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蛇CEO陳民亮:一位商人的遊戲人生
2017年07月18日02:35

  黑色電腦外殼上,三頭蛇標誌閃爍著綠色的光芒,穿著黑色T恤的陳民亮一邊放著英文PPT,一邊語速較快地用中文進行介紹。屏幕上閃過的,是2005年到2015年雷蛇粉絲的畫面――儘管早先的視頻技術不夠好,有些模糊,但始終清晰的是一群人對產品的高聲歡呼。

  有著雷蛇創始人、CEO兼首席玩家等多個名號的陳民亮,已經是越來越純粹的商人。

  “我們是不會做內容的,(業務會)在遊戲玩家和遊戲中間這一塊。”陳民亮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正如優秀的遊戲玩家,在可為與不可為之間,他有著清醒的認識。

  不安分的律師

  除了叱吒風雲的電競選手,陳民亮是少數能為沉迷遊戲的玩家正名的人。

  他甚至曾公開告訴媒體,自己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打遊戲。即便企業做大了,他每天也至少要玩一兩個小時遊戲。不過,有誰會譴責一位發掘遊戲玩家需求並取得商業成功的創業者呢?

  2002年,陳民亮從新加坡國立大學法學碩士學位畢業,成為一名辯護律師,主要為科技類企業做知識產權方面的辯護。他並不滿足於此,後來和朋友創辦了一家律師事務所。

  但對一個愛玩遊戲的律師來說,生活里還有新的可能性在等著他去發掘。

  聯網對戰《雷神之錘》時,陳民亮在聊天的過程中認識了羅伯特?克拉考夫(Robert Krakoff),彼時克拉考夫已經創建了自己的公司 k?rna 並擔任總經理,這家公司在開發高 DPI 的傳感器方面頗有實力,但這項技術當時在汽車行業的運用上並未達到他的預期。

  得知對方這一處境後,陳民亮建議克拉考夫把傳感器技術應用到當時尚處於市場真空期的遊戲鼠標上去。1999年,兩人共同開發出了自有品牌 Razer 旗下的產品 Boomslang,即全世界第一款專業遊戲鼠標。

  現在,雷蛇是擁有全球最多網上社交媒體粉絲的遊戲及電競品牌之一。截至2016年12月31日,擁有約750萬個Facebook 的讚、270萬名推特粉絲、1200萬名Instagram粉絲、120萬名Youtube的訂閱者,25萬名微信粉絲及14萬名微博粉絲。

  “Razer的Facebook有超過780萬個粉絲,我自己的Facebook、Twitter也是我自己在弄。”陳民亮在提到為什麼不能在IPO招股書上公佈自己的地址時,甚至有一點小傲嬌,“我的粉絲太多了,我擔心會影響到家人。”

  創立Razer時,陳民亮只有27歲,憑的是自己作為玩家的感覺,而不是基於任何數據、調研報告的分析。不過現在,他對Newzoo和弗若斯特沙利文(下稱“沙利文”)的數據信手拈來,只為證明遊戲未來的前景廣闊而Razer又可以大有作為。

  2016年末,沙利文的研究報告《中國電腦外接設備市場概覽》指出,隨著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製造業普遍減產。中國近幾年鼠標、鍵盤產銷量總體也呈下降趨勢,但電競專用設備作為電腦設備的高端產品,其市場仍在發展,因而必將成為設備製造商的下一個競爭領域。

  重視中國“江湖”

  相比於歐美公司,陳民亮無疑對中國有著更為深刻的理解,這一方面與他在新加坡所受到的文化影響有關係;另一方面,他也一直在主動擁抱和瞭解中國市場。

  “我通常喜歡用一個詞說明為什麼老外很難瞭解(中國)――江湖,怎麼去形容給一個老外呢?他們根本沒有這種概念,非常幸運的是我有這個概念。” 他提到自己從小就看金庸、古龍的小說。在他眼中中國是非常特別的,也能包容西方文化。

  “我們跟其他北美公司不一樣的是我們會瞭解中國市場,非常尊重中國市場,知道在這有很多本土化的事情要學,我們不會把美國的方式帶到中國。” 這是陳民亮一直在強調這一點。

  他的這種“聰明”也體現在雷蛇的業務分佈上,有一些部分只在中國做,比如中國目前只出售硬件,國外市場則軟件跟服務業務佔比較大。

  從收益來源來看,2016年公司50.1%的收益來自美洲,27.20%的收益來自歐中東非地區,22.9%的收益來自亞洲,其中12.7%來自中國。

  2014年~2016年雷蛇的五大客戶分別占收益的35.2%、38.9及34.8%,2015年及2016年雷蛇的最大客戶是一名中國分銷商。

  在中國,雷蛇也有很多遊戲廠商作為合作夥伴,比如完美、盛大、騰訊、網易,不僅如此,還有他沒提到的,但是在IPO招股說明書上一覽無餘的投資關係。

  持有0.32%的D系列優先股的Strength Luck Limited是一家英屬維爾京群島註冊成立的投資公司,由鴻海精密工業股份有限公司間接擁有63.63%的股份,而鴻海精密是富士康科技集團的台灣跨國電子代工企業(2317)。

