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邊預期並非監管所願 未來人民幣彙改方向不變
2017年09月14日03:32

  單邊預期並非監管所願 未來人民幣彙改方向不變

  徐燕燕

  在結束11日連漲後,週三(9月13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6.5382,較前一日繼續下調105個基點。儘管急漲勢頭刹車,但市場人士普遍認為,人民幣貶值預期已經逆轉。

  接下來人民幣彙率會怎麼走?13日在北京的一場人民幣與外彙市場的論壇上,與會專家表示,人民幣雖無近憂,但仍有遠慮,升值空間比較有限,未來貶值壓力仍然存在。

  國家外彙管理局副局長陸磊在該論壇上表示,人民幣彙率將更具彈性。未來完善市場供求為基礎的人民幣彙率形成機製的方向是不會改變的,具體操作是堅持優化“收盤彙率+一籃子貨幣變化”對人民幣對美元彙率的中間價形成機製。

  人民幣升值空間有限

  9月13日,由中國社科院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和全球外彙結算銀行(CLS集團)聯合主辦的人民幣與外彙市場論壇在北京舉行。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在演講中表示:“人民幣彙率近期已經改變了貶值預期,升值預期不斷強化,所以應該沒有近憂,但是通過分析此次人民幣強勢回歸的原因,未來還是有一些遠慮。”

  分析此次人民幣升值的原因,溫彬表示,首先跟中國經濟基本面回暖有很大關係。今年上半年GDP增速6.9%超出市場預期,而且經濟新週期呼之慾出,但是同樣在這個基本面支持下,今年年初人民幣卻仍舊面臨貶值壓力。

  第二,跟美元走軟有很大關係。今年以來美元指數貶值了10%,原因是特朗普政策難以落地,包括對未來美聯儲縮表、加息的疑慮,同時今年歐洲市場表現超出市場預期,使美元指數出現較大貶值,包括人民幣在內的非美元貨幣出現較大回升。

  第三,跟年初以來監管加強資本項目管理,比如加強合規性審查,包括對前期企業海外併購進行規範,對一些非核心的資產進行限製,使得資本流出得到緩解。

  第四,與人民幣彙率中間價形成機製引入逆週期因子有關。今年5月引入逆週期因子後,6月、7月、8月人民幣的升值幅度已經占了全年至今升值幅度的80%。

  第五,與中美的無風險收益率利差不斷擴大有關,這令全球投資者看好人民幣資產,推動人民幣回升。

  曆史數據表明,2005年彙改至今12年的時間里,今年人民幣的年升值幅度已經位居第二強。2017年截至9月11日,人民幣彙率升值6.60%,僅次於2008年全年的6.975%。而2014年、2015年、2016年,人民幣連續每年貶值2.44%、4.44%和6.50%。

  未來人民幣是否會繼續強勢漲下去?華融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伍戈表示,隨著美國經濟向好及利率和縮表指標向上,中國經濟指標邊際趨緩,未來一段時間,人民幣的升值空間非常有限。

  溫彬也表示,今年最大的不確定性就是美元指數,美聯儲是不是會縮表,是什麼節奏,這將影響美元指數的變化。對此中國需要進一步完善政策製度,更好地適應彙率的雙向波動。

  按照央行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所說,下一步將進一步完善人民幣彙率市場化形成機製,加大市場決定彙率的力度,增強人民幣彙率雙向浮動彈性,保持人民幣彙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可以看到,應對人民幣近期的持續升值,央行已經利用宏觀審慎手段進行了反向調整。本週開始,央行將外彙風險準備金率由20%下調為0。人民幣彙率應聲連跌。

  人民幣彙率將更具彈性

  實際上,自2015年8月11日彙改至今,對中國貨幣當局進行彙率、跨境資金的管控方式,市場討論頗多。陸磊在論壇上闡述了監管的思路,以及未來人民幣和彙率市場的發展方向。

  他指出,身處一個變化的時代,資本流動、彙率的影響因子更加複雜和高頻。

  過去若干年,中國開放的步伐不斷邁進,目前已經實現了經常項目完全可兌換,資本項下目前除了極少數的涉及個人對外投資的領域沒有開放,也基本實現可兌換。“這就自然而然形成本幣和外幣在更廣範圍內流通的事實,這對管理層面提出新的要求,也就是說如何防控風險。”陸磊指出。

  他稱,目前各類投資者更加關注中國企業的杠杆率、商業銀行的資產質量、地方政府的負債等微觀層面對幣值的影響。這對監管構成的壓力是,需要從一般均衡而不是局部均衡的角度來思考問題。所以,對所需要的知識量、信息量、信息處理的方式都提出了要求,其中一個非常關鍵的是金融市場基礎設施需要實時反映各個交易者、交易量、所需要清算的額度,以及是否具有CCP(中央對手方),以確保每一天每一個時間節點市場是相對平穩的。

  尤其是,當市場發生一致預期時,需要有一個強力主體形成相關管理,這就是現在探索的跨境資本流動,以及金融風險的總體性風險、系統性風險的宏觀審慎管理製度框架。

  “在大家一致看好時,給降降溫;在大家一致看空時,給提提勁兒。”陸磊指出。與此同時,宏觀審慎管理不僅僅是這些宏觀變量的逆週期的、對手方交易,還有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管理。

  中國現在有五家金融機構成為全球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其中四家是全球系統重要性銀行(G-SIB),一家是全球系統重要性保險公司(G-SII),要確保它們有逆週期的資本緩衝。

  在他看來,未來人民幣和外彙市場的發展將遵循四個方面:第一,要堅持金融市場服務實體經濟;第二,市場開放將是基本方向;第三,人民幣彙率將更具彈性,央行堅持優化“收盤彙率+一籃子貨幣變化”的人民幣對美元彙率中間價形成機製;第四,在岸市場和離岸市場相統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