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網貸興起以來 已有多人因巨額欠款自殺
2017年12月07日19:18

  原標題:男孩蹭壞奧迪跳樓?這兩年網貸害了這麼多人自殺身亡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記者 張小敏)10月24日,22歲的張家澤在租住的門頭溝某小區11層樓上跳樓身亡了。

  張衛東驚聞這個消息後,火速趕到北京,經詢問才知兒子曾在死前半個小時內頻繁的從網絡借貸平台借款萬餘元,隨後又取出7000元……

  剮蹭奧迪後疑似被脅迫

  原來,張家澤曾於10月24日和奧迪車發生剮蹭,交警趕到現場對事故進行責任認定:兩車均為西向東行駛,張家澤電動車左側與朱某右前側相撞,車輛損壞。張家澤負全部責任。在這份認定書上也有朱某和張家澤的簽名。而這個簽名也成為了張家澤在世的最後筆跡。

  其父在張家澤手機中發現,從24日下午18點44分,至19點17分,張家澤手機上發生了四筆來自來分期、螞蟻借唄、京東金融等平台的總共1萬餘元的貸款,並於當晚7點左右取出7400元。

  室友告訴其父,當天下午張家澤和兩名男子在其房間內,張家澤多次提到“被騙”、“要錢太多”等字眼,期間兩次有跳樓自殺的傾向,均被同行男子拉住,最後男子接到一個電話,讓他先帶張家澤去事發地簽字,因為交警要回去。

  一位接聽記者電話的女士表示,“怎麼會因為幾千塊而跳樓呢?”

  而張家澤的父親認為,兒子的死並非單純的跳樓自殺,可能在死前遭受脅迫、勒索。目前死者家人已經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記者通過梳理髮現,自網絡借貸興起以來,因“巨額欠款自殺”早已不是鮮聞――

  時間:2016年

  事件:給女友買手機網貸 短短3個月背上35萬債務

  某高校男同學同學想為女友買手機,後借用朱某的個人信息辦了校園貸。從不同網貸平台借款達數十萬元(據瞭解,朱某一共在網貸平台借款13萬元,個人高利貸借款本息合計22萬)因無力償還而跳樓自殺身亡。

  時間:2016年6月

  事件:兒子自殺父母才知巨額欠款

  6月份,小朱的初中同學小張,找到小朱問他借錢。小張用小朱的手機和身份證,從網絡借款平台,貸款買了一部蘋果6S手機,本息共5500元左右,每月要還200多元。沒過幾天,小張又找到小朱,要借用小朱的身份證,再次貸款1萬多塊錢。為還貸,小朱拆東牆補西牆,短短三個月就背上35萬餘元債務。11月29日,小朱家人更是收到合肥一家個人貸款平台催債人的威脅信息。

  2017年小朱終於不堪重負選擇割腕,倒在了血泊里。經搶救,小朱才脫離了生命危險。

  時間:2016年8月26

  事件:迷戀足彩,大學生欠下60萬網貸跳樓自殺

  今年3月9日晚上,大二學生鄭某,因迷戀足彩,通過網絡借貸買彩,後又冒用同學之名借貸,最終欠下60多萬元巨債,無力償還後從青島市一賓館8樓跳下死亡。

  此前鄭某因還貸壓力,曾先後4次自殺,其中兩次跳湖,一次撞車,一次吞食了200片安眠藥。21歲的鄭某從2015年1月開始買足球彩票,並下載了各種足彩APP。經學校統計,自2015年開始,鄭某共借用、冒用28名同學的身份證、學生證、家庭住址等信息,分別在諾諾鎊客、人人分期、趣分期、愛學貸、優分期、閃銀等14家網絡小額貸款平台,共計貸款58.95萬元。在瞭解到鄭某借款信息後,鄭某遠在鄧州市農村的家人先後幫鄭某還款10萬元,後來再無能力還款。

  時間:2017年4月11

  事件:網貸6萬多賭球輸光 石獅大學生賓館燒炭自殺

  王某剛玩“賭球”的時候嚐到了甜頭便一發不可收拾。在後來的一個月裡,他不斷地輸錢進去。後來在網上借貸6萬餘元,6萬餘元全輸光了,無法還清貸款,他非常害怕。在傷心欲絕之下,於4月9日晚上買了一瓶酒、十幾捆膠布、一把點火槍、一袋黑炭,在石獅寶島路一賓館里開了一間房。他喝完了酒,藉著酒勁,開始將房間里各個透風的地方用膠布封住。這一切做完以後,他點上了炭,準備靜靜地死去。賓館工作人員發現了煙霧報警器在響隨即報警,民警接到通知,連忙滅火,並上前將該男子帶到安全地帶。