  Yong Xiang Capital Holdings I,Ltd。及Yong Xiang Capital Holdings II,Ltd由 IDG-Accel China Capital Fund II主基金及副基金分別全資擁有,合計持有3.62%的B-1系列優先股。IDG-Accel China Capital Fund II的基金規模約為784百萬美元,主要投資位於中國處在擴張階段的增長型股本投資,投資方向主要為資訊科技、媒體、醫療、清潔技術及技術驅動消費業及服務相關行業。

  數字天域(香港)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於香港成立註冊的科技公司,由杭州聯絡互動信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聯絡互動”,002280.SZ)間接全資擁有,持有C系列優先股,並占有5.12%的股份。

  HF Technology Investment Limited持有C系列優先股,並占有3.42%的股份。由上海宇秤體育管理中心有限合夥及上海騁邊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夥)擁有各持50%股權,漢富資本管理有限公司為兩家公司的普通合夥人。

  比亞迪電子國際有限公司的間接全資附屬公司比亞迪精密製造有限公司為雷蛇的供應商,其擁有100%權益的比亞迪電子有限公司是雷蛇的股東之一,在D輪融資中進入並占有0.10%的股份。

  最令人矚目的就是李嘉誠通過Redmount Ventures Limited持有D系列優先股並占有1.29%的股份。李嘉誠為長江和記實業有限公司主席,長江和記實業有限公司為擁有聯交所上市公司和記電訊香港控股有限公司(00215.HK)66.09%權益的股東。長和旗下的三集團也已與雷蛇成立了全球戰略聯盟。

  事實上,雷蛇2014年就曾尋求在美國進行IPO,因當年市場環境欠佳而終止,SEC的回應文件特別要求雷蛇業務的某些部分作出澄清,雷蛇已經披露,2015年第二季度,由於上述原因,雷蛇在完成監管企業程式前暫停在美上市。翻查歷史資料可以看到,雷蛇曾於2013年與一家名為Mad Catz的美國同行發生涉及專利的法律糾紛。

  此次赴港上市,陳民亮給出了三大原因:第一,中國是最大的遊戲玩家品牌,雷蛇看好在中國的潛能,該市場後續可能會在收益佔比中超過13%;第二是投資者;第三就是策略夥伴李嘉誠的投資及建議;

  “我覺得我們現在是最快增長的一部分,我也無妨去披露財報。”他說。

  Newzoo數據顯示,全球電競用戶預期將於2017年增至3.86億人,並將按復合年增長率14.6%保持快速增長。中國擁有最多的電競用戶於2016年達1.06億人,預計於2021年達到共2.18億人,2017年計復合年增長率達14.6%,仍為世界之最。

  做遊戲圈的Apple

  作為一個遊戲玩家和“始於玩家、賦予玩家”的創業者,陳民亮對遊戲有自己的理解。“我覺得遊戲和生活每一部分都需要平衡,所以不存在什麼矛盾。任何一個人都需要有一個消遣的空間和渠道,以前可能大家通過看電視、看電影等一些娛樂活動去做消遣,現在遊戲也是消遣之一。”

  “我們從鼠標開始,非常早期的時候就想要做成一個全球化的公司。”陳民亮說。

  當初在接觸投資人的時候,很多投資人都為陳民亮的生意而擔心。遊戲玩家不是一個很小的群體嗎?

  現在這個擔心已經沒有必要了。根據Newzoo統計,當前預計全球有22億遊戲玩家。根據Newzoo發佈的最新2017年全球遊戲市場行業報告,亞洲及太平洋地區的遊戲收入最高,達到了512億美元,占全球遊戲收入的47%,同比增長9.2%。市場收入第二名的地區是北美地區,佔比全球25%達到270億美元。Newzoo還對各個國家就遊戲收入做了排名,中國以275.47億美元登頂榜首,排名第二的美國,收入達到250.6億美元。

  “我們有很多真正瞭解我們的投資人,他們很多剛開始可能會說不相信你,那就永遠不要讓他做股東。”陳民亮說起話來底氣十足。

  在這一點上,他喜歡以Apple為例,通過Apple早期從音樂開始擴展市場,現在他反而覺得遊戲市場超過了電影和音樂市場。“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我們這三年賣出了價值超過10億美元的產品。我們開始賺錢的一部分就是外設,新的硬件就是筆記本,前幾年會燒錢做,雖然現在還是在虧錢,我們近期內就會開始賺錢,賺錢後我們就會開始看更多項目投入。”

