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龍嘉機場打車難、拉活兒更難?!13天從"混亂"到"規矩"!誰在做主
2017年11月22日19:05

11月13日,隨著CZ6155航班從長春飛往上海,長春龍嘉國際機場的年旅客吞吐量終於突破了1000萬人次,正式跨入全國大型繁忙機場行列,成為全國第30家“千萬級機場”。

機場的快速發展不僅是一座城市蓬勃發展的象徵,也為地方社會經濟全方位提速增添了動力和活力。然而,龍嘉機場的出租車亂象,卻多次讓長春這座“文明城市”感到尷尬。

從11月11日到11月21日,新文化記者十天內連續三次暗訪龍嘉機場出租車候車區,見證了該區域從混亂到井井有條。正如從事出租車行業19年的趙師傅所言:“希望這次整頓不是一陣風!”?

龍嘉機場出租車亂象頻現乘客感歎:“已經無法無天”

2017年

11月9日

鏡頭一

女乘客被甩客索要高價 不給錢就不讓走

延邊的付女士11月9日16時35分從武漢落龍嘉機場。打車前,她特意到服務台詢問了龍嘉到吉林的價格:“打車一百左右,40分鍾就能到。”

?“一輛車號為吉AZ9748的出租車在門口,我上車前問他,能不能打表走,並且需要打發票報銷,對方表示可以,我倆這才上車。”付女士正在裝行李,又有一名年紀較大的女性上車。

?“車子走了不到十分鍾,在龍嘉收費口那,司機讓我倆下車,坐另外一輛車走,還讓我們交400塊錢,我強調‘說好打表走的’。司機說,從龍嘉出來的車沒有打表走的。”付女士稱對方態度蠻橫,她想打車離開,但對方糾纏,無奈之下她報了警。

? “我報警時,他還說愛給誰打給誰打,他不在乎!”付女士稱,當晚19時多,她和朋友以及當事的哥被高速交警帶到長春高速東收費口進行協調,在交警的幫助下,她才把行李要回來。

?“協調的時候,司機說我倆耽誤他時間了,讓我們給50塊錢,後來又拿出了一張發票,是從17點11分到19點12分的,一共行駛了18.6公里,總共65塊錢。”付女士稱,自己16點50分上車,被倒客時,根本就沒到17點11分。

?“他應該是發生爭執後悄悄把表扣上的,我給運管打電話,運管讓我先把錢給他再調查。”付女士說,因為這場遭遇,她和朋友最終未能趕上當晚回延邊的火車。

2017年

11月10日

鏡頭二

排隊6小時仍沒拉到客 ?的哥投訴無門

?“早上六點多送客人到機場,本想拉個活兒就回市區,哪想排了足足6個小時都沒排上,還憋一肚子氣……”這就是長春的哥趙師傅11月10日當天的遭遇,“在機場想正常拉個活兒,咋就這麼難呢!”

趙師傅幹出租車已是第19個年頭。11月10日一大早,他接到個大單,一名老客戶要去龍嘉機場。“給我一百塊錢,我還挺高興,因為正常去機場也就七十多塊錢。”趙師傅到了龍嘉機場才6點15分。為了不空車回市區,趙師傅將車開到了出租車候車區等活兒,看看前面,有20多台出租車在排隊。

讓趙師傅沒想到的是,一直到了當天下午14點,他依然沒有排到活兒。“前面的出租車基本不動,一小時也就能動彈幾米。”趙師傅走到了車輛最前排查看情況,他發現第一台車即使有乘客也不開走,一定要等到拚滿4名乘客才會離開。

?“一台車竟拚三四個活兒,還有一些的哥把車停在了旁邊的私家車停車場,把一些乘客直接領進了停車場,這種攬活法兒,什麼時候能排到後面的車?”趙師傅表示,由於等候了6個小時仍沒排上,他找到了出租車站點處的崗亭討要說法。

“崗亭里有三個工作人員,衣服上寫著‘吉林交通運輸客運’,我問他,這些人攬客拚客你們為啥不管,這幾個人說,這事不歸他們管,讓我打87691234投訴,我打過去,工作人員說,機場有專人管理……他們來回推!”趙師傅說,就這樣,他等了整整一天,終於在下午16時才拉到乘客。“因為排在隊里,中途想退也退不出來,想走都走不了!”趙師傅無奈地表示。

