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國亮
2017年10月13日10:59

跟甘國亮談電視。你看完這七粒大字,我還需要解釋甚麼呢?

由60年代數到現在,由看電視到定義何謂電視,給一點耐性,看罷訪問,就知道。

光影軼事

60年代,電視是一件新奇的事,外國發生的事,香港即時可以看到,但當時未算普及,因為看電視是要收費的,不是家家能夠負擔。然後,到了1967年,突然間有這樣一個新媒體,叫免費電視台,完全吸引了甘國亮的眼球。

「這家電視台秉承了其股東邵氏公司一貫的做法,喜歡在坊間找來十多歲的女生作學員訓練,這個培訓藝人的模式移植到電視台,TVB較為『小康之家』,把這方法叫做招考藝人,即電視藝員訓練班,非常正統,每年需要上足課程,那時我認為正是好時機,於是投考,走上不歸路。」

在訓練班中,演戲、唱歌、跳舞、武術、國語……甚麼都要學,雖然只是當學生,但機會也是有的,而且突如其來,四方八面。「有機會也要有伯樂,那時有一些皇家警察檔案給予TVB,想拍成好像美國的警匪片,接手的劉芳剛老師曾於意大利留學,修讀電影,不精通意大利文的他,卻原來不太懂英語,他看見我們這班年輕人也是讀書仔,當時在香港中文不好不緊要,最重要英文會考攞A,所以我們的英文還可以啦,所以劉老師讓我們翻譯這些檔案,我們就把檔案當成讀書報告一樣的寫出來。」

甘國亮口中的,是已故名導演劉芳剛先生,TVB藝員訓練班總監,是當年少數到外地修讀電影的電影工作者,從歐洲回來的他思想新穎,所以甘國亮等年輕人會常常纏著他,常常向他學習。

然後有一天,劉老師對甘國亮說:「不如你試試寫劇本吧!」

「當時十多歲的我的態度是:當你叫我工作就不關我的事,做得好與否我控制不到,因為你叫我所以我就去做,不過也有問了劉老師一句:『我不懂寫劇本,給我一個提示吧。』他就叫我運用平日『得把口』的能力去想象,其實整個檔案的真實內容都知道了,只是猜猜那些當事人當下在說甚麼、做甚麼便寫出來。」就是這樣,甘國亮成了一位編劇。

然後又有另一天,劉老師對甘國亮說:「我拿你的劇本去拍攝了。」

「在拍攝的過程中,我們又繼續學習,老師會讓我們跟隨去當場記、或是任何崗位,那時我們的同學,仍然在世的,還有許紹雄,他會拿他的二手車來做道具,其他同學又會去服裝間取衣服,甚麼衣服都取,到拍攝時我們隨時會由工作人員變成路人在幕前行來行去,當時並未有臨記,連茄哩啡一詞大概也未出現,要找這種演員就只能夠找親朋戚友,或親身上陣。」

「這樣的學習過程非常快樂,亦非常幸運,讓我學懂所有,例如懂得寫劇本,劇本被用上了,也欣賞我叫我去做演員,其實如此的啟蒙過程非常短暫,在這一年裡面,陸續開始有其他人找我寫劇本,好像鍾景輝,他是我們至高無上的班主任、校長,他也有找我寫,也感染到其他編導,也認為我這個細路仔懂得寫劇本,所以短時間之內寫了很多劇本,然後就被同學屈我請食飯,你就能想象我是甚麼情況。」

噢,忘記跟大家交代,上述的快樂光境,只是甘國亮電視生涯的year one而已……

電視台發展 先要界定何為電視

過去已去,未來未來,可以掌握的唯有是當下。但今天的電視,就完全不是純粹的電視,要了解今天的電視,先要知甚麼才是電視。

「現在我公司的小朋友,真的是不知道何謂電視台,因為他們只要有個盒(TV Box)、手機或電腦就可以看盡所有節目、劇集,不是冒犯,但現在已經沒有人再定時定候回家坐定定看那部大大的電視,是香港人的生活型態改變了,各人都會用自己最簡便的方法去得到想得到的視訊,就算是無綫本身也推出了不同的電視盒子,說在世界不同角落也可以收看到TVB的節目,你就知道生活是如何艱難。我想連我們的長輩也明白,現在的『電視』,並不單是家中客廳中那件大大的家庭電器,因為觀看模式一直在變,變到已經不再需要用電視看電視。今日的香港居住地方那麼細,生活那麼緊張,工作時間那麼長,真的不會有時間有空間坐定在梳化看,就算開電視,也是只有點光閃閃下而已,並不會認真看當中播甚麼,就是因為生活迫人,電視的重要性大大降低,家中的雪櫃也重要過電視。」

電視與生活,沒有了相互共存的意義,既然電視也沒用,那麼電視台亦不會有像從前的影響力。

「當日免費電視取締了粵語電影的地位,而現在電視的地位,又變成可有可無。世界進步,娛樂多元化,你可以由朝到晚都在打機,可以完全不看甚麼甚麼劇集,甚至有些人每一秒都在留意世界大事或財經股市,他們也可以完全不用看我們現在談論的節目,那個生活與視訊的關係已經改變了。」那麼現在甘國亮會不會回家看TVB?「不會了,回家就不是為了看電視,家中有更多更重要的事要做,真沒有時間去望住那個熒光幕,我相信香港有很多人也跟我一樣。我不是在推翻我之前所做過的事情,只是根據今時今日的社會現況來說這番話。」

看來,甘國亮對未來的電視業不是太樂觀。

「誰叫他們今時今日仍去申請免費電視牌,幻想可以創一番天地?幻想只要你投資就可能有實力雄厚的潛在買家去收購你的媒體生意?那是沒有注意到市場已經不再需要電視台,沒有競爭力又怎會有買家,現在才去申請牌照?有了這個前設,當有機會遇到現在的電視從業員,只會說一些鼓勵說話,但心底裡知道這行業是沒有前景的。」

前景灰茫茫,回望過去,甘先生只用了一句,去總結TVB的50年成就:「TVB,就好像一直活在一個平行宇宙之中,真實世界發生甚麼事,也跟它沒關。」

你可能還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最壞的時代 最好的時代

何浩楠:亞洲電競冠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