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宏斌承認樂視困難重重:虧6個億那麼點兒我不知道
2017年07月18日00:18

  場內是股東大會,場外是討債大會。賈躍亭辭去上市體系所有職務後,樂視網(300104.SZ)17日14時15分舉行的首場臨時股東大會只開了15分鍾。

  “我沒有精力(放在樂視)!”發表完總結陳詞的孫宏斌從會場一個小門快步離開。第一財經記者上前追問,未來將有多少精力放在樂視?孫宏斌稱,主要精力仍在融創。對於“樂視是不是要姓孫”這個既存爭議又無懸念的問題,他皺起眉頭,直說“沒什麼意思”。

孫宏斌(左)在臨時股東大會上與樂視網新任CEO梁軍交談
孫宏斌(左)在臨時股東大會上與樂視網新任CEO梁軍交談

  事實上,孫宏斌已經認識到了樂視的重重疑雲。“確確實實有很多困難,有什麼困難我不知道。”孫宏斌在股東大會上最後說,“上半年虧了6個億,有人問虧了那麼點兒嗎,我都不知道。”更嚴重的是,樂視網2016年銷售前五大客戶均為樂視網關聯方,此前也已有19家基金公司下調了樂視網的估值。

  第一財經記者在採訪中發現,對於樂視,無論是中小股東還是上門討債的供應商,心裡都存在三大疑問:樂視的財務狀況究竟有多糟糕?有沒有可能翻盤?賈躍亭還回不回來?

  無論如何,樂視上市體系正在經曆一番緊急人事調整。根據樂視網17日晚披露,臨時股東大會審議議案全部獲得通過,孫宏斌、梁軍、張昭當選為公司第三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此外,樂視方面人士當晚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樂視網將在三日後(20日)召開董事會會議,屆時將選舉新的董事長。

  疑問一:樂視網加入討債大軍?

  身穿黑色T恤的融創中國董事會主席孫宏斌第一個出現在臨時股東大會現場。很快,不少參會的股民聚集在他身邊合影自拍、掃微信,面露微笑的他沒有拒絕。股東大會開始前,孫宏斌偶爾和身邊的樂視網CEO梁軍,從融創派駐到樂視的非獨立董事、樂視致新CFO劉淑清交流幾句。

  15分鍾的臨時股東大會完成了包括《關於修改(公司章程)的議案》、《關於公司第三屆董事會改組暨補選非獨立董事的議案》、《關於繼續推進重大資產重組事項暨公司股票延期複牌的議案》在內的四項議案的審議和投票工作。

  投票整理完畢後,主持人當即宣佈現場股東大會審議大會結束,不設交流環節,這讓現場不少股東提出異議。

  “投資樂視前,融創已對樂視進行盡職調查。樂視又出現了100多億(債務),為什麼又曝出來這麼多?”現場一位股東直接發問。樂視網董秘趙凱以債務與上市公司無關為由,未做回應。

  孫宏斌面臨的另一個棘手問題是――樂視網近日公告中暴露出的關聯方問題。根據樂視網更正的年報披露,樂視網2016年銷售前五大客戶均為樂視網關聯方。樂視網與這五家公司的關聯交易至少為樂視網貢獻了44.56%的銷售收入,合計97.97億元。

  其中,樂帕營銷服務(北京)有限公司、樂視智能終端科技有限公司分別貢獻了樂視網年度銷售額中的58.7億元與16億元,佔比分別為26.72%與7.29%。另外三家關聯公司樂視移動智能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北京東方車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Le Corporation Limited分別為樂視網貢獻了15億元、5.7億元與2.44億元的銷售收入。東方車雲公司即為易道公司,該公司一度為樂視控股。

樂視網公告截圖
樂視網公告截圖

  樂視網2016年應收賬款前五名也是樂視關聯方,應收賬款高達29億元。為此,樂視網在2016年年報中計提壞賬準備共8844.39萬元。

  “現在主要問題是,關聯交易怎麼辦?樂視非上市公司體系的股權怎麼弄,上市公司體系的股權怎麼弄。”孫宏斌在股東大會上說。

  梁軍在現場表示,關聯交易是樂視整個上市公司非常關注且急於優先解決的重大事件,目前正在非常緊密地跟樂視非上市體系的各個公司,包括實際控製人賈躍亭保持緊密溝通。

  這是否意味著樂視上市體系也將加入“討債者”的行列,向非上市體系討債?

  “大家可以看到2016年的審計報告中特別標出了關聯交易,實際上我們正在積極解決,今天不方便講具體細節。”梁軍說。

  疑問二:孫宏斌如何救“新樂視”?