對於出租車站點車輛要高價一事,趙師傅為記者算了一筆賬。“以新文化報到龍嘉機場為例,39.3公里車費79元,我的車每公里折合3毛錢,40公里也就12塊錢,如果空跑回來,需要再交10元高速費,那這一趟行程往返下來,淨利潤是45元錢,用時約兩個小時。”趙師傅表示,自己平時在市區拉客,好的時候一小時就能賺幾十塊錢,如果空車從龍嘉返回,確實不划算。

20157年

11月12日

2017年11月12日

國家級裁判機場連問26台車 無人打表走

11月12日,網友“克萊巴伊蘭芬”在微博上爆料“長春龍嘉國際機場,每次回長春,從機場打車到淨月都是80元,過年100元,最貴的時候要120元。今天在機場門口,半個小時沒有大巴。

打車,又等半個小時(期間依然沒有大巴),問了26台車,沒有一台車肯打表,一口價到淨月高速出口200元,再遠還得加錢,到東北師範大學淨月校區280元。最後坐動車回市里。我就是想問問長春這是怎麼了?出租車沒人管了麼,司機還和我叫囂,說‘你要是能打到便宜的我腦袋都給你,我們都是一起的,你愛去哪投訴就去哪投訴’。天氣冷,心比天氣還冷,長春出租車,真讓人心寒。”

11月14日,新文化記者與該網友取得聯繫,該網友姓張,自稱是國家體育總局自行車項目的一級裁判員,老家在長春。“那天我從北京回來,帶了好幾個皮箱,本來想坐大巴的,但由於行李多,出來有點晚,大巴已經走了,我覺得拉著皮箱坐動車不方便,就準備打車,結果上來就要200塊錢。”張先生表示,自己當時比較較真,一連詢問了26台等活兒的出租車,均表示不肯打表走。

? “我後來叫了一個滴滴,顯示是寶來轎車,結果來的還是出租車,和我說不能按照滴滴走,一口價200元,被我拒絕了。”張先生稱,自己最後帶著無比氣憤的心情,坐動車回到了長春,並且發佈了之前的那條微博。“這些出租車簡直無法無天了!”張先生感歎。

記者十天三訪機場候車區

從混亂到規範?是誰在做主

2017年

11月11日

首次踏查

拚車不打表成常態?一小時才走三台車

11月11日上午10點,新文化記者在龍嘉機場出租車候車區看到,此時侯車區內的車一直排到了候車區外。在隊伍的最前方,七八名男子圍在一起聊天,一看到有乘客拉著行李出來,他們立即圍了上去。

?“去哪,上我車吧,你要不要票子?”一名身穿黑色棉服的男子詢問。

“要票子不要票子有什麼區別啊?”男性乘客詢問。

?“是怎麼走,包車走還是拚車走?”黑衣男子再次詢問。

?“不按計價器走啊?”乘客問。

?“不按計價器走,這沒有按計價器走的,你要包車走,到地方我給你打300多塊錢的票子,你給我230就行。”黑衣男子表示。

隨後該乘客詢問了隊伍前排幾輛車的車主,問有沒有能打計價器走的,沒有車主回答,該乘客拎著行李訕訕地離開了。

“等了好幾個小時,你跟我說打表走?白玩啊!”一名車主吵吵著。

一名等活兒的男子告訴新文化記者,隊伍最前方的這些男子都是的哥,有的從淩晨兩三點就開始排隊了。“等了好幾個小時,不拚滿了,誰能走啊都不打表,最少也得一百塊錢一位,後面都得等著。”

觀察了50分鍾,期間只走了三台出租車,每台都是拚滿才會離開,其中還有一些乘客會被帶到收費停車場內,由停車場內的出租車拉走。“私家車在停車場停一小時是5元,我們出租車沒有限製,三塊錢隨便停,整一個活兒就走,怎麼也比在後面排著強啊!”一名的哥透露,在私家車停車場內等候的出租車都是“有人兒”的車,其他的車開進停車場也沒有活兒。

在等候期間,新文化記者還發現,有一些的哥的姐悄悄進入機場大廳攬客,將想要打車的乘客直接迎到了停車場內。

機場內一名工作人員悄悄告訴記者,那些在前面等活兒的司機基本天天都在這。“他們把客人送到龍嘉收費口那,甩給等不及要回長春的出租車,中間對縫錢就很可觀,甩完客他們再回來排隊。”

