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拒絕富二代男同學示愛 被對方從19樓扔下死亡
2017年08月23日15:47

  (原標題:濱江一女生被人從19樓扔下,加害者竟是“因愛生恨”的高中同學!細節令人唏噓…)

  今年3月21日,在濱江區盛廬小區某幢高層公寓里,發生了一起令人驚悚的兇案:一個女孩從19樓墜落身亡,而疑犯竟是合租的富二代男同學!

  據悉,男同學此前有單戀女孩的意向。事發那天早晨,女孩剛起床打開自己臥室房門,男孩就衝進去反鎖女孩房門,約2分鍾後就發生了悲劇。

今天,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該起刑事案件,男生薛某涉嫌故意殺人罪。
今天,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該起刑事案件,男生薛某涉嫌故意殺人罪。

  男生留學歸國

  來杭找女同學合租

  疑犯薛某與這起悲劇中的被害人姍姍系高中同學,河南林州人。2015年,兩人都在河南當地讀完大學本科後,薛某出國繼續深造,而姍姍則選擇來杭州。

  據姍姍家人介紹,姍姍的大表哥在杭州某知名互聯網企業發展得不錯,所以姍姍畢業後就投靠到杭州來,希望在這個城市落腳。

  姍姍大學時談過一個男朋友,後來因為畢業來杭發展,兩人不得不分手。

  在杭州,姍姍原本一直和另兩個單身女同事合租一套三室一廳的房子,每個女孩各一間。今年2月中旬,薛某從國外歸來,先是到了上海。

  在上海,薛某到處打聽江浙滬有哪些老同學,後來就問到了姍姍在杭州的消息,所以薛某又從上海轉投杭州。

  據悉,當時姍姍的一位室友正好退租,而薛某又提出希望與姍姍合租,姍姍在薛某的再三要求下,徵得另一位女同事同意後,讓薛某也合租了進來。

  合租的一個月來,薛某一直沒有找到工作。

  表白遭拒引發悲劇

  庭審中,公訴人宣讀的起訴書顯示,事發之前,薛某曾單戀並向姍姍表白過,但遭到了姍姍的拒絕。

  早上8點多,姍姍剛起床,在梳妝打扮。因為想跟隔壁女室友借捲髮器,她打開了房門,也因此引狼入室。

  姍姍的臥室房門打開後正好被薛某看到,薛某就強行進入並反鎖房門。

  這期間,隔壁女室友只能聽到姍姍的掙紮呼救聲,但打不開房門。也就大概2分鍾後,姍姍的聲音沒了,房門也打開了。

  將姍姍推下樓後,薛某開門走出房間。隔壁女室友問薛某,“姍姍呢?”薛某回答說,“被我推下樓了。”

  室友驚慌失措地衝下樓報警去。這期間,保安上樓來詢問是不是有女孩墜樓,墜樓位置在哪裡?薛某回到陽台指了指。

  薛某個子有180多公分,體重約170斤。而柔弱的姍姍,只有1.6米。

  在有1.5米高的半封閉陽台上,這個高中老同學,就這樣把姍姍抬起來推下了19樓。

室友嚇得跑下樓邊報警邊求助。而薛某則被隨後趕來的警察製服。
室友嚇得跑下樓邊報警邊求助。而薛某則被隨後趕來的警察製服。
她本是個懷揣夢想的女孩
她本是個懷揣夢想的女孩

  想紮根杭州這座互聯網城市

  姍姍的意外離世,給這個家庭沉重的打擊。儘管林州當地人出於好心,爭相上門安慰姍姍的母親,但母親每每想到女兒便痛哭流涕,最終選擇逃離這個城市,回到女兒生前的城市落腳,尋找女兒離開前的點滴真相。

  小表哥說,姍姍是個很積極陽光的女孩。“到現在為止她沒有說有男朋友。家裡人問起,她都說還沒遇到合適的,如果有會告訴家人的。”表哥說,薛某應該只是單戀他表妹而已。

  受大表哥的熏陶,姍姍在濱江區一家知名的互聯網企業里找到了工作。

  在這家公司里,姍姍從最低級的客服逐漸做到產品部,後來又因為表現優異,進入運營部,曾獲得過優秀員工榮譽,整個職業生涯一直處於上升通道。

  她經常跟仍在大學讀軟件工程的親弟弟說,等弟弟畢業了也要來杭州發展,因為學軟件的在杭州好就業。

  姍姍爸媽在老家打打零工、種幾畝地,艱辛地培養出了2個大學生。因並非技術崗位,姍姍的工資並不高。即便這樣,懂事的姍姍,還是很會照顧家人、為家庭分擔責任。過年期間,她給弟弟封了一個2017元的壓歲錢大紅包。弟弟身上拿得出手的牌子的衣服、鞋子,都是姍姍買的。

