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貨幣政策分化新趨勢 美元難逃長期貶值壓力
2017年09月13日05:36

  全球貨幣政策分化新趨勢美元難逃長期貶值壓力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導

  近期美國遭遇一系列颶風來襲,正成為觸發全球貨幣政策新分化的催化劑。

  據美國勞工部最新數據顯示,受颶風等自然災害衝擊,美國9月2日當週首次申請失業救濟人數暴增6.2萬人至29.8萬,創2015年2月以來的新高值。受此影響,金融市場預計美聯儲12月加息的幾率進一步降低至30%左右。

  與此形成對比的是,上週加拿大與歐洲央行接連釋放收緊貨幣政策信號。加拿大央行意外加息;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在貨幣政策會議暗示10月很可能做出收緊QE政策的決定,歐元受此鼓舞,兌美元彙率一度突破1.2整數關口。

  “過去數年金融市場每逢貨幣政策分化,都是美聯儲加息、其他國家央行延續寬鬆貨幣政策。而這次彼此的位置做了調換,歐洲、加拿大開始加快收緊貨幣政策的步伐,美聯儲對加息卻顧慮重重。”BMO投資管理公司宏觀經濟分析師Sal Guatieri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這勢必令原本疲軟的美元指數雪上加霜。

  由於美元利差優勢收窄,全球數千億美元利差交易資金撤離美元資產,美元面臨更長期的貶值壓力。

  “目前,大部分利差交易資金之所以留在美元資產,主要原因是美股持續上漲。”Sal Guatieri分析。但受美國股市估值偏高、消費數據創過去四年以來最差等因素影響,利差交易資本對美元資產風險越來越警惕;此次全球貨幣政策新分化,可能成為觸發資本撤離美元資產的導火索。

  全球貨幣政策新分化探因

  高盛首席經濟學家Jan Hatzius預計,接踵而至的颶風使美國三季度GDP增速預期下調0.8個百分點,至2.0%,削減幅度達30%。而美聯儲很可能為此放緩加息步伐。

  紐約聯儲主席杜德利(William Dudley)對此持謹慎樂觀態度,他預計今年末或明年初,多場颶風帶來的負面衝擊效應將會消散,而災後重建會提振美國經濟增速。

  芝加哥商交所(CME)的聯邦基金利率期貨交易數據顯示,受此影響,市場押注美聯儲12月加息的概率驟降至31.9%,小於前一週的43.7%;美聯儲在明年3月再度加息的概率也降至40%,低於一個月前的50%;明年6月的加息概率降至51%,低於此前的60%。

  對比之下,上週加拿大央行意外加息25個基點,將基準利率調高至1%。加拿大央行對此解釋稱,今年以來加拿大經濟表現強勁且超過預期,必須收緊部分QE政策。

  在德意誌銀行分析師George Saravelos看來,加拿大央行此舉吹響了非美國家集體收緊貨幣政策的號角,年底前,英國、歐洲央行都將出台明確的收緊QE政策。

  富國銀行發佈最新報告指出,只要英國經濟溫和好轉,且脫歐談判不確定性減少,英國央行很可能在明年春季加息,以遏製通脹壓力。

  “市場普遍預期,歐洲央行收緊貨幣政策的計劃將在10月份出台,此前歐洲央行已經開始討論收緊QE帶來的影響。”George Saravelos發佈最新報告指出。

  利差資本撤離美元資產

  受美元貶值壓力影響,全球資本流向或將反轉。即利差交易資本將從美元資產,轉而流向歐洲、英國、加拿大等具有加息預期的資產。

  受非美國家收緊貨幣政策影響,美元的利差優勢不斷縮水。如上週加拿大央行加息後,加拿大5年期國債收益率一度觸及1.688%,自2014年以來首次超過美國同期國債收益率(1.6529%),大量資本流向加拿大國債,加元兌美元一度跳漲200個基點。

  “這種資金流向反轉效應,也會發生在歐元、英鎊身上。”George Saravelos指出。當前,英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1.109%)與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0.428%),均低於美元同期國債收益率(2.1%),但有機構預測,若英國與歐洲早於美聯儲加息,對美元的利差收窄幅度將超過300-400個基點,利差資本或大幅縮減利差交易頭寸,帶動歐元、英鎊彙率上漲。

  Sal Guatieri認為,利差優勢收窄僅僅是觸發美元頹勢的一個導火索,歐洲、加拿大、英國先後收緊貨幣政策背後,是這些經濟體的複蘇進程與美國保持同步,將影響大量避險資金脫離美元這個避險資產,轉而押注其他經濟體風險資產上漲。

  “由於此前數年的全球貨幣政策分化(美聯儲早於其他經濟體率先加息)與美股持續上漲的賺錢效應,美元積累了太多的利差交易獲利盤,如今資本已感受到利差優勢收窄正加劇美元頹勢,正有步驟地撤離美元頭寸。”Sal Guatieri透露。

  (編輯:馬春園,郵箱:macy@21jingji.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