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王俊凱,打錢。”
2017年09月21日09:07

  來源:PingWest

  今天是2017年9月21日,王俊凱的十八歲生日。

  就算不是粉絲,在這幾天里也無法躲避相關的消息,被動地知道王俊凱粉絲又做了哪些瘋狂的事――比如紐約廣場的LED大屏應援,比如“買下18顆星星”。

  在類似微博或公賬號文章下,你總能看到一句“跟我一樣不認識王俊凱的點讚”――似乎不認識王俊凱是件值得驕傲的事兒,是脫離了低級趣味的表現。

  01

  王俊凱闖入“文化精英”們視野里的方式,往往與那群狂熱的“腦殘粉”綁定在一起,形成一個個談資或笑料。

  就像這次生日,粉絲們送給王俊凱的18顆星星、把帶有他形象的廣告牌發射到太空、花錢在全世界範圍的各大屏幕上做投放,自發在微博上帶著話題標籤做轉發抽獎。

  精英們覺得這種抽獎刷話題的行為是一種自嗨,把“粉絲送王俊凱上天”當成一個梗,嘲笑“送星星”行為的被認可度,並計算出18顆星星其實沒有iPhone X貴。

  又比如TFBOYS的粉絲們曾在微博上,為自己的愛豆爭奪應援位喊戰,一邊是易烊千璽的粉絲喊“我們內蒙人每年有5個殺人機會”,

  另一邊是王俊凱的粉絲說,“湖南湖北黑道白道政府我都可以解決”。

  一場場鬧劇和群嘲之後,“粉絲”這個群體就被扣上了“腦殘”的帽子。

  文化精英們不理解,他們覺得粉絲瘋了,覺得自己跟不上這群小孩子們追星的節奏,並在內心猜測這群“腦殘粉”追捧著的愛豆也不會怎麼高級。

  這些人讓我想起許知遠先生。最近,他因與馬東的一場訪談再次被人記起。

  他自言是一個跟不上時代的人,是一個唱輓歌的人。這個“過分娛樂化和粗鄙化”的時代讓這位精英主義的知識分子不滿。他不理解《奇葩說》,不理解俞飛鴻和馬東的入世,也絕對不理解這一代新偶像和那群狂熱的粉絲。

  許知遠說,自己要帶著偏見去看世界,等待這個偏見會打破或被再次印證。

  《十三邀》的第三集,是許知遠對話二次元。這一次他的偏見是被打破的,他說自己發現了“了不起的一代人”――雖然他自己仍然無法愛上二次元文化。

  而那些會在文章或微博下留言“跟我一樣不認識王俊凱的點讚”的人,並沒有許知遠先生這種和時代溝通的慾望,只是為了往鄙視鏈上爬高一層。

  他們看到了一部分“腦殘粉”的行為,就對這個群體嗤之以鼻。他們有著許知遠般的偏見,又傲慢著不願意去看世界,那些偏見便失去了被打破的可能。

  02

  “腦殘粉”們會在愛豆登上雜誌封面或代言某產品之後,瘋狂消費。悠閑的中年人們選擇群嘲,精明的中年人們說,“愣著幹嘛,快賺腦殘粉們的錢呀”。

  似乎只要一句“我,王俊凱,打錢”,就能盡享腦殘粉們的真金白銀。

  我倒覺得粉絲們並沒有精英們想像得那麼腦殘。一位王俊凱的粉絲說,她們不在乎這些中年人們的群嘲姿態,因為這是一群“無價值用戶”。

  她解釋,這些為愛豆瘋狂打call的行為目標受眾是媒體、是娛樂群、是資本爸爸們。她們要用行動向資本證明,自己愛豆是有商業價值的,從而讓愛豆本人有機會獲得更好的發展資源。

