報……
2017年12月12日15:59

來源:央視新聞《面對面》

2017年11月13日,江蘇靖江“毒地事件”的舉報者周建剛獲得了當地政府30萬元獎勵,創下了國內環境汙染舉報獎勵的最高紀錄。

住進養豬場宿舍很快就發病

兩年半之前,周建剛只是一名商人,那時候他怎麼也想不到會捲入一場讓他刻骨銘心的舉報風波。

周建剛年輕時離開江蘇泰興的老家到雲南打拚,生意做大後準備返回家鄉創業。2015年2月份,他出資230萬元,收購了位於靖江市馬橋鎮侯河村八圩組的靖江市華順生豬養殖有限公司。

養豬場占地15畝,離他的老家僅隔著一條20多米寬的界河,周建剛計劃將這裏建成一個物流和生態養殖中心。

春節過後,他住進養豬場的宿舍,開始了緊張的籌建工作。然而,周建剛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出現嚴重的病症,全身皮膚硬化、潰瘍、瘙癢。

隨後,他前往上海的醫院進行檢查,醫生確診他患上了銀屑病性關節炎,俗稱牛皮癬。二十年前,周建剛曾經得過這種病,但自從他到雲南定居之後,就再沒發過病。

早在前期治療的過程中,周建剛就得知此類皮膚病跟生活的水土環境是有一定關聯的,即環境汙染會刺激身體導致發病。突發的病情,讓周建剛心中生疑,自己購買的是養豬場,怎麼會有重汙染的東西呢?

前身是化工廠 地面加厚了5倍

養豬場以前的工人告訴周建剛,華順養殖公司的前身是靖江市侯河石油化工廠,主營業務是加工處理農藥廠的廢液,而水塘里的“藥渣子”正是以前從農藥廠接收來的化工垃圾。

令周建剛更加擔心的是,老工人還告訴他,除了水塘之外,養殖場的下面還埋藏著數量更多的“藥渣子”,周建剛決定打開養豬場的水泥地面一探究竟。

然而,在試圖刨通地面時,周建剛發現,養豬場的水泥地面不僅厚實,裡面還加了鋼筋網。正常的混凝土地面是5釐米,養豬場的混凝土卻足足有25釐米。

加厚的水泥層讓周建剛意識到事情的不妙,前老闆花這麼大的代價,到底想隱藏什麼?

他帶人在養豬場的不同位置打開了25個孔,取出了地下埋藏物的樣品。

實際接收的危險廢物超核準量10倍

2015年3月,周建剛將取到的樣品送到浙江中科院應用技術研究院分析測試中心進行檢測。在等待檢測結果的過程中,周建剛走訪查詢得知:

養豬場的前身侯河石油化工廠成立於1987年,2013年9月註銷,法定代表人唐滿華在2014年死於鼻癌。

而在辦公室鐵櫃意外發現的大量合同和單據顯示,從2000年到2011年,侯河石油化工廠從長青股份、揚農化工以及別的化工企業接收的危險廢物總量超過了1.4萬噸。

按照法律規定,企業只有取得環保部門批準的《危險廢物經營許可證》才有資格從事危險廢物的處置。許可證顯示,侯河石油化工廠每年可以處理“菊酯殘液”也就是農藥企業產生的廢液200噸。

這樣算來,侯河石油化工廠從2005年到2011年總共處理的危險廢物總量不得超過1400噸,顯然與單據上顯示的1.4萬噸的總量相差甚遠。

那麼,多出來的危險廢物去哪兒了?沒有人能夠說得清楚。周建剛越來越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神秘人願出2300萬收購養豬場

就在周建剛在心理上做好了生意認賠準備的時候,他突然接到了一個神秘的網絡電話,有人願意出高價購買他收購的這家養豬場。

在疑慮重重之中,這個神秘電話不久之後再次打來,對方竟然主動開出2300萬元的高價,是周建剛收購養豬場價錢的十倍。

這樣一來,周建剛更加明確養豬場底下埋藏的,絕不是一件小事。

周建剛:

這個事情我還沒搞清楚,我就給它賣掉,我現在都已經懷疑有毒了,我還給它賣掉,我不是害人嗎?

其實我心裡面曾經猶豫的是什麼?如果這個東西沒毒我真想賣了,我為什麼不賺呢。但是如果這個東西有毒我就千萬不能賣了,說明人家要封我的口。

最終周建剛沒有答應這個利潤誘人的生意。

養豬場地下的高致癌物質超標幾萬倍

2015年5月,他等來了養豬場汙染物送檢樣品的檢測結果,報告令他大吃一驚:

樣品中含有35種有機成分,其中80%屬於高致癌物質,且含量超過國家規定的土壤致癌物質標準的幾千倍以上,有的甚至達到了幾萬倍以上。

而這些填埋物周圍的土壤及地下水會受到汙染,對周圍居住人口造成極大的損害。

面對驚人的檢測結果,周建剛立即聯想起自己身邊很多人患上癌症不治身亡的事情,一個同學家的孩子剛剛離世,他們家就住在離養豬場不遠處的地方。

周建剛:

