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無痛分娩 全市近1成
2017年09月14日13:03

大洋網訊 陝西榆林產婦跳樓身亡一事近日引起廣泛關注,自然分娩、無痛分娩、剖腹產,如何選擇引來巨大爭議。記者瞭解獲悉,深圳只有不到10%的產婦能夠享受到無痛分娩,且主要集中在婦幼保健類的專科醫院。

記者連日來採訪多家醫院以及醫學專家瞭解到,麻醉醫師和助產士缺乏是無痛分娩難以廣泛推行的現實阻礙,而背後則是人力及成本的較量。

不過也有醫學專家表示,出於關愛女性的角度提倡無痛分娩,但也不應盲目推進,因人而異,同時也呼籲產婦應正視生孩子本身的痛楚並提前瞭解相關知識,有助於順利分娩。

“無痛分娩”並非完全不痛  

無痛分娩真的完全不疼嗎?其實不是,而是使得疼痛可以忍受。慧文(化名)向記者講述了在深圳婦幼保健院生兒子的經曆。在出現規律性宮縮經急診科醫生檢查宮口開一指後,慧文住進了產科病房。因為提前瞭解過無痛分娩的知識,在第二日早上被檢查開了兩三指已經有疼痛難忍的感受時,她要求進行麻醉鎮痛。

“上午9時30分打麻藥時腰部非常敏感,擦碘酒時就發抖,但是打完了真的舒服很多。”慧文說,可是過了兩個小時以後,宮口仍只開了兩三指,而麻藥開始慢慢失效,她覺得身體的一側比較舒適,但另一側仍然非常疼痛。

“在感到強烈宮縮後,我就又申請加藥。這樣一直持續到當天下午3時多都沒有開多少指。每隔一段時間,助產士就過來觀察,於是我被叫去進行人工破羊水。”慧文說破羊水還是挺疼的,自己真的想剖宮產了,但是醫生檢查後告訴她羊水挺好胎位也正,建議順產。

“助產士解釋說因為無痛減慢了宮縮,所以宮口開得比較慢,我們房的孕婦開始不加麻醉藥了,都在默默地忍痛。”慧文說自己痛得想哭。在助產士的鼓勵下,曆時12個小時,她終於在當晚9點50分生下六斤七兩的兒子。

“把寶寶生下來真的不容易哦,但是那種滿足感和幸福感是巨大的。”慧文說自己恢復得很快,並沒有出現腰疼等不適情況。

部分疾病不適合無痛分娩

無痛分娩的最大優點是可減少分娩時的恐懼和產後的疲倦,讓產婦在時間最長的第一產程得到休息,當宮口開全時,因積攢了體力而有足夠力量完成分娩。記者瞭解到,深圳相比其他城市來說,無痛分娩的醫保報銷比例相當高。對有綜合醫保的市民來說,1000多元的分娩鎮痛以及監護費用基本上均可報銷。

儘管因有醫保保障在無痛分娩額外支出的費用相對較小,但是和中國其他城市一樣,深圳也只有不到10%的產婦能夠享受到無痛分娩,無痛分娩多集中在婦幼保健類的專科醫院。為何普及如此困難?這與社會整體認知偏差有關係。多名產科醫生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每天都有孕婦或家屬反複詢問,打麻藥是否對胎兒有影響,疑慮頗深。

羅湖醫院的產科主任秦成路告訴記者,無痛分娩的用藥劑量極低,只是剖宮產手術的1/5~1/10,因此進入母體血液、通過胎盤的幾率微乎其微,對胎兒幾乎不會造成什麼影響。“有非常詳盡的研究證實,椎管內鎮痛對產婦和胎兒都是安全的。”

她告訴記者,其實大多數產婦都適合無痛分娩,但有頭痛、低血壓、產程延長等可能性出現,需嚴密監護。如果產婦合併凝血功能障礙、藥物過敏、腰部有外傷史等疾病,一般不建議使用,所以產婦應向醫生諮詢,由醫生來決定是否可以進行無痛分娩。

