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程序員前妻鄰居:不知其已婚 曾帶男友回家
2017年09月13日23:34

  原標題:自殺程序員前妻 北京的鄰居不知其已結婚 老家的房子一個月前賣掉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 距離WePhone創始人蘇享茂離開人世已經過去5天,蘇享茂與前妻的對話截圖仍舊在網上瘋傳,有關被前妻“相逼而死”的說法越來越多,其與前妻這段短暫且並不幸福的婚姻史隨著蘇享茂從天台的墜下,散落在了輿論的目光中。

  根據蘇享茂哥哥發佈的內容,蘇享茂與前妻於6月7日領證,7月16日離婚,18日辦理了離婚手續。而這段只有2個多月的“婚姻”,全部都源於今年3月30日蘇享茂與前妻翟欣欣在世紀佳緣網站上的相識。

  在蘇享茂從天台墜下的前一天,這名IT創業者用Google?ID?Wen?Qiang?Xu發帖,稱自己被惡毒前妻相逼,將要離開人世,WePhone以後將停止運營等信息,並公佈了前妻翟欣欣的手機號、工作單位、聊天截圖以及離婚合約等內容。

  蘇享茂在帖子中說,翟欣欣以舉報蘇享茂個人漏稅為要挾,同時要舉報WePhone有網絡電話功能是灰色運營。聲稱要讓其傾家蕩產,由此索要1000萬元及三亞的房產。

  蘇享茂稱,與翟欣欣離婚協議中涉及到660萬補償款已付清,賸餘的340萬要在12天內付清,否則每天利息10萬元。隨後,翟欣欣以電話及帶他人來騷擾自己,最後導致了蘇享茂輕生。

  世紀佳緣網站信息可隨意填寫

  9月12日,法製晚報・看法新聞記者聯繫到了蘇享茂的母親,其母稱目前已經針對此事聘請了律師,未來將由律師發佈對外消息,自己暫不接受媒體採訪。

  此前,蘇享茂的哥哥一直負責對外發佈弟弟墜樓身亡事件的聲明,聲明中稱,此次婚姻是蘇享茂第一次結婚,之前其有過女友,但沒有婚史。而前期翟欣欣有及其短暫的婚史,但女方在世紀佳緣網站上並未披露其有婚史的信息。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記者隨後登陸世紀佳緣網站,發現該網站必須要註冊才能查詢搜索。記者註冊了一個賬號,卻未能在網站搜索到翟欣欣的賬號。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記者註冊後繳納了16元後成為VIP會員,但是記者卻發現,整個註冊過程世紀佳緣網站並未審核,更沒有進行實名認證。記者隨便填寫了性別、年齡、收入、戶籍等信息,提交後發現頁面上顯示的靠譜度為62分,超過了55%的同性用戶。而經過測試發現,記者隨意編纂了性別、年齡、收入的賬後註冊的賬號,已經開始受到異性的關注,並且能夠通過搜索功能找到記者的這個賬號,也可以開始相互交流。

  在填寫完資料後,網頁上彈出一個小窗口:“世紀佳緣作為一個海量信息平台,從技術上合成本上,皆無法確保每一條信息的真實性,也無法確保每一個會員的人員及其對待感情的態度。”該彈窗中還寫道,“為了您的徵友安全,請您承諾做到如下兩點:不借錢給任何會員,也不與對方發生任何形式的經濟關係;拒絕一夜情,自尊自愛,理性交友,不輕易發生親密關係。”

  9月12日下午4時許,法製晚報・看法新聞記者來到位於朝陽區安定路的世紀佳緣公司。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公關部門正在開會,不方便接受記者採訪。工作人員留下了記者的聯繫方式,表示會告訴公關部門工作人員,待會議結束後聯繫記者,但截至發稿前,法製晚報・看法新聞記者未收到世紀佳緣公司的任何回應。

  翟欣欣曾帶男友回家 鄰居不知其已經結婚

  在北京市朝陽區郎辛莊附近的某別墅區,記者找到了死者前妻翟欣欣的住處。有快遞員證實,該棟別墅為翟欣欣居住,此前不久他還來送過快遞。而如今別墅大門緊鎖,兩層獨棟別墅中所有屋子都已拉緊窗簾遮擋,數次敲門均無人應答。

  根據附近居民介紹,翟欣欣與其父母在此居住已有三年多,但這家人平日較為神秘,幾乎見不到人,更是很少與鄰居溝通,“平時也沒怎麼說過話,就是見麵點頭打個招呼”,附近居民說。

  對於翟欣欣是否結婚,鄰居們所給的答案都是“沒有吧”,據附近鄰居介紹,此前從來沒聽說翟欣欣已經結婚。“以前倒是帶回來一個男的,那會兒說是男朋友,後來也沒見過”。

  有業主稱自從蘇享茂自殺事發後,最近幾天都沒看到有人回來別墅住。

  據鄰居介紹,翟欣欣與父母三人住在這棟別墅中,翟欣欣母親經常在家,翟欣欣父親平時工作較忙,“他爸回家時間應該挺少的,就見過幾次”。對於翟欣欣本人,該鄰居表示,見過她本人,“看上去也就二十多歲,不知道是干什麼工作的”。

  一個月前翟母賣掉了泰安的房子

  9月13日下午,在翟欣欣曾就讀、其父母曾任職的山東某大學(泰安)校區,曾與翟欣欣一家為鄰居的女士告訴記者,翟欣欣結婚的事,她只聽過一次,“大概在三、四個月之前”,後來聽說她們去了北京,就沒再見過了。

  據這位鄰居回想,在她的印象中,翟欣欣當時還紮著辮子,活潑可愛,中學、大學時的成績都很好,也比較懂事。再後來就沒見過她。

  其鄰居稱,看到網上報出的消息還是有些讓其無法相信。這位鄰居還曾經在一篇網絡文章下面她留言:你們不瞭解這個孩子,能不能別瞎傳。

  這位鄰居告訴記者,不久前,她曾聽說翟欣欣的母親要把自住的一套房賣掉。因為母親去北京陪女兒,房子一直空著,所以她覺得賣了也正常。她還曾經幫著尋找買家。這位鄰居告訴法製晚報・看法新聞記者,那套房子如今已經賣掉了。

  記者從這棟房子的多位鄰居處獲知,房子大約在一個月前已經賣給別人,新房主已經搬入居住。

  該校工作人員向記者確認,翟欣欣的母親確實在該校工作過,大約於2004年前後退休。

  經過走訪,法製晚報・看法新聞記者瞭解到,翟欣欣家在泰安共有三套住房,除了已經賣掉的一套外,還有一套其父親在住。

  9月13日傍晚,法製晚報・看法新聞記者在翟欣欣老家泰安其父親的住所處見到了翟父。翟父稱對於其女兒翟某欣的婚姻情況,他知道的只有這次與蘇享茂的婚姻。他也已經看到了網上流傳的消息,但未與其女兒有過聯絡。談及網上對女兒的指責,其表示,不便發表評論,一切以相關部門的調查結果為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