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尖子生刺死偏愛他的班主任!除了痛心,我們還有哪些問題要問?
2017年11月15日12:30

2017年11月12日,湖南省沅江市三中發生一起學生傷害教師致死的悲劇。

據益陽沅江市公安局官方微博14日晚發佈的消息,當日下午4時許,沅江市三中(沅江市黃茅洲鎮)高三某班學生羅某傑(男,16歲,沅江市草尾鎮人)與班主任鮑某(男,47歲,沅江市陽羅洲鎮人)在學校發生爭執,羅某傑用刀具刺傷鮑某致其死亡。

截圖:來自微博@益陽沅江市公安局

經過公安機關縝密偵查,11月13日,羅某傑因涉嫌故意殺人罪被沅江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

弑師悲劇,究竟為何會發生?

這是一個“不聽話”的學生嗎?

其實,羅某傑恰恰是一個成績優異的“好學生”。

沅江市三中是湖南省示範性高中,即人們俗稱的“省重點”,而羅某傑所在的班級又是學校的“重點班”。小羅學習認真,屬於“一點就通的那種”,成績經常保持在班級第一、年級前十的水平。

沅江三中校門口。澎湃新聞記者 蔣格偉 圖

這樣的成績足夠讓他考上一所重點大學,但他對此並無太大興趣。同學小藝告訴記者,小羅曾經給不止一個同學講過,自己只想考取本市一所普通二本學校。小羅對自己這個規劃的解釋是:“我只想過輕輕鬆鬆的生活。”?

“他是典型的‘效率型’學生。”與小羅同寢的小高說,小羅花在學習上的時間並不算多,他喜歡健身,也打網絡遊戲,還愛看漫畫,但都不算沉迷。“每次我們跟他請教問題時,他都會先模仿一個漫畫人物發功的動作,然後很輕鬆就把解題步驟說出來了。”小高說。

學生李力回憶,羅某傑平時沒有太特別的地方,和絕大多數同學一樣,早上一般6點半起床,晚上10點結束晚自習回到宿舍。他有些偏科,英語不太好,就隨身帶一本單詞書,有空就背背單詞。

李力說,小羅平時生活非常節儉,一般學生的零花錢是100元一週,而他每週只花20元錢,還包括早餐費。但他還會堅持買漫畫。他平時很愛看小說改編的漫畫,但是漫畫的細節和內容,並不與他人討論。

小羅不太喜歡和老師交流,班里的班幹部競選,他也從來不參加。但他與相熟的人能有說有笑,“玩笑開多大都沒問題”。行兇的水果刀,他之前也曾拿出來與幾個同學把玩,還常常在課桌上雕字刻畫。

在鄰居唐先生的印象里,小羅成績優秀,性格內向,非常禮貌。很少看見他出來玩耍,經常是一回到家裡就開始打掃衛生、洗碗、洗衣服等。家人對他學習成績要求很高,“尤其是媽媽,管理嚴格。”

這是一位過分嚴厲的老師嗎?

受害者鮑方,曾被評為益陽市優秀教師。

圖片來源:沅江三中官網

鮑老師給大家印象總是樂嗬嗬、很隨和。沅江宣傳部一不願具名的工作人員稱,鮑某作為高三1502班班主任,在工作中非常用心。

鮑某對小羅關注有加,安排他坐在教室中間靠前的位置,還為他爭取了一份名額有限的助學金。

器重的同時,鮑某對小羅也很嚴格。上學期小羅和語文老師因為課堂問答起了一點衝突,事後得知此事的鮑老師要求小羅道歉,還很嚴厲地批評了他。

這份關愛被小羅當成了麻煩。“我從來都不喜歡回答問題,所以覺得鮑老師的要求有點過分,那次之後,我開始反感他找我談心。”小羅說,“我不覺得班主任對我多好,對他也不瞭解。”

多位學生回憶,事發前的一段時間,小羅在學習上有些懈怠,曾被對他寄予厚望的鮑某批評了他好幾次。

事發當天,封閉式管理的沅江三中本會放幾小時假,允許學生到校外活動。鮑某卻將學生留了下來,向學生播放了自己精心挑選出來的部分高考勵誌短片,並要求寫500字的觀後感。

沒想到這次“談心”卻引發了悲劇。事後談及殺人原因,羅某傑在接受警方訊問時回答“一時衝動”。

悲劇發生了,我們能反思什麼?

一個成績優異的學生,一位認真負責的老師。原本應該是雙贏,最終卻是一個失去生命、一個失去未來的雙輸結果。

儘管弑師的極端事件並不具備代表性,但個中教訓仍然令人反思。

沅江三中是位於經濟欠發達地區農村的省重點中學,特點之一是“生源條件較差”,這些主要來自農村的學生要想取得更好的成績,也就意味著要承受更大的壓力,要付出更艱辛的努力。而羅某傑被身邊的人寄予很高的期望,在眾人的目光之下,難以想像,羅某的心中積壓了多少需要釋放的情緒。

在一個封閉式管理的環境內,如果壓力長期得不到紓解,便可能引發嚴重的心理問題。

“但我們學校已經很多年沒有專門的心理輔導老師了。”沅江市三中校長劉坤龍介紹,學校雖然是封閉式管理,但並未嚴苛到軍事化的程度。“在事發之前的一個月裡,學校都沒有舉行過大型考試。相反,最近一直有高三學生也可以參加的籃球賽。”然而2013年唯一的專職心理輔導老師調動之後,雖然學校一直在向上級主管部門要求再引進一位,但因為地處偏遠鄉鎮,連普通老師都招不到,更別說專業的心理輔導教師。

西南政法大學特殊群體保護與犯罪預防研究中心主任袁林認為,不能將未成年人犯罪的責任簡單歸咎於社會外因。“內因的重要性在於它在每個人身上的表現都不一樣。”袁林表示,這就需要教育工作者體察入微,儘量和受教育者成為朋友,去瞭解他們真實的想法,而非管理與被管理者的角色設定。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受教育者已日益多元化,不能再按照同樣的標準和路徑去要求有不同追求的人。“尊重每個人的選擇,在合理範圍內儘可能讓受教育者在自然狀態下發展就是最好的教育。”儲朝暉說。

(除鮑方外,文中當事人均為化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