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證明”何以如此堅挺?
2017年07月18日02:01

7月16日,微博認證用戶劉文華律師發文稱,為派出所點讚。微博附圖中一份“無犯罪記錄證明”的文件顯示,浙江台州市路橋區路北街道後蔡小學要求一入學孩子的父母出具無違法犯罪記錄,遭到台州市公安局黃岩分局寧溪派出所的怒懟――“我國實行九年義務教育製度,學生就學有必要提供其家長的違法犯罪記錄嗎?”當天,寧溪派出所民警證實,網上流傳的兩份文件是真的。(7月17日澎湃新聞)

   “奇葩證明”成為熱詞以來,“派出所怒懟”一詞竟也隨之走熱,且看不出降溫跡象;一些單位的“奇葩證明思維”居然如此堅挺,到底是中了什麼“邪”?

   不止一個派出所在問:孩子上學,跟父母是否有過違法犯罪有何關係?難道父母犯過罪,孩子就不可以上學?但截至目前,並沒看到過任何這方面的回應。按理說,任何部門、學校不能給入讀學生和家長設置額外義務,但要求提供父母無犯罪記錄證明的情況卻不在少數,如果學校在審查學生入學資格的問題上都存在奇葩思維,這個現象本身就更顯得奇葩。

   廣東某地教育局曾就這個問題向媒體解釋,“這個(含有無違法犯罪記錄證明)《申請表》已經實施了5年,對於家長反映的問題,教育部門也曾經進行討論,如果有更改,會及時向社會公告。”教育主管部門這個態度很有“意思”:“無犯罪記錄證明”,有必要就是有必要、就保留,沒必要就是沒必要、不應繼續保留;但主管部門不講保留這個事項的理由,而只說“已經實施了5年”,難道這就是理由?而從某些行政管理“文化”邏輯上,也不難分析某些沒有必要保留的事項卻一定要保留不可的“理由”:很多時候,很多問題上,很多人、很多部門都在堅守“延續下來的就是合理的”原則,而絕不輕易改變。家長對“無犯罪記錄證明”不理解,基層派出所也不斷“怒懟”,且公安部以及國家相關部委都就“奇葩證明”問題出台了權威意見,“無犯罪記錄證明”已經列入“不開具證明”之列;這種情況下,一些部門、學校在“奇葩證明”問題上的執著,真可謂“你的邏輯,我們永遠不懂”。

   進入2017年以來,媒體上關於“奇葩證明”的關注和討論熱度不減,“派出所怒懟”的報導仍不時出現。按理說,一些“堅守奇葩證明”的單位至少應該從講道理的角度認真對待這個問題――應該講理、講清“證明”的理由,而不應該是一副蠻橫到底的態度――你“不證明”、我就不給你辦。

   “奇葩證明”的生命力如此堅挺,暴露的問題是公共機構“我的地盤我做主”的能力之強大,以及群眾權利的弱勢及社會監督的無力。地方監管部門、上級主管部門對折騰群眾的奇葩證明問題總是保持沉默,媒體曝光之後都不哼不哈,這是國家清理奇葩證明政策不能落地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吧。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