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粵港澳和環杭州灣大灣區發展都應主打科創牌
2017年09月14日05:45

  陳憲:粵港澳和環杭州灣大灣區 都應主打“科創牌”

  本報記者 姚建莉 實 習 生 葉晨豪 上海報導

  導讀

  大灣區城市群最重要的背景是中國經濟的創新驅動、轉型發展,即通過建立這些灣區集聚科創資源,使它們成為新經濟的策源地。

  2017年以來,隨著粵港澳大灣區上升為國家戰略,以及環杭州灣大灣區在地方區域發展語境中首次被提及,中國經濟是否進入灣區時代的討論不絕於耳。

  這兩大灣區,分別位於珠三角和長三角這兩個傳統的中國經濟增長極,在地理形勢、經濟水平、創新能力等方面有頗多相似之處。對比目前世界公認的舊金山灣區、紐約灣區和東京灣區等幾大灣區,它們也正在力爭成為下一個全球區域創新中心。

  “中國的‘大灣區’發展的落腳點在於城市群,要義是成為引領全球經濟增長的區域科創中心和新經濟的策源地、集聚地。”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陳憲近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指出。

  今年年初,在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上升為國家戰略後,陳憲隨後提出“應當將滬杭甬大灣區都市圈發展規劃提上議事日程”,這也是後來被官方提及的環杭州灣大灣區。

  中國尋找新增長極

  《21世紀》:為什麼全球很多科技創新的集聚地都在灣區?

  陳憲:灣區其實並不是一個新鮮的概念,它是一個地理的描述。灣區現在是全球區域創新中心的代名詞,也是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策源地、集聚地。

  目前,世界主要的灣區有舊金山灣區、紐約灣區和東京灣區。粵港澳大灣區一提出,就被認為將是全球的第四大灣區。

  美國的紐約灣就是當年英格蘭人和蘇格蘭人移民美國時登陸的地方,這個地方是美國最早十三個州的所在地,也是最先發的地區;舊金山灣區的發展則有更多的機緣巧合,斯坦福大學和科技創新產業園為它提供了條件;在日本,則有東京灣引領發展。

  有統計表明世界經濟總量約60%都來自這些灣區,為什麼這裏成為科技創新、新經濟的集聚地呢?科技創新、新經濟以精英人才、人力資本為本,灣區在這方面有無可比擬的優勢。這些人才對生活品質有較高的要求,包括氣候、環境、公共服務、交通等,灣區得天獨厚。

  《21世紀》:粵港澳和環杭州灣大灣區的提出基於什麼樣的背景?

  陳憲:當前中國經濟發展到現在這個階段,不再僅僅是傳統要素的投入,而需要創新驅動,創新驅動的要素投入主要是人力資本和技術。灣區的提出正是基於這樣一個背景。

  那麼創新資源在什麼地方最豐富呢?就目前而言,條件最成熟的地方是粵港澳。創業創新需要技術也需要錢,香港是個資本比較集中的地方,同時今年是香港回歸二十週年,是個很好的契機。

  過去我們從珠三角到泛珠三角,從長三角到長江經濟帶,但是,科技創新不可能在這麼大的地方去落地,因此,灣區概念的提出是中國在尋找新的增長極。

  所以,要找出一個科創和新經濟更集中的地方,就在珠三角地區凝練出粵港澳,在長三角地區凝練出滬杭甬(環杭州灣)。

  與粵港澳大灣區包括9+2城市一樣,滬杭甬大灣區,除了上海、杭州和寧波外,蘇州、舟山、無錫、嘉興、紹興、南通等城市,也在此範圍內。

  《21世紀》:這些大灣區的具體定位是什麼?

  陳憲:中國當前城市化的發展出現了很多瓶頸,大家常提發展大城市還是中小城市?其實,中國還是要發展大城市。那發展大城市用什麼方式呢?城市群的方式是一種可行且有效的方式。

  發展大灣區,其實落腳點還是在城市群。上海和深圳作為超大城市,已經遇到空間限製的問題,但是,它們和周邊城市一體化發展就可以緩解這類問題。

  歸根結底,大灣區只是個地理描述,目的是要尋找一種新的方式推動城市化、推動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

  現在講大灣區城市群最重要的背景是中國經濟的創新驅動、轉型發展,即通過建立這些灣區集聚科創資源,使它們成為新經濟的策源地。因此,兩大灣區更多地要在新經濟、科創等角度發揮帶動作用。

  兩大灣區都應科創起家

  《21世紀》:目前環杭州灣大灣區區別於粵港澳的重點在哪些方面?

  陳憲:上海建成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的結果導向,就是上海成為中國乃至全球的新經濟策源地,將是滬杭甬灣區的核心優勢。

  杭州重點打造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互聯網+”創新創業中心,新一代智能化技術的信息產業在杭州已經並將繼續得到健康發展。寧波、舟山是重要的港口城市;寧 波、蘇州、無錫和南通等城市都是中國製造業的重鎮,而嘉興已成為“浙江省全面接軌上海示範區”,其所帶來的以經濟、創新和資本資源集聚和輻射為主導的區域 經濟融合,將是區域經濟發展的新動能。

  官方提出環杭州灣大灣區建設,與粵港澳大灣區相呼應,要義就是使它們共同成為引領中國乃至全球經濟增長的區域科創中心和新經濟的策源地、集聚地。

  《21世紀》:從創業創新的氛圍來看,兩大灣區現在的主要亮點是什麼?

  陳憲:現在的創業不僅僅是初創。中國有些大公司在內部創業、平台創業,即便從國際上來看也是不遜色的。華為手機就是華為內部搭建平台組建團隊創業的成果,海爾的馨廚智能冰箱就是留學回國人員在公司平台創業的產物。

  此外,還有一種創業模式以大企業裂變的形式存在,大企業本身成為了一個創業的學校。比如阿里巴巴、騰訊,大企業提供的平台給予了創業者一個很高的起點。

  無論是粵港澳還是環杭州灣,都應該從科創起家。從科創的角度來講,環杭州灣大灣區杭州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浙江本身比較寬鬆的環境,給製造業及民營企業發展提供了比較好的基礎,“互聯網+”與智能化的融合則提供了更好的條件。

  《21世紀》:兩大灣區要實現大發展,還有哪些問題比較迫切需要解決或改善?

  陳憲:環杭州灣從某些方面來講,條件並不比粵港澳差。當然,環杭州灣大灣區也會有行政區劃的問題,但嘉興成為“浙江省全面接軌上海示範區”很有創新意義。因此、行政管理體製和行政區劃都是灣區在發展過程中需要深化改革的問題。

  香港有一流的高等教育資源,其培養的大量人才如何充分地在粵港澳區域流動,還需要再進行更多的製度和人文方面的探索。因此,大灣區的深化改革除了行政區劃,還需要關注人才流動的問題。

  在過去,移民比較多的地方更能創業創新,美國的三次大移民就是一個例子。但是大規模移民在未來世界不太可能,創業創新主體需要從外生型向內生型轉變,而內 生型的主要途徑就是依靠大學。美國矽穀有斯坦福大學、加州理工等,波士頓則依靠MIT,以色列有以色列理工等,這也是深圳等地需要重點強化的方面。

  (編輯:何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