當時我拍了一段小視頻,還拍了一些照片,汙染物向河道裡面,每天都在蔓延、滲透,河面的油花每天都有的。

求助無門 自己舉報

拿到養豬場埋藏危險廢物的確鑿證據之後,周建剛最早想到的是尋求媒體的幫助,於是他找到了當地一些媒體反映情況。

然而,媒體覺得事情“太大了”,這條路最終沒能走通。周建剛覺得,剩下的只能走一條常規的路,就是自己去舉報。

2015年7月的一天,周建剛攜帶證據材料到靖江市環保局實名舉報“毒地”一事。

相關部門第一時間來到現場,也做了一些調查,但在到底汙染面積有多大的問題上產生了分歧。之後周建剛便開始等待。這一等,就是差不多兩個多月的時間。

寫好遺書 轉戰網絡實名舉報

周建剛講,因為沒有等到當地公安機關公佈的調查處理結果,他決定進行網絡實名舉報。

2015年9月22日淩晨,他用自己的新浪微博賬號發表了對靖江“毒地”的實名舉報信。

然而,就在周建剛挖掘真相的過程中,曾經有十多個“黑道一樣的人物”來到養豬場,警告周建剛:你在這裏好好做生意,地下的事你別管,跟你無關。周建剛只得離開靖江,悄悄進行著此後的調查。

切身體會到“毒地”舉報的凶險,周建剛在發表實名舉報的微博之前,甚至寫好了遺書。

周建剛將寫好的遺書交給關係最好的朋友,交待他如果自己遇到意外,就將遺書轉交給家人。

周建剛:

我自己過不了心裡的那道檻,這件事情如果我不知道是最好的,但是我已經知道了,它的危害那麼大,如果我不去給它曝出來,我良心不安。

一石激起千層浪

讓周建剛沒有想到的是,他的這次網絡實名舉報迅速引起了強烈反響。

周建剛:

沒想到微博發出去的第二天,開始有電話問是什麼情況,很多陌生號碼。到第三天就開始爆發了,全國各地的靖江人甚至是在國外的靖江人都打電話來,問這個東西到底是不是真的。

隨著毒地事件受到廣泛關注,周建剛感到瞭解決毒地問題的希望,然而,隨之而來的,是更大的的壓力。

用周建剛的話講,那個時候的他猶如驚弓之鳥,當地公安人員和他聯繫之後的十多天時間里,他關掉手機,遠離家門,切斷了與外界的一切聯繫。

那時候,躲藏起來的周建剛每天通過新聞,密切關注著毒地事件的進展。

2015年9月28日,也就是周建剛網絡舉報6天后,國家環保部召開專題會併成立調查組,聯合江蘇省環保廳督辦此案。

10月5日,靖江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靖江公安稱,針對周建剛網絡實名舉報,靖江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公安、檢察等機關成立的聯合調查組第一時間全面介入調查,已對相關犯罪嫌疑人依法採取強製措施。靖江公安官方微博還對周建剛表示感謝,希望他主動聯繫警方配合調查。

2015年10月17日,中央電視台新聞頻道播出了對靖江地下藏毒事件的報導。

周建剛:

當環保部成立聯合督察組,尤其是央視新聞直播間第一次報導的時候,那是我這輩子哭得最長的時候。因為專家在上面講這是一個不可估量的危害,這是一個對人體植入了毒瘤似的危害。

?危廢品被清理 毒地修復啟動

很快,當地環保部門著手對養豬場地下埋藏的汙染物進行大規模清理,挖出疑似危廢品5900多噸。

2015年12月,有關部門對這起汙染案件的查辦力度再次升級,最高檢、環保部、公安部聯合督辦此案,這也是全國第一起由三部委聯合掛牌督辦的汙染環境案。

2016年12月,江蘇省泰州市檢察機關對該案提起公訴,檢方以汙染環境罪起訴周某等3名涉案人員。此外,檢察機關開展公益調查,促成涉案公司簽訂了1.9億元環境修復協議。

也就是毒地舉報的兩年多時間里,最初對於環保一無所知的周建剛成為了一名環保誌願者,他開始關注更多的環境汙染問題。

周建剛:

環境保護工作它不光是國家層面來呼籲來治理,最重要的是我們所有的民眾都要參與進來。環境汙染治理不單單是靠舉報,其實還有很多的方法。

為了對地下汙染物盡快發掘,當地政府出於“緊急避險”的考慮,將養豬場的廠房拆除,事後給了周建剛300多萬元的經濟補償。與此同時,周建剛作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原告,向涉事方提出了經濟損失賠償的要求。

今年10月,周建剛通過庭前和解,拿到了相應的經濟損失賠償。

周建剛:當時我們約定了,我不再接受任何媒體的採訪。

記者:你今天不就等於違約了嗎?

周建剛:我也想過這個問題,違約他們如果真的要起訴我,他們賠償給我的錢,我要退給他們,我還要再給他們100萬的賠償金。

記者:你願意承受嗎?

周建剛:願意承受。

記者:目的是什麼?

周建剛:目的就是想跟社會講清楚。

記者:講清楚什麼?

周建剛:我也想借助這個機會,告訴所有人我真的挺好的,也沒被打擊報復,政府也是很真誠給我獎勵了,企業也真誠做出處理了,這個社會不是大家想像的那麼黑暗,你只要是一個正的人,你做的是一個正的事,你問心無愧,你就大膽地去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