  時間:2017年7月5日

  事件:重慶郵電大學大一男生跳江自殺,疑因無力歸還網貸

  “爸爸,媽媽,兒子對不起你們,我真的撐不下去了,我欠下了數萬元的網絡債務,我太絕望了!”這條短信於6月29號淩晨給家人留下。幾個小時後,謝波在距離學校不到500米的涪江邊,溺水身亡。

  謝波的家人表示,這次貸款,謝波連本代利欠款10多萬,他們已經沒有能力再次為他償還債務。

  時間:2017年8月15日

  事件:12點前不處理讓你親媽爆炸

  北京某知名外語高校一大三學生暑期放假返回吉林家中,在給家人留下遺書後失蹤,隨後其家人不斷受到追債的短信和電話。8月15日,失蹤大學生被確認死亡,家人發現其曾經在多個網絡借貸平台貸款,同時還有多條威脅恐嚇追債的信息及視頻。

  通過調取銀行卡記錄後顯示,範澤一從2016年7月開始,從“速X借”的網絡借款平台借了1500元,隨後另家網貸平台借了3000元錢歸還“速X借”的錢,然後再從另外的網貸平台再借出更多的錢用來歸還上一筆欠款。

  在範澤一已經被確認死亡的8月15日,某借款平台還在給他手機發來的催款信息,內容為範澤一已經欠該平台13萬多元的欠款,並且該筆欠款在以每天2000元的利息增長。除了“速X借”外,記者發現他還在“今X客”、“哈X米”等網絡借款平台上借款。經記者採訪,很多學生手機里都有這些貸款平台的微信公眾號。

  這些微信貸款都打著“只憑身份證快速放貸”的廣告,宣稱最快“3分鍾放款”。還有學生表示,這些公眾號一般都會在校園的兼職群裡發佈兼職工作的信息,讓學生介紹同學貸款,並給介紹貸款的學生有一定的回扣或提成,介紹一個同學關注了微信公眾號,就要用手機拍個照片,然後憑照片可以領到幾十元的獎金,但前提是介紹者自己本身必須也要從這些平台貸款。

時間:2017年9月1日
時間:2017年9月1日

  時間:2017年9月1日

  事件:男子網貸十餘萬買彩票無力償還 來麗江尋短見

  長期在浙江打工的河南男子,因收入不高,先後十餘次相親受挫,28歲尚未成家,才萌生了買彩票“發家致富”的念頭,向20多家網上銀行貸款十餘萬元用於買彩票,債台高築無力償還欲到拉市海景區自殺。幸好,被民警及時發現,對其進行勸解後挽回了生命。

  時間:2017年11月12日

  事件:36歲孕婦服毒自殺 筆記本上記著12家網貸公司名字

圖為網貸平台與葉某聊天記錄 疑似拿葉某兒子要挾恐嚇
圖為網貸平台與葉某聊天記錄 疑似拿葉某兒子要挾恐嚇

  四川內江市威遠縣連界鎮36歲孕婦葉某2017年11月12日將3歲兒子託付給婆婆,留下一句“自己在外欠了七八萬元債”後,喝下一瓶農藥自殺身亡。

  她去世後,警方發現她生前筆記本記有12家網貸公司名字,家人也相繼接到多家網貸公司催收電話,甚至有的還以孩子相逼,為此家人懷疑她生前可能遭遇網貸催收“恐嚇”。從而直接導致了葉某的自殺行為。

  時間:2017年11月15日

  事件:墮入深淵的貓奴,網貸70萬買了81隻貓

  小井告訴記者,網貸借錢非常容易,“幾乎不審查,只要提供身份證號,通過人臉識別,不需提供其他材料,就能借到錢。”

  短短半年,工薪階族的她買了81隻貓,共投入數百萬。一家平台額度借光了,便尋找新的平台借錢還上一家,拆東牆補西牆,越陷越深。還賣了爸媽留下的房子,仍補不了窟窿。小井對記者說,我在趣店、螞蟻借唄、曹操貸、錢站、平安普惠等都有借款,每筆少則一兩千,多則三四萬。在此之前,她也曾在螞蟻借唄上借錢應急,沒想到還錢的速度遠趕不上借錢的速度,加上利息、滯納金、手續費……債務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

