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Mercedes如何切中法拉利的弱點
2017年10月11日17:41
深度-梅奔如何切中法拉利弱點
深度-梅奔如何切中法拉利弱點

  英國《汽車運動》的資深記者蓋瑞-安達臣(Gary Anderson)日前撰文分析了Mercedes和法拉利在處理賽車故障時有著不同表現的原因。他認為,Mercedes每次遇到問題之後,都能夠拿出一台更強大的賽車。本賽季的冠軍歸屬已無懸念,而紅牛的加入或許可以讓最後四站變得更精彩。全文如下:

  Mercedes這趟列車正在以自己的速度飛奔,咸美頓的表現也是前所未有。這意味著今年車手與車隊冠軍這兩座將被已經無限接近於車隊在比歷克里的總部。

  夏休結束以來,咸美頓看起來更為成熟,他對自己的信心以及表現的連續性也毋庸置疑。不管是愛他還是黑他,至少你應該尊敬他。我相信他已經躋身F1有史以來最偉大選手的行列。

  他的排位賽表現是一個傳奇。在Suzuka賽道的Q2,他的1分27秒819和Q3的1分27秒346一級1分27秒319即便以他自己的高標準而言,都是極為優異的。Mercedes擁有一個不順利的週末時,我們總是試圖挖個洞,但現實是他們所謂的糟糕週末,充其量就是無法奪冠。

  自從博塔斯頂替退役的羅斯堡加盟車隊以來,沒有證據現實車隊內部存在競爭對手。這到底是因為博塔斯的速度不夠快還是車隊能夠更好地滿足咸美頓作為頭號車手而提出的要求?我們只有等待看博塔斯能否真正發揮自己的速度以便對咸美頓構成更大的威脅。

  在圍場內,Mercedes車隊內部的團結一致程度好於其他車隊。這一點對於能夠連續四年包攬車隊和車手冠軍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是的,2017款的賽車調校非常敏感,但一旦賽車出現問題表現不佳時,車隊能夠凝聚在一起並拿出一台更強的賽車。當底盤或者引擎遭遇問題,在所有領域都擁有的深厚底蘊的Mercedes能夠迅速找出問題的癥結並解決之。即便有時候出現問題,問題也很少會釀成災難。

  如果Mercedes是硬幣的一面,那麼法拉利就是硬幣的另一面。法拉利的賽季開局非常強勢。但這麼多年來伴隨法拉利的命運之輪也繼續如影隨形。在需要法拉利上下齊心一致的時候,車隊就不可能做錯。撞車和引擎問題讓過去三場比賽的法拉利成為了一個配角。從競爭總冠軍的標準衡量,法拉利車隊上下的表現非常業餘。過去三場比賽,無論是車手還是車隊的表現,都配不上一支爭冠車隊的素質。

  有人會說運氣是成功的重要組成,但我不同意。在這個遊戲中,只有排除掉潛在的問題,你才能指望屬於自己的運氣。當一切順風順水時,這很容易,但只有當碎屑出現的時候,你才能看到一支車隊的真實實力。在目前的法拉利我看不到這樣的實力。但在Mercedes,我看到了。

  過去的三站比賽,法拉利無論是車手還是車隊的表現都配不上一支爭冠車隊

  法拉利的主要問題是,可靠性問題不局限在某個部件,這使得問題的複雜程度加劇。在雪邦,導致華迪爾退出排位賽以及雷干倫無法正常發車的問題出現在渦輪和增壓室之間的區域,但是在鈴鹿,華迪爾第二位發車,本有衝擊冠軍的可能,但引擎問題讓他在堅持了幾圈之後便退賽。

  據說是火花塞的問題,但也只有法拉利清楚到底是哪裡的問題。這是孤立的偶然的問題嗎?法拉利不能放任這個問題,僅僅希望通過定期更換火花塞來解決。從現在開始到奧斯汀,供應商必須強化自己的質量控製程度。在到達奧斯汀的時候,法拉利至少需要清楚是哪裡出了問題並防止問題重演。

  很明顯,Mercedes也曾經遇到過排位賽與正賽之間出現的火花塞問題,但他們能夠即時找到並排除故障。F1的火花塞與我們民用車的火花塞可不一樣,他們作為一個非常複雜的配件,深藏在引擎的內部。

  所以你應該去問問Mercedes,他們是否有更好的流程來定位並解決故障?我相信答案不會讓我意外,因為Mercedes似乎在所有的事情上都要做得更好一點。所以為什麼法拉利做不到與他們一樣好?

  俗話說,“要第一個收工,首先你必須完工”。這句話總是能夠得到應驗。你得到的數據越多,你就比別人有更大的可能在症狀出現之前找到隱患。

  週一早晨的馬拉內羅(法拉利總部),電視上的滾動字幕一定很有趣。法拉利主席馬爾喬內對媒體表示,“法拉利已經為忽視質量管控而付出了代價”。

  還有,紅牛的大錘也結實地砸了下來。不過再次令人遺憾地是,紅牛的開局依然低迷。否則他們現在會成為真正的冠軍挑戰者而不僅僅是為單場勝利而拚搏。

  看到紅牛重返前列是非常棒的。紅牛甦醒的風險在於,法拉利與Mercedes的競爭將更為艱難。如果調校正確,未來的四站比賽,紅牛可以衝擊冠軍,最差也是一個領獎台。

  對於紅牛,我唯一的擔憂是他們在不同下壓力水平設置上的糾結。紅牛甚至在排位賽和正賽都會採用不同的下壓力設置。這肯定證明了他們的模擬與賽道實際狀況之間出現了偏差。

  通常,一支車隊會使用不同的下壓力水平嚐試數百種模擬情況,到了賽道,車隊應當擁有一套合理的下壓力設置。你可以略作調整,但出現需要摸索下壓力水平的情況,只有幾年前才會出現,那時你需要看看風向如何。

  在紅牛表現得很好的比賽中,很明顯他們的下壓力水平要比對手更低。所以我認為這證明紅牛對自己的空氣動力組合還沒有完全的信心。

  我很欣賞天空F1邀請尼科羅斯堡擔任解說嘉賓,尼科對車隊和車手行為的洞察是最及時的,相信絕大多數人在他的幫助下能夠更好地理解比賽的進程。

  所以接下來就是上下起伏的美國奧斯汀賽道,這是一條快速且飄逸的賽道,適合Mercedes、法拉利和紅牛。

  儘管總冠軍已無懸念,但我們仍然希望看到六台賽車能夠有一番精彩的對決。也就是說,法拉利不要再一次踩上一塊香蕉皮。

  (翻譯:考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