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刊文談Google:不能以“特別”自居避監管
2017年07月18日05:52

  來源:人民日報 

  原標題:矽穀巨頭豈能只有“市值關懷”(環球走筆)

  矽穀科技巨頭的高管們在公共場合講起話來,習慣於擺出哲學家的架勢--“培育同理心”“以技術實現賦權”云云。Google公司2015年重組時還煞費苦心地把自己的口號從“不作惡”升級為“做正確的事”。好似在刻意說,直接談生意是不妥當的,容易丟了矽穀範兒。

  然而,事實如何呢?《華爾街日報》日前的一則長篇報導很說明問題--Google長期經營一個學術研究資助計劃,希望在源頭影響監管決策。報導說,過去10年來Google資助了數百篇研究論文,為其市場主導地位所面臨的監管挑戰辯護,每篇論文出資5000美元至40萬美元不等。有那麼幾年,Google在華盛頓的管理者甚至會擬好學術論文“願望清單”,包括每篇擬定論文的暫定題目、摘要和預算等,然後再去尋找作者。

  這樣的“定向”研究,與其說是學術,倒不如說是隱蔽遊說。遊說曆來是美國政治中飽受詬病的一部分。如今,一貫持有優越感的科技巨頭們正大舉進入這個傳統遊戲。2015年,Google、臉譜、亞馬遜、微軟、蘋果這五大科技公司在政治遊說上的支出高達4900萬美元。與之相比,美國五大銀行當年1970萬美元的“遊說資本”顯得有點寒酸。眼下被曝出的Google學術資助計劃,進一步說明美國科技企業的遊說技巧正越來越“嫻熟”。

  較之於在公眾面前極力塑造的價值關懷,矽穀巨頭們的遊說訴求,體現的更多是“市值關懷”。反壟斷、專利、貿易、稅收等相關法規直接影響科技巨頭們的收成,因此也是“遊說重災區”。據報導,Google出錢資助的所謂“學術”研究,主要是為以下觀點背書--收集消費者數據是享受免費服務的公平交換、Google沒有濫用市場主導地位將用戶吸引到自身商業網站或廣告客戶、Google沒有不公平地打擊競爭對手

  更有意思的是,《華爾街日報》這則揭露報導的來源是一個名為“問責運動”的組織,該組織是專門反對Google的維權組織,接受甲骨文公司等另外一些矽穀公司的資助,而這些公司恰是Google的競爭對手。由此足見,為了生意,矽穀巨頭們的心思遠遠不止花在請人說好話上。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後,要想讓美國公眾相信華爾街的利益同他們利益一致,已變得越來越難,但矽穀的大型科技公司卻依舊被普遍認為是“例外”。矽穀巨頭的遊說觸角越伸越廣,充分說明這些科技企業也是逐利的,其首要考慮是自身利益,而非公眾利益。它們之所以被認為“例外”,與其一以貫之的“哲學家式”公關想必有不少聯繫。

  今天,科技企業帶來的技術進步很大程度上改善了人們的生活,但這不能成為矽穀科技巨頭們以“特別”自居、逃避公眾審視與政策監管的藉口。早些時候,英國《金融時報》發表的文章曾針對瀰漫矽穀的“例外主義”心態寫道:“矽穀主要與自己對話”,“矽穀依然躲在一個認知泡沫內,不願接觸圍繞壟斷、隱私以及與科技相關的就業崗位流失的正當公眾擔憂,更別提自己的文化了”。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大型科技企業在現代社會的系統性影響力日漸上升,打破巨頭們給自己虛設的光環,其必要性更為凸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