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工商銀行原行長:不要把Fintech搞成了Funtech
2017年08月13日08:48

  不要把Fintech搞成了Funtech

  楊凱生

  Fintech(金融科技)這個詞,在大大小小的財經媒體上,每天都可以看到,在各式各樣的論壇、講座上,到處都能夠聽到。講到促進創新,要講到Fintech;講到銀行業的轉型發展,要講到Fintech;講到金融業如何做好普惠服務,要講到Fintech;講到有錢準備往哪兒投資,年輕人應該怎麼樣創業,似乎還是離不開Fintech。

  Fintech是Finance Technology的縮寫。應該說這個詞創造得很好,既體現了縮寫詞簡捷的優點,又表達了原來兩個詞的本意,易讀易記。而且金融科技這個詞也比較準確地表達了在科學技術高速發展的當下,金融與科技應不應該融合、怎樣才能實現融合。在當今的技術條件下,要提高現代金融業的運行效率,防控金融活動的風險,降低金融供給的成本,就離不開對移動互聯、雲計算、大數據、生物識別、區塊鏈以及人工智能等技術的運用;同時,無論將什麼樣的技術手段應用於金融業務,都不可以忽略和忘卻金融業是經營風險的行業,任何時候都不能忘了把控風險的行業責任,不能忘了金融業信用中介、信息中介的本質屬性。只有把Finance與Technology有機地融合在一起,才是真正的Fintech。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有的時候似乎忘記了這一點,有意無意地把Fintech搞成了Funtech,搞成了Fun-ny technology。Funny也就是奇怪的、滑稽的、不嚴謹的,甚至是病態的,帶有欺騙性的意思。把Funny和現代科技結合在一起搞金融,變成了Funtech,會產生什麼景象?造成什麼後果?Fintech和Funtech絕不僅僅是一個字母的差異。這幾年來,互聯網金融在我國的跌宕起落已經給出了答案。

  不久前,一個成交金額位居全國前列的著名網貸公司宣佈,將於三年內清盤。主要原因是“有規模,有不良,但無利潤”。他們感到自己的網貸平台在控製風險、技術維護和客戶服務等方面的支出與收入相比,入不敷出。應該說在這麼一個關鍵時刻,他們決定清盤轉型,去“做擅長的事”“做該做的事”,無疑是一個重要的抉擇。現在的問題是面臨類似問題的網貸平台還有多少?他們接下來應該怎麼辦?2017年二季度,網貸行業共發生停業及問題平台198家,雖比去年同期有所減少,但與一季度環比還是增加了9家。

  習近平總書記在剛剛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明確指出,針對互聯網金融量大面廣、靈活性和流動性強、風險控製難的特點,要在嚴格清理整頓的基礎上,完善互聯網金融市場準入、資金監測等製度,健全行業規範。習近平總書記還強調要堅決取締非法金融機構,禁止非法金融活動。李克強總理在講話中明確強調無論傳統金融還是新業態,無論線下金融還是線上金融,都不能脫離監管。

  金融工作會議強調一般工商登記註冊企業一律不得從事或變相從事法定金融業務,誰都不能無照駕駛。特別是要依法嚴厲打擊一些打著“高大上”旗號、花樣百出的龐氏騙局。

  我認為金融工作會議強調的這些精神,特別是關於無論任何人、任何機構從事金融業務都必須經過批準,持牌經營或是與持牌機構合作的要求十分重要。這是整治當下一些金融亂象的必要措施,也是中國的Fintech要健康發展的一條必由之路。事實上,這些年來,我國互聯網金融中凡發展比較順利,業態比較健康的業務都是這樣走過來的。例如,不少人現在使用現金的數量明顯減少了,一些購物、消費、出行的支付,尤其是小額支付,都可以通過手機、網上支付來實現了。在感到十分便捷的時候,不少人似乎都以為這僅僅是第三方支付公司、互聯網企業發展所帶來的變化,而沒有意識到這是互聯網企業與銀行合作的一個成果。因為互聯網支付的基礎來自銀行,正是由銀行從身份認證、賬戶、支付和安全等方面提供了全面的支付服務,才有效地支援和培育了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成長壯大。例如,在賬戶開立上,第三方支付要依靠支付賬戶與銀行賬戶的綁定連接;在身份認證上,第三方支付是通過建立起自身客戶與銀行客戶的對應關係,通過共享銀行網點完成的客戶身份核實來實現的;在支付上,第三方支付公司是通過與銀行系統的連接,實現客戶支付資金轉移的。從這些意義上說,在當前的條件下,離開了與銀行的合作,第三方支付是無法操作的。可以說,第三方支付公司從誕生之日起,與銀行之間就開展了密切的合作。