現代病房建設是關鍵

寶安區婦幼保健院院長陳旭介紹,引入無痛分娩並不僅僅是產婦不痛那麼簡單,更重要的是與國際先進水平接軌,建立以團隊醫療為特徵的現代產房,一週7天、一天24小時都有產科、麻醉科、新生兒科醫師和助產士在產房,保障母嬰安全。

深圳寶安婦保院從2005年開始開展無痛分娩,2012年加入無痛分娩中國行活動,2015年開展高級產科麻醉計劃。至今,平均鎮痛率達到50%以上,近兩個月已超過60%。第一胎的鎮痛率更是超過了90%。

陳旭介紹, “如果產婦在待產或產程中出現子宮破裂、胎兒臍帶脫垂、前置胎盤大出血等突發危及生命的狀況,必須馬上進行剖宮產手術。而從決定剖宮產到胎兒娩出最好在5分鍾內完成,以減少母嬰嚴重併發症的發生,爭取良好的預後。”這就是“5分鍾即刻剖宮產(目前的比例)”,又稱 “黃金5分鍾剖宮產”,是現代產房的必要應急機製。

眾所周知,手術需要麻醉。但傳統分娩過程中,麻醉醫師不會守候在產房。而術前工作要從頭開始,需要一定的時間。對於處在危急狀況的孕產婦,分分秒秒都寶貴。陳旭介紹,在寶安婦幼保健院,無痛分娩或者高危孕婦已提前在硬膜外腔置管,需要緊急剖宮產時,麻醉醫師可以瞬間從這個管道追加麻醉藥物,滿足剖宮產手術所需要的麻醉效果。因此,採用無痛分娩等於是為分娩增加了一道安全保險。

麻醉師緊缺難24小時守候

建立現代化的產房,助產士和麻醉科醫生的作用變得更加重要。記者瞭解到,除了社會的疑慮,難以推廣的現實原因還在於國內醫院普遍存在的麻醉醫師和助產士缺乏現狀,這對於深圳這個因人口年輕而正處於生育高峰期的城市來說更是如此。

在無痛分娩中,麻醉醫生起到重要作用,需要24小時守候,這在許多醫院就人手來說很難做到。據瞭解,在深圳各大醫院,麻醉科醫生緊缺是普遍存在的情況,對於深圳婦幼保健院來說,更加忙碌。深圳婦幼保健院在全國單體醫院分娩量中位居前列,這家醫院的麻醉師更加忙碌。據瞭解,該院從下午5時到第二天早上8時只有一個麻醉醫師值班,有時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而在寶安區婦幼保健院目前麻醉醫生16人,除了門診手術之外,整個科室投入一半的精力在產房。在該院,如果產婦選擇無痛分娩,麻醉科醫生可在10分鍾之內趕到,這個速度在國內均達到了先進水平。

“剖腹產一般一小時內結束,但無痛分娩產程較長,有的產婦分娩時間最長的達20多個小時。這需要麻醉醫生定期查房,調整劑量。”寶安婦幼保健院麻醉科主任顏學滔告訴記者。“做完椎管內麻後,一開始是半小時觀察一次,其後是一小時觀察。”

記者瞭解到,寶安區婦幼保健院平均每天有大約20名產婦通過無痛分娩誕下嬰兒。“這意味著麻醉醫生要輪流監測觀察20多個人。護士一般是三班倒,但麻醉科醫生是兩班倒。而無痛分娩有一半是在夜間,所以麻醉醫生非常辛苦。”顏學滔說。在給產婦做無痛分娩時,醫院必須做好嚴密的防範措施。

助產士缺乏致無痛分娩難推廣

而助產士的缺乏也是無痛分娩推廣困難的一個現狀,助產士是產房裡陪伴產婦時間最長的人。

“一般來說,無痛分娩從規律宮縮到宮口全開,需要10多個小時,比剖宮產多很多工作量。”寶安婦幼保健院產科護士長耿琳華告訴記者,“許多產婦接受的健康教育不足,且對於疼痛耐受率較低,所以選擇無痛分娩的人數越來越多。”

僅在上個月,寶安區婦幼保健院分娩量就達到了1537例,順產者中有九成選擇了無痛分娩。這個分娩量僅次於深圳市婦幼保健院。該院僅產房就有38名助產士,但人數仍然緊缺。