  對於雷蛇來說,提到投入就不能迴避其盈利狀況。2014年,雷蛇盈利了2033.2萬美元,2015年和2016年卻分別虧損了2035.6萬美元和5961.6萬美元。

  陳民亮認為這是與他不斷的開拓遊戲生態有關。不過,儘管他過往屢稱已打造了綜合軟、硬件及電競服務的生態系統,但招股書顯示,過往3年來自軟件及服務收益金額很少,2016年僅有9.5萬美元,占總收益0.02%,99.3%收益來自硬件銷售。

  “如果拿掉一次性的支付和給員工的股份,我們的虧損其實沒有那麼多,這是第一。第二虧損分開看,可以很明確,外設我們賺很多錢,虧錢是兩方面,一個是筆記本、一個是軟件平台。筆記本近期內我們開始從北美擴大到其他區域,雖然我們目前毛利率比較低,可是規模大了後會拉高,後續我們只有軟件平台會虧錢。”

  他把雷蛇定位為一個生態公司。今天,我們軟件平台上有3500萬個使用者,以後會有更多。“我們以後也有新的項目去投。如果一個科技公司沒有新的項目去投,那麼就很難做。”他說。

  他曾提到,第一次決定雷蛇應該試圖打破傳統遊戲筆記本市場時,公司里的人都很擔心,質疑為什麼要從一個相對利潤不錯的外設市場轉移到高度競爭的PC端?那裡沒有人在賺錢,而且整個市場都在下滑。

  甚至一位股東因為不看好雷蛇拓展到筆記本領域而選擇在B 輪投資中退出。但即便如此,陳民亮依然拿到了英特爾的投資。Middlefield Ventures, Inc。 持有B-3系列優先股0.34%的股份,是英特爾的全資附屬公司,其業務包括但不限於商業財務借貸、向外界提供低息貸款。且根據陳民亮的說法,Intel發現Razer的特殊之處在於瞭解用戶沒有說出來的需要。

  他拜會了一些傳統遊戲筆記本的廠商,試圖從遊戲玩家的角度描述自己所需要的筆記本,但是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他們說你錯了。我說你們怎麼知道是我錯了?他說因為我們知道什麼是真正的遊戲筆記本。我說你們是遊戲玩家嗎?他說我們是做筆記本的,這是我們的看法。後續我們出產品的時候好多人也在嘲笑,說賣得比Apple更貴,你怎麼能做出成績呢?過了幾年,現在PC行業雖然在滑落,遊戲PC是其中增長最快的新項目,所以Intel投我們大部分是因為他們相信我們可以開拓新的市場,也就是真正領悟到用戶是什麼需求。”

  在發現新品類上,陳民亮和喬布斯都有著敏銳的商業嗅覺。“人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直到你將產品放到他們眼前。”是喬布斯的一句名言。“我覺得他們工程做的非常好,可是我們不一樣,會走自己的路。”陳民亮說。

  目前他看好的還有手遊。手遊市場要做什麼?目前可見的是,今年雷蛇收購了Nextbit,一家做雲端的手機公司,該公司是早期GoogleAndroid的創始團隊。在陳民亮眼中,他們已經集中了最好的工程師,有著豐富內容和非常好的渠道。

  但他還是賣起了關子,“至於我們要出什麼產品,是不是手機、是不是手遊、是不是平台,這個要拭目以待”。

  他依然面臨挑戰。德勤的高級雲工程師Jon Hernandez表示,“我更希望雷蛇能夠保持垂直領域的運營而非進一步擴展。和雷蛇相關的論壇里都有退(換)貨、工業鏈不穩定以及高價未達高期待的故事。”他認為,“要想保持領先,雷蛇就要留住用戶。”

  的確,跨越不同的硬件產品線並非易事,要怎樣才能保證新拓品類成功?陳民亮被這個問題點燃了鬥志,他索性用英文回答第一財經記者:“你一定要堅持你的願景(stay true to your vision )。我只能說我已經做了12年,也無法保證還能繼續這樣做下去,但這也是我和別人不一樣的地方。一個人說一定會做好,這是不對的;一定做不好,也是不成立的。”

  選擇現在上市融資的目的也正是為此。人、錢、資源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目標。“如果有一天人家說Min一定可以做得出,那我當時做的事情根本是對整個行業沒有意義的事情,因為如果我說我明天會做一個新的外設做的非常好,大家應該會(認為)雷蛇應該是可以做,可是這樣做毫無意義,這個是應該做的事。可是為什麼雷蛇一直增長那麼快?是因為我們對新的項目、新的創新一直在關注。”

  陳民亮重申了他的看法:“我深深相信,如果一個科技公司沒有其他領域可以投,那就不是一個科技公司,那個公司應該是沒有機會的公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