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度輝煌履曆藏一黑洞 場地類型是最大元兇嗎
2017年11月14日17:38

  在拿度迄今的75個男單冠軍中,包含了多達16個大滿貫,包含了不可思議的30個ATP1000大師賽,還包含了奧運金牌;然而,在他金滿貫級別的輝煌履曆中,卻有一個無法迴避的唯一黑洞――他之前七次參加ATP總決賽卻從未能奪冠。

  他此次當然不僅僅只是第八次入圍總決賽,從2005到2017,拿度其實是連續13年入圍,這是一項足以說明他職業生涯長久並且穩定的記錄。然而,由於拿度職業生涯飽受傷病困擾,尤其賽季末又是他的傷病高發時段,他竟已有多達五次因傷退賽總決賽。

  少參賽五次,也就等於少了五次爭冠機會。拿度也曾兩次打入總決賽的決賽,但在爭冠賽中,他分別輸給了費達拿和祖高域這兩位總決賽最具統治力的對手――2010年,拿度準決賽擊敗梅利,但決賽輸給費達拿;2013年,拿度準決賽擊敗了費達拿,但決賽又倒在德約拍下。

  除了傷病限製了本應更多的參賽次數,以及兩次決賽遇上兩位史上最強的室內賽對手,已征服了網壇所有高山的拿度始終未能翻越總決賽,更重要的原因,在拿度看來,還是總決賽的場地類型――室內硬地。要知道,拿度職業生涯在這種場地上只拿過一冠,而且還要遠遠追溯到12年前,當時的馬德里站還是室內賽事,但其後已轉換為拿度最為鍾愛的泥地賽。

  如果ATP總決賽也能從室內硬地轉換為泥地,那該多好呢?拿度之前就曾數次表達過,總決賽不應總在一種場地類型上舉行,泥地也應獲得“出場機會”。本次賽事他他再次提及這個話題:“我從未能在對我比較有利的場地類型上參加過這項賽事,這並不公平。我總是在對我來說最糟的場地類型上參加總決賽。”

  有英國記者將拿度的這番話向費達拿求證其觀點,這可真是一個讓人撓頭的敏感問題――話說得太重吧,不夠給拿度面子;話說得太輕吧,又顯得不疼不癢。如何在不影響和拿度關係的情況下完整而準確地表述自己的觀點,也算是一個小小的挑戰。

  當然,這難不倒費達拿。“公平?我覺得這並不是一個正確的用詞。我倒覺得在室內舉行正確而公平。能否時不時偶爾來到室內舉行呢?也許吧。但我們能否擁有草地大師賽呢?其實也可以。更少泥地,更多硬地賽?或是更少硬地賽,更多泥地賽?是啊,所有這些改變都可以討論。”費達拿繼續說道:“我只是覺得賽季這個時段並不屬於泥地,室內泥地當然也行,但那顯得有點傻氣(a bit silly)。”

  目前的九項ATP1000大師賽中,室內只有一項,也沒有草地大師賽,而這是費達拿最擅長的兩種場地類型。在拿度喜愛的泥地場,則設有三項大師賽。

  費達拿的這番話,可以說非常直露地表述了觀點,也難怪第二天有英國媒體使用了費達拿“駁回”甚至“反擊”拿度這樣的用詞。也許是為緩和發佈會當時的氣氛,費達拿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最後一句時說道:“但我明白他的觀點,這個觀點也有一定道理。”

  至少從場地類型對膝蓋的衝擊程度來說,泥地非常友善,而室內硬地則非常殘酷。因為膝傷,亞洲賽季斬獲1100分的拿度在進入歐洲室內賽季之後,先是退出了巴塞爾,又在巴黎大師賽半程退賽。按照教練莫亞的說法,拿度只是希望將最好的身體狀況留給倫敦總決賽;而拿度在賽前發佈會則表示,“膝蓋的確在困擾著我”,訓練也無法百分之百上量。

  而在一場電視轉播中,主持人安娜貝爾觀察到,拿度領取年終第一獎盃時,“顯得有一些心事重重,並沒有太興奮。”而前英國球員魯賽德斯基更揣測,拿度會打完首場小組賽後宣佈退賽。

  不幸言中。健康的納神是無敵的,但即便在膝蓋有恙並且看上去明顯影響了發揮的情況下,拿度永不言棄的精神並沒有變。週一夜場比賽對陣戈芬,拿度在首盤TieBreak先丟一盤的情況下,第二盤挽救四個賽點TieBreak扳回!決勝盤,拿度在大範圍跑動後數次露出痛苦的神情,戈芬最終憑藉一記再見ACE以7比6、6比7和6比4勝出。

  最終,勝負已不再重要。拿度賽後宣佈退賽,他透露,這個決定在比賽過程就已經做出,無論勝負,他都會就此告別2017。這是一個理智的決定,拿度說:“我的2017賽季結束了。”――沒關係的,拉法;畢竟,這可是怎樣輝煌的一個2017賽季啊!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好動網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