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國際化報告:強化金融交易 完善離岸定價機製
2017年07月18日01:22

  人民幣國際化報告:強化金融交易功能 完善離岸市場定價機製

  每經記者 張壽林 每經編輯 姚茂敦

  目前,人民幣國際化水平究竟如何?人民幣國際化指數(RII)可以直觀地告訴大家。

  7月15日,在由中國人民大學主辦,人大國際貨幣研究所(IMI)承辦的2017國際貨幣論壇上,IMI發佈了《人民幣國際化報告2017》(以下簡稱《報告》)。

  《報告》指出,截至2016年底,RII為2.26,短短幾年時間已在全球範圍內嶄露頭角,而2010年初,RII只有0.02。

  不過,受美國大選、美聯儲加息等諸多外部環境影響,人民幣國際化步伐在2016年有所放緩。

  人大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鬆祚在發佈會現場坦言,這凸顯人民幣國際化的基礎尚不夠特別穩固。

  《報告》指出,人民幣國際化當前面臨四大主要障礙,亟鬚髮展和完善人民幣金融市場,挖掘資本金融項下人民幣使用潛力,增強人民幣的金融交易功能,提升人民幣在國際金融交易中的地位,實現人民幣國際化“貿易+金融”雙輪助力、聯合驅動。

  RII處於階段性低位

  2016年,人民幣國際化步伐有所放緩,由高速增長階段邁入市場調整期。全球貿易黃金期終結,保護主義勢頭上升,中國貿易份額提升空間有限,中資企業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及議價能力短期內難以迅速提高,貿易項下人民幣國際化驅動力有所減弱。人民幣全球支付金額下降29.5%,國際支付貨幣排名由第五位回落至第六位。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2010年初,RII只有0.02,人民幣在國際市場上的使用幾乎完全空白。儘管受諸多因素影響,截至2016年底,RII依然達到2.26,短短幾年時間已在全球範圍內嶄露頭角。

  具體來看,在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方面,2016年規模明顯下滑,全年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業務累計發生5.23萬億元,較2015年減少2萬億元,同比下降27.66%。這是自2009年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啟動以來,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規模首次出現年度縮小。曆史經驗來看,儘管貿易計價結算是推動一國貨幣國際化的基石,但是當前存在的人民幣流動性波動、貶值預期和回流機製不暢等問題,製約了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

  《報告》顯示,對外投資規模繼續增加,人民幣對外直接投資(ODI)增速放緩。據商務部統計,2016年,中國境內投資者全年共對全球164個國家/地區的7961家境外企業進行了直接投資,累計實現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1299.2億元人民幣(折合1701.1億美元),較2015年增長44.1%。其中,以人民幣結算的ODI為10619億元,同比增長44.24%,增幅較2015的294.5%大幅收窄。

  儘管多方面承壓,但人民幣國際化也有不少支撐因素。截至2016年底,IMF官方外彙儲備幣種構成調查(COFER)報送國持有的人民幣儲備規模為845.1億美元(約合5822億元人民幣),占COFER報送國外彙儲備總量的1.1%。人民幣被COFER單獨列示,表明人民幣的儲備貨幣功能有所增強。

  截至2016年末,中國人民銀行已先後與36個國家或地區的貨幣當局簽署貨幣互換協議,保障了人民幣的國際流動性。

  向鬆祚分析,2015年“8・11”彙改以後,人民幣彙率出現下調預期之前,人民幣國際化的指數達到最高點3.91,隨著人民幣彙率持續承受下調的壓力,2016年底是2.26,處於階段性低位。

  《報告》預計,隨著現在人民幣彙率逐漸趨穩,金融市場逐漸擴大開放的程度,人民幣國際化的指數會再次回到穩步上升的階段。

  當前面臨四大主要障礙

  就當前態勢來看,人民幣國際化需克服四大主要障礙。首先,國際經濟金融格局處於再平衡過程中,一些主要國家保護主義空前高漲,對中國的對外貿易、“一帶一路”推進及跨境人民幣結算產生了一定的負面影響,不利於人民幣突破固有的貨幣慣性。

  其次,當前,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傳統發展動力有所衰減,新動能短期內難以形成較大拉動作用,結構性矛盾依然存在,致使國際看空力量上升,出現懷疑中國經濟增長前景的雜音,影響人民幣國際信心,製約人民幣貿易結算與金融計價交易職能。據SWIFT統計,2016年全球人民幣支付交易規模較上一年下降29.5%,總體位居第五大支付貨幣地位。

  此外,2016年市場出現人民幣貶值預期,加上人民幣對美元貶值6.22%,非居民開始減持人民幣金融資產。2016年年末境外機構和個人持有境內人民幣金融資產規模為3.03萬億元,較2015年5月高位下降了34.08%;中國香港人民幣存款規模為5467.07億元,較2015年7月相對高位降低了45.01%。隨著離岸人民幣資金池大幅萎縮,海外人民幣融資成本攀升,進一步抑製了人民幣境外使用。

  最後,中國面臨資本外流壓力,非儲備性質的資本和金融賬戶呈現逆差,淨誤差與遺漏項、銀行結售彙以及代客涉外收付款差額持續為負。據IIF統計,2016年中國私人資本淨流出規模為2751億美元。全年涉外人民幣收支逆差3094.46億美元。

  建議“貿易+金融”雙輪驅動

  針對人民幣國際化現狀,《報告》提出幾項核心結論和建議。

  鑒於貿易項下人民幣國際化驅動力有所減弱,在國際交易活動中,金融交易規模又遠大於貿易結算規模,因此亟鬚髮展和完善人民幣金融市場,挖掘資本金融項下人民幣使用潛力,增強人民幣的金融交易功能,提升人民幣在國際金融交易中的地位,實現人民幣國際化“貿易+金融”雙輪助力、聯合驅動。

  《報告》指出,強化人民幣金融交易功能具有現實緊迫性。對一國貨幣的國際化來說,國際信貸市場發展具有基礎性支撐作用,國際債券市場發展具有積極的正向影響。曆史經驗表明,對外貿易和資本輸出是貨幣國際化的重要推手,沒有完善金融市場的貨幣國際化或將難逃金融危機的災難性後果。

  具體來說,信貸市場是強化人民幣金融交易功能的三大支柱之一。充分發揮我國金融體系由銀行主導的獨特優勢,防止資金“脫實向虛”,將貿易路徑作為人民幣信貸拓展的主要策略選擇。鼓勵企業和金融機構更多走向“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加強相互間在海外併購、市場拓展、技術升級、能源收購等重點項目方面的合作。高度重視海外資金池建設,完善人民幣離岸市場定價機製,增加人民幣信貸對全球投資者的吸引力。

  債券市場是國際資本流動的主要渠道,國際債券市場標價貨幣通常被少數國際化貨幣所壟斷。《報告》認為,要繼續完善國內人民幣債券市場,建立人民幣國債市場做市商製度,增加短期限國債發行量,完善利率結構曲線,增進債券市場流動性,以此吸引非居民更多參與國內債券市場。還需改變多頭監管現狀,建立統一的債券市場監管框架,逐漸解決國內企業和機構到國際市場發行和交易人民幣債券的政策障礙。

  直接投資有利於促進中國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夯實人民幣國際化的經濟基礎。《報告》分析,對外直接投資對中國經濟增長的推動作用遠大於外商來華直接投資,應該進一步鼓勵對外投資。

  《報告》建議,應按照短期貨幣市場、中期債券市場、長期多層次股權市場的發展順序,形成完整的人民幣計價市場。特別需要築牢人民幣國際化的市場基礎,提供安全高效便捷的外彙交易和清算服務。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