  中年人們經曆過的追星方式,無非是買點海報、貼紙和明信片,磁帶、CD和寫真集。這一代新粉絲和過去不同,是因為這一代新偶像們也不是過去的偶像。

  當今的新生小鮮肉們,個個兒眉清目秀、細緻白嫩,更別說王俊凱這樣剛剛高中畢業、帶著小虎牙的幼齒感男孩。

  今年的這場生日應援,為王俊凱買星星,是因為他以前發微博說重慶灰濛濛的沒有星星看;把王俊凱的廣告牌發射到太空,是因為他曾說過想去看看宇宙。這些都不是一時興起,也不是為了給外人看,只是想給自己的愛豆一份浪漫。

  王俊凱的粉絲們對他的喜愛,是一種保護欲,是覺得“全世界都可能欺負你,但我們一定要守護你的純淨”。所以才會有TFBOYS三家的粉絲互撕,都覺得自己愛豆是組合中資源最差、最受欺負的人。

  試想一下,有人會衝到威武雄壯的吳京叔叔面前說,“沒事,我來守護你”麼?

  粉絲們覺得委屈的是,那些誇張的笑料總是被無限放大,他們做的其他事卻只能在小圈子裡傳播。

  是的,他們瘋狂打call,他們腦殘。

  他們腦殘到願意為偶像過生日花錢、願意為偶像的代言和商業價值買單,但同時也腦殘到願意和偶像一起做公益、用偶像的名義捐錢捐物。

  去年9月,王俊凱發微博說,“每一頭小象都渴望有媽媽,每一顆象牙背後都是戛然而止的生命。”

  今年,粉絲們就真的以王俊凱的名義陸續領養了18只孤兒小象,並承諾:我們的領養是終身領養,負擔起小象孤兒的生老病死。

  他們還曾為湖北特殊教育學校捐贈“王俊凱音樂教室”,

  給孤兒院送去錢和物資,

  為周口小學捐贈“王俊凱悅讀室”,籌集1000多本圖書,

  為孩子們送去新衣和籌款,

  為山區兒童籌集免費午餐,

  給流浪動物站捐贈貓糧貓砂,

  這種公益應援在應援活動里非常多,但往往只能在粉絲小圈子裡傳播,而那些所謂“腦殘粉”橋段則人盡皆知。

  03

  今年夏天,王俊凱考入北京電影學院,開始他的大學生活。

  才開學不久,微博熱搜榜上就不斷出現帶有王俊凱名字的關鍵詞:#王俊凱軍訓曬黑#、#王俊凱室友#、#網紅坐王俊凱床鋪拍照#……

  無論走到哪裡,都有人舉著長槍短炮或手機,甚至還有私生飯(打擾到明星私人生活的粉絲)混入學校禮堂,不停打擾現場秩序。

  去米蘭時裝周走秀,上雜誌封面,拍電影……王俊凱的這種幸運也引來了一陣陣質疑。

  個人關注度被消費、私人生活被打擾、種種質疑不斷來襲。明星的光環似乎讓人們忘了,今天才剛剛18歲的王俊凱,還有另一個身份――普通學生。

  最早期,他和王源只是重慶商圈的“賣唱”男孩,可以讓人們點歌。

  2013年剛出名時接受採訪,被問是否有女同學追求,兩人相視笑得像個傻子。

  那時候的王俊凱還喜歡在廁所錄歌,說因為回音效果好。

  他在高考時超過藝考線200多分,中學時得過全校最高的獎學金,當年參加音悅台音樂盛典時還見縫插針地在後台寫作業。

  被問一個青年人該是什麼樣子的時候,王俊凱提到說要多做一點公益,粉絲們就對這些小細節心心唸唸。

  王俊凱在接受採訪時說,覺得自己表演方面還是一隻“小菜鳥”,也知道自己在哪些方面有問題,大學時光會給他更多的積累和進步。

  粉絲把他當成正能量的榜樣,一起做公益、一起進步,想為王俊凱成為更好的自己;王俊凱也說,帶來正能量就是他身份的意義。

  一路走來,他已從小孩變成少年模樣。

  希望在今天成年的,不只是王俊凱,還有粉絲和看客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