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聲帶
2017年07月18日00:09

  我不想拿《大護法》跟《大魚海棠》《大聖歸來》比,因為即使在荷李活,我們也很難看到主題這麼複雜黑暗的動畫了,它是一個很獨特的存在,雖然不完美,但它就是一個這樣另類且與眾不同的存在, 不明覺厲,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那些偶爾嫌動畫片太低幼的人,看你們這次面對這樣成人向的動畫會怎麼說。

――影評人褻瀆電影評價國產動畫片《大護法》。

  從內容上來講, 喊麥與嘻哈rap並無本質區別,很多黑人說唱的內容甚至比天祐還要粗鄙。 很多出身於底層或市井的人嚮往著上流社會的光怪陸離,但是他們同上層之間存在難以突破的天花板, 只能腦內幻象天花板之上的燈紅酒綠。 總得有人來做這個人群的情緒垃圾桶,王菲不做,周杰倫不做,五月天不做,那好,天祐們來做。

――微信公眾號鳳凰WEEKLY在題為《不承認也沒用:東北喊麥就是中國嘻哈;MC天祐就是錦州吳亦凡》的文章中如是說。

  發佈會的本質是一個儀式。 人類用儀式來賦予一件事某一意義,或者確定某種規則,發佈會就是這個時代最好的商業儀式。因此,一場發佈會不僅需要真正有價值的產品或創意, 還要賦予它一個比商業本身更容易引起他人共鳴的意義。這樣,才能達到更好的宣傳效果。

――錘子手機創始人羅永浩闡釋他對產品發佈會的理解。

  我認為,從此之後應該創立一個新動詞。 在形容一個人將一種運動打到極致,獨自在最高峰描繪這項運動的一切可能時,就不要再用“他統治了這項運動”、“他是這項運動的王者”了。 我們應該說:“他費德勒了這項運動,他把這個項目費德勒了。 ”

――作家張佳瑋評價費德勒溫網奪冠。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