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睡眠艙沒執照被關停 專家:須取得相關資質
2017年07月18日02:25

  “共享睡眠艙”關門謝客,門上貼著“系統升級,暫停使用”的通知。

  專家:必須取得相關資質,確保使用者健康和安全後才能上線

  近日,“共享睡眠艙”一下成了網紅,引來不少媒體關注和報導。日前,網傳中關村一“共享睡眠艙”被警方查封。昨日記者到達現場發現,“共享睡眠艙”大門緊鎖,工作人員稱系統升級,但否認警方查封一說,屬地派出所也證實並未乾涉此事。但對於“共享睡眠艙”的定性,多部門態度不一。專家稱,“共享睡眠艙”實際為分時租賃,為確保使用者安全,應該有更高門檻和齊全資質。

  記者探訪

  網紅睡眠艙暫關閉

  近日,北京、上海、四川等地出現了“共享睡眠艙”,內置空調、閱讀燈、插座等,且只要打開手機掃碼就能住,最低6元半小時的價格引來許多媒體和群眾圍觀。就在大家火熱討論時,網傳中關村一“共享睡眠艙”被警方查封,其合法性遭到質疑。

  昨日上午,北京晨報記者來到位於中關村中鋼國際廣場創業公社的“共享睡眠艙”,不過迎接的是把門的大鎖。門旁邊貼著“系統升級,暫停使用”的字樣。記者發現,在10平方米左右的空間里,上下襬著6個睡眠艙,旁邊架子上放著自取的一次性床單、枕巾、太空毯等。另一側則有兩個大桶,分裝一次性物品和太空毯。據旁邊工作人員介紹,為帶來更好體驗,睡眠艙內還有USB插孔、閱讀燈、小風扇等設備,用戶只需要掃碼,根據提示步驟就能打開艙門使用,一小時約10元左右。

  在記者短暫停留過程中,有六七人前來詢問或過來睡覺,均被工作人員告知“系統升級,無法使用”。對於網傳“被警方查封”一說,工作人員表示不知情,並沒有接到公司相關通知,也不知消息從何而來。

  公司回應

  獲得許可後再上線

  隨後,記者聯繫該公司負責人代先生。他表示,上週六當天看到了網絡上提到被警方查封一事,但此消息並不屬實。“我們從5月底試點到現在,一直沒有接到過任何有關部門的整改意見或查封通知,但我們自己出於長遠發展考慮,覺得有必要和相關部門溝通,因此在週六主動暫停了北京範圍內所有的‘共享睡眠艙’。”

  他強調,公司共在北京範圍內投放十多個“共享睡眠艙”來試驗、收集用戶反饋,並未正式上線,而該項目的定位並非旅館或是出租床鋪,而是在相對封閉的辦公樓內為辦公室白領提供一個午休的舒適空間。“所以我們都是在上班時間營業的,晚上不對外開放。”

  代先生說,因是新興事物,目前“共享睡眠艙”並沒有相關部門的批準和執照,但已邀請了屬地工商管理部門前來查看,也向他們說明情況。公司會在取得衛生、消防等有關部門允許後正式上線。

  體驗者說

  缺點就是隔音太差

  採訪中,記者發現大家對“共享睡眠艙”的評價普遍不錯。其中一位大樓內工作的程序員郭先生稱,因工作需求,自己經常需要加班,但礙於沒有舒適的休息環境,之前都是在桌子上趴一會兒。“特別累,頸椎也受不了。”自從“共享睡眠艙”進入辦公樓後,他已使用了四五次,每次花費十元左右。“中午人太多了,我一般都是下午三四點來睡一個小時。花十來塊錢能睡個好覺,我覺得挺不錯的,缺點就是隔音太差。”

  記者發現,來“共享睡眠艙”體驗的大多為男性,“睡覺是個挺隱私的事兒,對我們大老爺們兒來說肯定沒什麼問題,但對女孩子來說可能還是有點不放心。”

  對於“共享睡眠艙”,網友們也評論不一。有人認為“共享睡眠艙”誰都可以住,“實在是髒,隔著玻璃都能聞到腳臭味”,也有人表示密閉的小空間太壓抑,沒有安全感。

  資質問題

  相關部門態度不一

  對於在寫字樓內建“共享睡眠艙”,相關政府部門的態度也有著極大差異。記者撥通屬地派出所電話,工作人員表示建築外並沒有公安部門張貼封條,也否認對其查封一說。而對於其資質,工作人員也說並不像旅館一樣要經過公安部門的審批,取得工商部門營業執照即可。

  隨後,記者撥通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諮詢電話,工作人員表示,對於此類新興事物,工商部門並沒有統一的、具體的規定,“不同地方對它的性質可能劃分不同,具體性質和經營範圍,得看去窗口辦理時怎麼定。”

  而在海澱區公安消防支隊,工作人員表示因“共享睡眠艙”的性質和寫字樓的“辦公”用途有衝突,因此無法在消防部門辦理備案。

  專家質疑

  不能算是共享經濟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中國互聯網協會分享經濟工作委員會專家委員朱巍認為,“共享睡眠艙”其本質並非共享經濟,更應算是一種分時租賃,所謂的“共享睡眠艙”,也是膠囊公寓+互聯網的一種方式。“如果平台沒有房間,而是用戶將自己空閑的房間租賃出去,這才是真正的共享,‘共享睡眠艙’這種並不算是。”

  在朱巍看來,在我國,賓館、旅館的經營均需工商、衛生、消防等多部門批準,但現如今的“共享睡眠艙”並不具備這些資質,這就隱藏著許多隱患。“比如可能存在涉黃、涉毒,傳染性疾病,隱私安全這些隱患。”他解釋,在線下賓館,一個人離開後會對整個空間進行清理、消毒,而“共享睡眠艙”在前一個人睡過後,不會有任何清理。“誰能保證前一個人沒有皮膚病,或者在枕頭上遺留不該遺留的東西呢?”

  因此,朱巍認為,企業不能打著“互聯網”和“共享經濟”這樣的名頭,就突破行業應該有的資質。這些“共享睡眠艙”必須取得線下賓館的相關資質,確保使用者健康和安全後才能上線。

  北京晨報現場新聞

  記者 康佳 文並攝

  來源:北京晨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