?“警官,我早上六點就來了,到現在門都沒碰到呢,就這麼攬客,我們什麼時候能排到啊?我求求你們了,你讓他們走,我們往前開開唄?”一名的哥實在坐不住了,來到長春市地方道路運輸管理局設置的崗亭求助,崗亭內有三名工作人員,其中兩人穿著製服,臂章上寫著“吉林交通運輸客運”幾個字。

?“他們不歸我們管,我們只管登記發卡,你拿著這個卡片,上面有電話,你給87691234打電話。”一名工作人員正在拿手機看視頻,他自稱是被借調過來的,只負責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也就是登記發卡。“你打電話就有人管了,你打電話投訴唄,不行你就打12345,反正能管,你就打吧!”另外一個工作人員表示。

隨後,新文化記者多次撥打“87691234”這個投訴電話,始終占線,終於打通後,一名工作人員表示自己是內勤,只負責受理出租車方面的投訴。“你這個事得去找機場大隊,我給你個電話,你記一下,我們沒辦法,機場這種事就得歸機場大隊處理。”當記者表示機場大隊電話無法接通後,該工作人員仍表示想要處理出租車違規拚車、要高價一事只能聯繫機場大隊。

11日當天,新文化記者先後撥打了十幾次機場大隊“88797890”和“81077890”兩部電話,始終無人接聽。

2017年

11月15日

二次踏查

執法人員看守?出租車秩序井然

11月15日中午,新文化記者再次來到龍嘉機場出租車候車區踏查。兩名執法大隊的執法人員站在崗亭門口來回檢查。原本在崗亭內登記的工作人員也不再玩手機,每當有乘客上了出租車,他都會從崗亭內走出,塞給一張投訴卡片。

新文化記者觀察了近半個小時,發現之前攬客行為已經不見,所有出租車都是拉人就走,不僅不再要高價,也不再拚滿四個人再走了。記者向排隊的的哥打聽消息,對方表示:“今天上面有人來檢查,都得消停的。”

?“最近不是旅客過千萬了嘛,可能上面有人來參觀,估計風頭過了就跟以前一樣了!”一名的哥嘀咕著。

2017年

11月21日

三次踏查

私家車停車場內已不準出租車進入

11月21日上午,新文化記者第三次來到龍嘉機場,此時候車區前的崗亭內又新增了3名工作人員。在出租車隊伍旁的鐵柵欄內,兩台運管部門的執法車閃爍著警燈。崗亭門口兩名執法人員指揮著出租車停放。如果有乘客上車,司機還主動幫把行李裝進後備箱,然後立刻離開。

“最近運管部門天天在這看著,沒人敢攬客了。連晚上也有人看著了。”一名機場工作人員告訴新文化記者,過去有很多出租車停在私家車停車場內,不排隊直接攬客,現在已經不見了。“現在出租車不讓進私家車停車場了,有個別出租車也是外地的,本地的都沒了!”

從11月11日到11月21日,長春龍嘉機場到底發生了什麼,讓一度”無法無天“的出租車變的“規規矩矩”?

11月14日11點47分,長春市地方道路運輸管理局官方發佈通報稱,2017年11月11日18時許,網絡上出現“延吉女子長春打車驚魂幾小時,遭恐嚇被圍攻誤了車”的相關報導後,我局高度重視,立即責成綜合執法支隊相關人員開展調查。二個小時後,綜合執法支隊工作人員與當事乘客核實了情況。並於次日9時與長吉高速交警、吉林警方取得聯繫,找到涉事駕駛員劉某,進一步調查核實,劉某未按規定使用計價器的違法行為,事實清楚、證據確鑿,按照上限給予一千元、涉事企業金達洲出租汽車公司三千元罰款的行政處罰。並責令金達洲出租汽車公司針對本次事件逐一排查本企業車輛進行整改,及時將整改情況報送。

11月15日當晚,長春市地方道路運輸管理局官方網站再次發佈該事件的後續處理情況,並聯合公安部門進一步加大對龍嘉機場及周邊重點區域出租汽車違法行為整治力度,共出動43名執法人員、8台執法車輛,檢查出租汽車200餘台。查獲吉AZ4522出租汽車駕駛員董某索要高價,已對其進行立案調查。同時公佈了監督舉報電話。

對此,的哥趙師傅告訴新文化記者:“希望這次整頓不是一陣風,希望機場出租車的亂象從此徹底消失,守住這個城市的臉面!”

記者丨王躍?

編輯丨小火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