耿琳華說:“其實助產士可以做更多。從目前國際的趨勢來看,持續性的護理越來越受歡迎。助產士在孕檢期間介入進行健康教育,幫助準媽媽有健康的生活方式,有助於增強其分娩的信心。如果產婦在生產時看到的是熟悉的面孔,會讓產婦增加一份順利分娩的信任感。這是一種必然的趨勢。”

投入產出比低 致醫院不積極

記者瞭解到,目前深圳開展椎管內鎮痛分娩的醫療機構多集中婦幼保健專科醫院,包括數家市、區級婦幼保健醫院和高端民營婦兒醫院,而很多綜合性三甲醫院開展無痛分娩比率非常低。

羅湖醫院的產科主任秦成路認為受人力物力的限製影響了無痛分娩的推廣。不過在她看來,由於無痛分娩具有藥物性注射,所以部分產婦會出現腰疼或者產程較長,需要及時護理和監測。“有的產婦打了麻醉以後,還會出現到第二產程時使不上勁的情況,因此會綜合考慮產婦情況。”秦成路說。

“廣東人體格因素以及順產意識較強,所以目前我們醫院順產產婦中有八成還是非藥物性順產。現在由於營養條件好,孩子相對偏大一些,而由於工作生活方式的改變,現在女性的盆腔彈性沒有上一輩好,但另一方面來說,現在的定期產檢和宣教,有助於女性自然分娩。”秦成路說。

深圳一家綜合性三甲醫院的麻醉科副主任醫師告訴記者,“一般來說,去全市三甲綜合性大醫院生產的產婦合併併發症比例相對較高,一些個人條件不允許順產。而綜合大醫院的手術量本身就很大,滿足普通手術的麻醉醫生都很緊缺。另外大部分醫院在獎金分配政策上也不支持無痛分娩。產程長意味著醫院投入人力物力大,但又不怎麼掙錢,所以在這方面來說醫院沒有動力去推動。”

不過這位醫生說,在他看來,“國內的醫療事業發展很快,但目前仍滿足不了老百姓的需求,這是一個必經階段。相對來說其實國內許多患者能享受物美價廉的醫療服務。在國外,無痛分娩需預約,是特需服務,比普通生育要貴得多。”

“推行無痛分娩,出於關愛女性。自然分娩是人類繁衍後代的一個正常生理過程。對一個各方面檢查都正常的準媽媽來說,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準媽媽們應相信自己和胎兒具備天生的能力來完成這一神聖的使命,我們應該提倡自然分娩,這對母親和孩子都有好處。”秦成路說,“建議能自己生還是自己生,具體情況因人而異,也不能一味地盲目推行麻醉無痛分娩。”

數說無痛分娩

分娩鎮痛技術,國外普及率很高,據公開資料顯示,歐美國家的無痛分娩比例高達80%以上;而在我國,還未達到10%。目前人們所提及的無痛分娩,主要指的是椎管內麻醉鎮痛,這也是目前常用的無痛分娩方法之一。

據瞭解,目前國內醫學界的共識是,3個外科醫生、一張手術床位要配備一個麻醉醫生,但絕大部分醫院遠未滿足這個標準。按照中國人口比例來說,全國至少需要20多萬名麻醉科醫生,但目前全國才8萬名左右的麻醉醫生,缺口相當大。

今年4月底在深圳召開的中國婦幼保健協會助產士分會第三次學術年會上,專家披露的數據是每年1600萬新生兒誕生,若按國際上每1000名活產要至少配有6名助產士的要求計算,我國助產士無論從數量上和質量上都遠不能滿足健康需求。

深圳市婦幼保健院院長姚吉龍提供的數據是,目前深圳有助產士1048名,仍有大約240名的缺口。以深圳市婦幼保健院為例,醫院有55個助產士,承擔著每年2萬餘名孩子出生的任務,壓力非常大。

其他分娩術

除椎管內藥物鎮痛之外,還有水中分娩、分娩球、導樂分娩、LK程式化鎮痛分娩、自由體位、陪伴分娩等非藥物減痛分娩,這些方法更貼近自然無創。

文/廣報全媒體記者鮑文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