  等她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時,她已欠銀行和網貸平台50餘萬,還從賣貓夫婦那裡借了20萬高利貸。借錢者及其親朋好友還要承受被催收短信和電話的狂轟濫炸。每天被催債電話轟炸,只要逾期,哪怕只有1天,通訊錄上的所有親朋好友都會知道我欠錢不還。加上重度抑鬱症的折磨,她選擇讓生命與噩夢同時結束。幸好,搶救及時挽回了一條生命。

  時間:2017年12月4日

  事件:大四休學男生26層跳樓 前女友稱其曾提自殺

  2017年11月28日,河南大學民生學院大四男生隋某11月28日從鄭州某公寓26樓出租屋跳樓身亡。

  知情人士:隋某事發前數月已休學;自殺疑因深陷校園貸,“事件很極端”。他希望更多人關注校園貸。

  女友小麗:她與隋某戀愛近一年,今年7月分手。9月底,隋某打電話稱想自殺,她才得知隋某深陷校園貸。自殺那天夜裡,隋某將自己的網遊賬號和密碼發給了她。至於隋某何時接觸校園貸、欠債多少、涉及哪些公司,小麗說,因為隋某不講,她也不清楚。但隋某向幾位好友都借過錢,有些還是好友通過校園貸透支的。

  隋某父母:已幫他還了十多萬元。

  12月4日,河南大學民生學院學生接受澎湃新聞記者採訪時說,校園貸問題被曝光後,學校和學生們簽訂了不使用校園貸的承諾書,學生們目前用螞蟻花唄較多。

  時間:2017年12月7日

  事件:9千元變成13萬 網貸平台催債:死了就不用還了

  小林說,家裡條件不好,考入大學又想買手機和電腦,為了不讓父母為難,他才選擇了獨自貸款。用消費貸一共貸了9000多塊錢,背了13萬元的債務。並遭網貸平台催債:死了就不用還了。校園貸款平台敲骨吸髓的行為,讓小林一家十分氣憤。

  網貸這麼可怕,為什麼還要貸?

  借貸人為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購買數碼3C產品比如手機,電腦等;情侶大學的蜜月開房花銷;旅遊消費;為愛好砸巨額滿足自我;打胎,賭博,找生理刺激,整容,甚至毒品等比比皆是。但無論你最開始怎麼進入的這個漩渦,到後來,幾乎都會以貸還貸。

  網貸平台:1,門檻低 沒有那麼多條條框框,不會在意太多細節。有的甚至只需要身份證就能獲得幾千塊的貸款。

  2,放款快 不僅手續簡單,也不需要太多抵押物,效率較高。一般幾天就能下款。

  3,救急 網貸利息再高,只需要用幾天,實際支付的利息其實不會太高。

  就怕和大多數人一樣,資金鏈斷了不能按時還款,逾期成本就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一次貸款不可怕,因為自己部分的生活費可以支撐月還款,但是99%的大學生,自製力薄弱導致多次借貸,用貸款消費,之後以貸還貸,變成了家常便飯,每天只有一件事:又要還款了!而此時,悲劇往往正悄然發展…

  2017年6月,銀監會、教育部、人社部聯合下發《關於進一步加強校園貸規範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確要求暫停所有校園貸業務,校園貸機構根據自身情況,製定退出計劃。9月6日,教育部財務司副司長趙建軍表示,根據規範管理校園貸的文件規定,任何網絡貸款機構不允許向學生發放貸款。因此國家主管機關已經三令五申禁止網絡平台向在校學生發放貸款,禁止採用違法犯罪手段追償貸款,涉嫌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因此學生可以採取合法手段,沒有必要輕生。

  2017年12月1日,央行和銀監會聯合下發了《關於整頓規範“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下稱“通知”),以網絡小貸公司為代表的“現金貸”最近迎來了一輪嚴格管控。齊魯晚報記者調查發現,山東並沒有發放網絡小貸牌照,外地網絡小貸公司通過互聯網放款突破了地域限製,給監管帶來一定難度。部分違規“現金貸”看似利率合法,實則是高利貸化身,並且存在不當催收等問題。指出,不得向無收入來源的借款人發放貸款;不得以任何方式誘致借款人過度舉債,陷入債務陷阱;不得通過暴力、恐嚇、侮辱、誹謗、騷擾等方式催收貸款;不得以“大數據”為名竊取、濫用客戶隱私信息等。

  “網貸變網害,校園貸淪為校園害”,既是網貸機構唯利是圖,更是因為大學生盲目消費,金融知識匱乏,小編提醒大家希望應從自身加強風險防範意識!也一定要注意自身經濟償還能力。更多的還應注意個人身份信息的保護,切莫輕易交與他人,以免惹“債”上身, 避免不必要的悲劇再次發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