  她的規劃是,姐弟倆在杭州工作、安家,然後把年邁的爸媽從河南老家接到杭州生活,加上表哥一家人在杭州,大家抱團取暖,生根發芽。

  “這裏的互聯網行業發展得太好了,她說她想留在杭州這座創造夢想的城市里。”表哥回憶說,家人也希望她在杭州能找個男朋友。

  就在十多天前,姍姍回河南老家,參加了一場大學同學的婚禮。穿上伴娘禮服的那一刻,她說希望自己也沾沾喜氣,早點找到能陪伴一生的人。

  然而,誰也想不到的是,一個僅僅以單戀為名的男生,卻永遠扼殺了她的夢想。

  庭審現場記錄

  法庭上,嫌犯如是說

  薛某說,對起訴的罪名沒有異議,作案手段過程都一致。“但作案動機並不是這麼簡單。”薛某說,他和姍姍是高中同學、好朋友。從2009年高中畢業暑假開始就追了好多年,一直被拒絕。薛某說,從去了美國以後,兩人的關係有點好轉,主要是通過微信聊天。薛某說,還在網上給姍姍買禮物,寄給她。去年12月,薛某從美國回來時,也帶了coach的包和項鏈給姍姍。

  “去年11月,她在微信上說給我機會,多瞭解考察一下。”薛某說,這以後兩人並沒有牽手等親密行為,但薛某認為自己已經把姍姍當成女朋友。薛某說,自己寒假期間,為了追求姍姍,還安排去了南昌等地遊玩。“我感覺她微信上對我還算熱情,但是我到了杭州見了面後反而覺得她對我冷淡了。她說我們之間性格不大合適。”

  去年寒假結束後,薛某回美國讀書,並和姍姍繼續在微信上聯繫。薛某認為,在微信上兩人反而又親密起來了。

  “她每天所有的事情都會和我說。”薛某說,他又向姍姍提起希望姍姍做自己的女朋友,但姍姍還是回答希望考察一下,“我想我在美國還要有兩年時間,怕這麼久生變,我就決定從美國回來。”

  薛某說,姍姍知道自己要來杭州,剛好又有一間房空出來,姍姍便提出可以一起合租。

  “房租我出2000,她倆分擔3300。網費是我交的。大家有時候叫外賣,有時候一起出去吃飯。”薛某說,兩人就這樣合租,一開始感覺姍姍對自己的很好,後來我讓她陪我出去吃飯她經常不願意。薛某來杭州,並沒有告訴家人。薛某說,因為打算追求姍姍,所以一直在網上找杭州的工作,自己本科讀曆史學,研究生時讀金融專業。到杭州40來天,薛某去過幾個單位面試過,但沒有成功。

  此外,他說道,主要是到杭州合租後,感覺姍姍對自己的態度逐漸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開始見面還說幾句話,後來基本不理我,發生過幾次很大的爭吵,微信上也不怎麼理我,到後來幹脆微信也把我拉黑了。”

  自己付出這麼多,薛某心裡感到很氣憤。他還聽說,姍姍回老家參加同學婚禮,在婚禮上認識了一個男生,還把合影拿給了薛某看。就因為這張照片,薛某和姍姍當時發生了很大的爭吵。薛某覺得,自己和姍姍出去玩,每次要求和姍姍合影,姍姍都拒絕,但這次姍姍卻主動和別的男生合影,還把照片放在床頭。

  他說,這次爭吵以後,他產生了自殺的念頭。“我想過一走了之,從網上查自殺的方式,後來還是沒有勇氣實施。”薛某說。

  事實上,姍姍並沒有說過照片里的男生就是姍姍的男朋友。事發前一天的3月20日晚上,薛某得知姍姍在和一個男生打電話,像是說一些親密的話。“電話裡我聽到她在說我,說我喜歡她,追求她,她不喜歡我,希望我走。我一直喜歡她,看到這樣的場景,嫉妒她和其他的男生好。”薛某說,聽到這通電話後,自己就產生了殺死姍姍的念頭,想和她一起死。

  “你一直強調你對她很好,那她到底對你怎麼樣呢?也就是說,你一直考慮的是你自己。”公訴人質問說。

  薛某繼續說,在看到姍姍跟其他男生的這張合影后,就產生過自殘自殺的念頭,所以就準備了一把水果刀,放在自己臥室,自己還曾百度搜索過如何自殺,以及殺人判死刑等關鍵詞信息。

  3月21日早上,薛某醒來,感覺自己太受折磨了,一天也等不了了。

  “她起床洗漱後回到房間,我就進到她房間里,把房門反鎖。”薛某說,他進去後就質問姍姍昨晚跟誰打電話。

  “你幹嘛?”姍姍反問說。

  薛某說,當時他更加氣憤了,就把姍姍往陽台推。從床邊到陽台,只有幾秒鍾時間,姍姍並沒有呼救,可能當時並沒有意識到危險。直到在陽台上,薛某把姍姍抬起來時,姍姍才發現危險,並呼叫室友,可惜為時已晚。

  伸出罪惡之手的薛某,本也是一個富足之家。他父母在老家開廠,資產過千萬。或許是覺得自身家庭條件優異、留過學,卻又遭到了姍姍的拒絕,極少受挫的他便做出這難以置信的行為。

  薛某表示,願意對姍姍的被害進行民事附帶部分的賠償。

  警方證實

  警方調取的姍姍聊天數據顯示,薛某經常主動發短信,但姍姍明確予以拒絕,並將薛某拉黑。薛某也一直追問姍姍什麼時候回來,為什麼不接他電話,為什麼不回短信,什麼時候能把他從黑名單上放出來。

  此外,警方通過調取薛某購物記錄證實,薛某為姍姍前前後後買過三四萬元的禮物,包括蔻馳的包、卡西歐相機、iPhone7、電動牙刷、蒂芙尼項鏈等。

  目前,庭審仍在繼續中,記者將第一時間帶來報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