  經過一番人事調整,樂視網能否在孫宏斌的帶領下完成逆襲?

  目前來看,樂視的核心資產――樂視網、樂視致新、樂視影業均已收歸孫宏斌掌控的“新樂視”旗下。隨著17日樂視網董事會的變更,或將有望盡快穩定上市公司。

  礪石創始人、樂視前負責戰略的劉學輝在接受第一財經採訪時表示:“樂視這一階段最重要的一是讓主營業主回歸軌道,讓投資者回歸信心。樂視電視業務是樂視網上市公司的基礎,是基石,樂視電視業務要首先解決;第二,視頻業務;第三,影視。”

  然而,一旦與貢獻了44.56%銷售收入的5家關聯公司切割,樂視網能否在體外更好地造血和盈利?

  事實上,由於受到樂視整個體系資金流動性緊張的影響,加上樂視品牌自身受到的衝擊、客戶黏性出現波動,樂視的廣告收入、終端收入及會員收入必然出現大幅下滑。

  樂視網也在公告中表示,受成本上升、資金緊張、品牌受損等綜合因素影響,2017年上半年預計虧損6.37億~6.42億元,去年同期則為盈利2.8億元。

  一位樂視員工此前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重新理順供應鏈、修復品牌、增強經銷商信心、解決售後服務問題,這些燃眉之急化解後,才能給重振樂視打下良好基礎。

  對於“新樂視”的未來,孫宏斌表示,樂視上市體系這塊業務是看未來三年五年,而不只是看今天、明天。他認為,樂視戰略是領先的,只是管理和經營出現了一些問題,而樂視影業、樂視致新、A股上市的樂視網三塊業務是“好東西”,老王(王健林)對張昭也很看好。

  特別是在梁軍升任樂視網CEO後,樂視致新已回收了彩電業務的銷售權,重新梳理渠道資源,近期全國有45家線下樂視生態體驗店開業。

  “今後我們將強化自製和大屏業務。”孫宏斌說,目前樂視(上市體系)比較穩定,新樂視,新團隊,新文化,資金不是問題。現在主要的問題是,關聯交易及樂視上市和非上市公司體系的股權如何處理。

  疑問三:賈躍亭還回來嗎?

  在動輒“All in”的互聯網高管中,賈躍亭無疑是最徹底的那個。

  辭去樂視網董事長和樂視網一切職務,出售了美國電動汽車公司Lucid的股份,賈躍亭幾乎把全部精力都用來造汽車了。然而,他的“造車夢”最近又現波瀾。

  美國當地時間7月4日,賈躍亭抵達洛杉磯,有消息稱其美國之行的任務即為會見樂視汽車和法拉第未來(FF)團隊及處置樂視美國資產。7月6日上午,賈躍亭在個人公眾號發聲稱“我會盡責到底”,下午卻宣佈辭去樂視上市體系所有職務。

  7月11日,賈躍亭投資的FF向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由於戰略調整,將暫時放棄在美國內華達州投資10億美元建設電動汽車工廠的計劃。賈躍亭隨後稱,FF91高端工廠將遷至新址,並全力改造現有廠房和推進設備採購,盡快實現量產。

  一位接近FF的知情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透露,新工廠的選址在美國北部某城市,而且不太會選擇代工模式。該知情人士認為,FF目前資金充沛,正在尋找北美和中國地區的銷售負責人。

  高風諮詢董事總經理、汽車行業資深分析師羅威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內華達工廠停工是意料之中的事,FF正在尋求新的投資人,他們需要重新注資。融資後,內華達工廠仍有可能重新啟動。”

  “從賈躍亭發佈的信息來看,FF可能已經買了當地的一個舊工廠。”奇點汽車創始人、CEO沈海寅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賈躍亭知道要再在中國融資已經沒有任何可能性了,現在他是要依靠電動車巨大的市場潛力,真正地做一把實業。”上述知情人士透露。

  不過目前,賈躍亭身處何地依然成謎。7月13日,多位樂視員工對第一財經記者透露,賈躍亭將於近期回國,極有可能在一兩週內,具體時間根據美國事宜進展而定。而同一天,賈躍亭妻子甘薇通過其微博表示,“謠言止於智者。我們全家老小都在北京。”疑似回擊近期關於“賈躍亭跑路”的傳言。

  就在樂視臨時股東大會召開的前一晚,第一財經記者看到,孫宏斌曾在微信朋友圈轉發了一篇《關於個別媒體把樂視汽車駐美辦曲解為YT美國的家的聲明》文章。孫宏斌說:“賈躍亭手裡還有好牌,賈躍亭還年輕,我們應該有寬容失敗的環境和氛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