  除此之外,近年來,銀行與互聯網公司的合作領域更為廣泛、合作層次更為深入了,從基礎的支付深入到資本、場景共創、大數據應用、資產證券化等領域,從細分業務擴展到全面戰略合作,相互間的合作已經進入了一個新高度。如2015年,中信銀行和百度合作成立百信銀行,這是國內首家銀行與互聯網公司聯合發起的法人直銷銀行;2015年,工行與百度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工行開放了業務問答知識庫,在百度知道平台全面共享、聯動更新,為客戶提供百度搜索金融知識服務;2017年春節期間,工行與騰訊聯合推出微黃金業務,依託微信平台的巨大流量,通過黃金紅包的轉發,促進了黃金金融交易的普及化、大眾化,雙方各自發揮優勢,在合作中實現了共贏。

  前一時期,一些銀行與互聯網企業進行了不同方面不同形式的合作,在媒體上引起了不小的反響,但一些報導的角度似乎有點失之偏頗。我認為這些合作是在互聯網金融深入整治的過程中,不斷走向規範,不斷回歸金融本源的一種標誌,是金融和科技開放融合進入了一個新階段的標誌。互聯網金融和傳統金融相互融合是一條必經之路。

  我們知道,2013年曾被不少人稱為互聯網金融的元年,2014年互聯網金融經曆了爆髮式增長,湧現出了各式各樣的P2P、眾籌、直銷銀行等多種模式。在發展中,一些打著互聯網金融旗號的機構利用監管中存在的空白,搞所謂的“野蠻生長”。例如一些網絡公司在銷售基金產品時,公開承諾“畸高”的收益回報率;在究竟是信用中介還是信息中介角色不清的情況下,在缺乏資本約束和資金來源監管的條件下,有些P2P公司無序發展網絡融資業務,等等。應該說,前些年互聯網金融飛速發展具有特殊的階段性,在很大程度上是得利於在監管方面享有一定的“法外治權”。當時有一個說法,就是對互聯網金融的監管原則是“適度監管”。這一定程度上是給了監管機構不嚴格執行既有金融法規的行事權,也是給了從業者可以不認真遵從既有金融法規的行為空間。但違背金融規律的發展終究是不可持續的,互聯網金融出現的一些亂象,例如前期大量P2P平台倒下、違約、跑路,一些支付業務的不規範、網上理財業務的亂象頻頻發生等,就說明了這一點,也正是這些情況導致了自2015年開始的集中整治。

  自那以來,應該說我國的互聯網金融發展開始逐步回歸理性。許多互聯網企業意識到需通過與銀行合作來揚長避短,來突破自身面臨的風控、資本、資金等諸多瓶頸。同時,金融業本身作為信息數據行業,順應時代潮流,促進互聯網在金融領域的深入應用也已經越來越成為銀行等金融機構自然的意願。

  世界上最早的大型計算機出現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後,商業使用者就是金融機構。互聯網技術與金融業的融合也可以追述至上世紀九十年代。在我國是招商銀行首先推出了個人網上銀行,是工行率先推出了企業網上銀行。如今電子銀行已成為銀行業的基本業態。利用互聯網提供服務,銀行實現了經營成本的顯著下降,銀行利用網絡完成的每筆交易成本大約只有櫃檯的五分之一到六分之一。有了互聯網技術,銀行業務處理能力,尤其是支付結算的能力和效率,有了極大提高。目前,我國銀行業線上交易已占到了全部交易的90%以上。櫃面業務量正在逐年遞減,銀行營業網點的功能正在轉型為面對客戶進行深度開發和深度服務。與此同時,銀行也開始利用互聯網技術拓展新的業務空間,例如開展電子商務、移動社交等服務。如工行實施e-icbc戰略,形成了“三平台一中心”的業務佈局,即融e行網絡銀行平台、融e購電子商務平台、融e聯即時通訊服務平台和網絡融資中心,搭建起了一個覆蓋金融服務、電子商務、社交生活的互聯網金融服務體系,構建起了億級的客戶群體。目前融e行移動端客戶達到2.67億戶,融e聯客戶突破9300萬戶,2016年全年融e購電子商務交易額已突破1萬億元,達到1.27萬億元。由此可見,銀行發展到今天,是沒有理由離開也不可能離開互聯網的。

  銀行不僅擁有雄厚的資本和資金實力、強大的技術和網絡基礎、廣泛的業務範圍,更重要的是具有多年建設起來的合規文化和風控理念,以及長期積累形成的海量信息數據;而互聯網企業在線上場景和營銷、長尾客戶的服務和運營等方面,具有敏捷的市場感覺和旺盛的創新動力。銀行和互聯網企業各有優勢,發展到今天,雙方開展合作可以說是水到渠成,合作是必然選擇也是最佳選擇。因此,銀行與互聯網科技企業之間應該是也必然是相互融合、合作發展的關係。銀行與互聯網科技企業的合作,是銀行和互聯網企業從金融與科技兩端驅動,是“金融機構+金融科技企業”,這才是真正的Fintech。沿著這個方向,才不至於走向Funtech。 (作者係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商銀行原行長)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