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八成“有房”的上市公司在“賣房”
2017年11月15日02:53

臨近年底,“賣房”的上市公司又開始多了起來。既為了增厚業績,也因為今年樓市受調控影響而產生的變化。

  陝西20家公司房產減少

   樓市進入調控週期,昔日的購房大軍――上市公司也悄悄躋身“賣方陣營”。隨著三季報的披露,上市公司對手中房產的處置情況陸續曝光。

   截至三季度末,上市公司持有的投資性房地產共有8046.08億元,總量比半年結束時略增加,但具體到個案,卻有超過8成公司減少。11月13日,華商報記者查詢Wind資訊發現,對比半年報、三季報,共有1507家上市公司披露投資性房地產,其中有1238家公司在三季度環比減少。也就是說,“有房”可查的上市公司里,逾八成在“賣房”。

   “投資性房地產是企業為了賺取租金和資本增值而持有的房地產。”西安交大管理學院特聘教授仝鐵漢介紹,在財報中,投資性房地產一般被計入非流動資產。包含已出租的土地和建築物,但不含企業自用及作為存貨的房地產,如廠房、自用辦公區等。

   1238家公司中,減少較多的是綠地控股,比中報時減少8.8億元,中國銀行、中國建築、新疆城建、*ST中安、華僑城A和中航高科,減值也都超過1億元。不難發現,賣掉投資性房地產的除了有開發商,還有銀行和製造業企業,甚至面臨保殼任務的公司。

   陝西有24家上市公司在中報、三季報均披露投資性房地產。對比來看,只有供銷大集、西安旅遊和延長化建增加;*ST宏盛沒有變化;其餘20家公司都有不同幅度減少,較多的有:標準股份(1252.8萬元)、中國西電(189.99萬元)、寶鈦股份(168.23萬元)、航發動力(124.78萬元)和西安飲食(104.77萬元)。

  應對樓市調整或是主因

   去年樓市最火的時候,有1321家公司三季度投資性房地產增加,這和今年的情形形成鮮明對比。“上市公司對房產的熱情與樓市變化關係密切。”易居研究院智庫中心研究總監嚴躍進表示,今年以來,房地產市場因為調控而調整,上市公司所持有的房產也面臨價值縮水風險。從資產保值的角度來看,賣出房產可以保證資產價值不受到樓市調整的影響。

   除了盤活閑置資產的名義賣房,上市公司處置房產的理由還包括改變用途、戰略升級、優化主業結構、政府徵收、降低財務風險等等,五花八門。例如:萊茵體育稱要“進一步聚焦體育主業,盤活公司現有資產”,擬對杭州、南通的54處閑置房產按市場價出售;高鴻股份子公司擬轉讓北京的房地產和無形資產――互聯網金融借貸平台。

   其中,又以*ST中安引人注意。今年6月,該公司曾發佈重組計劃,宣佈將出售上海兩處房產,評估價格合計逾15億元。如成功賣出,有可能成為今年以來賣房最多的上市公司。雖然,這次重組在9月9日終止,但*ST中安並未氣餒。本月初,該公司又發佈公告,子公司擬以9億元出售上海房產,主要用於化解公司流動性風險,降低公司負債,提高資產運營效率,增加公司流動資金。

   外界分析認為,出售房產將有利於*ST中安改善利潤表的情況。

  年底突擊賣房引起監管層注意

   四季度以來,“賣房”的仍然不少,貝因美、高鴻股份、天喻信息、山河智能等多家公司都發佈了處置房產或土地的公告。

   本地資深投行人士哈立新認為,上市公司從爭相買房到競相賣房,除了因投資房產賺錢難度加大、短期看空房地產的原因,有些也是為了保殼保業績。按照目前退市製度要求,連虧三年將被暫停上市,一些瀕臨退市的公司可能會通過賣資產、賣房來修飾資產負債表。

   事實上,上市公司在年底突擊賣房、賣土地,甚至出售股權和廠房並不是新花樣,但今年卻可能面臨新的監管要求。證監會發言人在11月10日表示,將強化對上市公司年末突擊進行利潤調節行為的監管力度,加大刨根問底式問詢力度,發現違法違規行為,依法依規採取行政問責措施。

   華泰證券文藝路營業部理財服務總監周誌偉說,對一些連年虧損的困難公司而言,通過年底一次交易來扭虧的動因是“保殼”。監管層試圖以加強監管來封堵漏洞,那麼交易所可能會越來越多的問詢和介入非常規手段出售資產進行利潤調節的情形。不過,要督促上市公司聚焦主業,可能還需要監管層面對退市的財務類指標、退市製度等進行優化。 華商報記者 李程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