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公司上班,手臂在家洗碗”
2017年07月18日05:21

一個曆史學家,像一塊巨大的磁石,把商業界、藝術界、投資界人士聚集到了一起,聽他“侃未來”。

近日,上海國際舞蹈中心,在團上海市委、造就TALK的安排邀約下,迎來了一場以頭腦碰撞為特點的“演出”。演出的主角名叫尤瓦爾・赫拉利――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曆史系的一名教授,他的作品《人類簡史》《未來簡史》曾在全球引爆關於人工智能和人類命運的熱議。

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建、啟明創投主管合夥人甘劍平、線性資本創始合夥人王淮、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專家合夥人車品覺等中國商界、投資界大佬齊聚在上海,與尤瓦爾展開討論。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注意到,儘管這場新型演講大會最低門票售價約880元,但會場幾乎滿場。

人在公司上班,手臂在家洗碗

未來生活什麼樣?這是尤瓦爾最常被問到的話題。

用尤瓦爾暢銷書里的話來說,如果未來有99%的人註定會成為所謂“無用階級”,那麼誰有可能成為那極少部分具有經濟價值、政治權利的“人神”,關鍵就看你對未來的判斷以及基於這種判斷,你目前所做的適應性努力。

未來,人類社會最重要的產品將不再是食品、車輛、紡織品,而會是人類的身體、大腦以及心智。

以人的身體為例,一個因意外失去手臂的人,可以使用仿生手臂。仿生手臂可以由人的思想意念控製,當他想要舉起手臂的時候,只要“想一想”,手臂就會抬起來。“信號來自於人類的大腦,電腦對這些信號進行解讀,把它轉化成這個機械手臂的活動程序。”

實際上,這早已不是新鮮事了。目前,仿生手臂已經被研製出來,雖然它不能夠完全取代人類真正的有機手臂,但這種“開始”,會給未來帶去無儘可能。“我們的有機手臂,沒有設計、沒有模式,幾百萬年來沒有任何改變或升級;但仿生手臂可以進行升級,甚至更換,幾年就可以換一次,就像換手機一樣。”

尤瓦爾預計,未來仿生手臂會更加有力量,他能比人的手臂做更多的事。一個人只要願意並且有實力購買,甚至可以擁有四條、六條“手臂”,人就變成了“半機械人”,“你可以把手臂從身體上撤下來。我人可以站在辦公室里跟朋友講話,我的手臂可以待在旅館整理房間或者是待在家裡洗碗。”

更瘋狂的,是基因的植入。目前科學家們已經可以做到把水母發光的基因植入一隻兔子,就可以得到一隻能發螢光的兔子。

科技將重新定義死亡和工作

尤瓦爾認為,未來科技將會重新定義死亡,“只是技術性的問題沒有解決,所以我們才會死。但每一種技術性問題,都會有一種技術性的解決方案。”他說,21世紀最重要的科研項目,應該是怎樣運用所有生物工程、人工智能等新領域的技術去克服死亡和衰老。

這件事兒,早已不僅僅局限於科幻小說了。Google?Ventures的管理人比爾・馬里斯近年來把大把的鈔票投入到與Google目前業務看似毫不相關的生命科學領域。在他書架上,擺放著《分子生物技術:重組DNA的原理與應用》《生物技術:應用基因革命》,以及未來學家(Ray?Kurzweil)雷・庫茲韋爾寫的《奇點臨近:當人類超越生物學》。

雷・庫茲韋爾2013年被Google任命為工程總監,他相信人類能長生不老。他計劃在自己死後將屍體冷凍在美國亞利桑那州的“阿爾科人體冷凍公司”中保存,等待某一天人類科技發展到一定水平時,再“複活”。

這一年,Google成立了自己的生命公司,California?Life?Company,簡稱Calico。這家公司的使命就是為瞭解決人類死亡這個終極問題。“現在,你的命運、你的死亡,掌握在計算機工程師的手裡,可能未來有一天他們會幫我們解決這樣一個技術性的難題。”

在中國,華大基因已經開始著手解決疾病篩選的問題。“我們正在讀取人類龐大的基因庫,看看孩子的出生缺陷能不能全部預防、控製。”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建發現,人類的3大類疾病中的前兩種――傳染性疾病和出生缺陷疾病,已經有了較為科學的解決方案,但腫瘤仍有待基因技術進行突破。

腫瘤從基因變化開始,發展到單個細胞變化、多個細胞變化,從一個“小壞蛋”慢慢發展成為一個“黑社會組織”,經曆了10年、20年,但無論是CT還是核磁,都無法記錄下這種變化。基因可以,基因測序技術可以在變化早期就發現這種變化的起因,“如果把腫瘤發生和發展過程全認知下來,認得多了,就可以找出一個算法來。”

而工作,也不再是每一個人的生存必備技能。尤瓦爾判斷,到2050年,勞動力市場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1%的人會升級為‘超人’,甚至是’人神’。其他99%的人,會成為新的一種階級叫做’無用階級’,他們不具備經濟價值和政治權利。因為他們做任何事情,都比不過計算機和人工智能。”尤瓦爾說,出租車司機、卡車司機今後會被無人駕駛汽車取代,門診醫生會被機器人醫生取代,老師也有可能變成“機器人老師”。

“我們要未雨綢繆,我們要想我們的孩子,他們應該去上哪些課?接受怎樣的教育?這樣他們在接下來的三四十年,不至於失業。”孩子需要學習的,在尤瓦爾看來,就是“不斷變革、學習、創新”的本領,能適應各種變化,才是有用的人。

誰控製了數據,誰就控製了社會

未來已來,人們需要做好哪些準備呢?

電子科技大學大數據研究中心主任周濤假設了一個場景:隨著阿里日益壯大,它可能會逐漸擁有越來越多的醫療健康資源,比如說它有全世界最好的診療技術、它甚至可能擁有很多器官。

“現在可能有一萬個尿毒症患者,在等一百個腎。但是這一百個腎,可能就在阿里健康手中。”周濤假設,當阿里健康要決定給哪些人腎源時,它是不是會考慮誰的芝麻分信用高就給誰?甚至再往下設置一個規則,比如某人在淘寶、天貓上購物,就能積累芝麻信用分,在京東買東西,就扣分。

一旦有企業形成了這樣的壟斷,人類未來怎麼辦?

曾經擔任阿里巴巴集團副總裁、數據委員會會長的車品覺強調,現在是時候重視這個問題了,“大家都有很多算法,當算法一個個連在一起,為了一個共同利益時,到底是不是為了大眾的利益?而掌握這個算法的,可能只是一家公司,一個公司只是為了滿足了自己業務的需要,形成壟斷的話,會怎麼樣?”

此前,阿里菜鳥網絡曾在“數據歸誰”的問題上,與順豐鬧得不可開交。周濤的假設,給包括尤瓦爾在內的“造就未來大會”參與者吹去了陣陣“涼風”。

“那些本身已經很大的集團所掌握的數據已經能影響到我們方方面面的時候,我們確實要注意了。”車品覺說。

尤瓦爾也感到毛骨悚然,“真到那個時候,如果我們還沒有做足夠的工作,已經為時太晚了了,基本上一家公司就可以黑掉整個人類,而不僅僅是黑進電腦。”他說,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就是“到底誰控製著數據”,“特別是個人數據、生物醫學領域的數據。我的身體當中,我的大腦當中,到底在發生些什麼,數據將會成為最為重要的資產,就好像幾千年之前,最為重要的資源就是土地。”

尤瓦爾說,古代所有的衝突都是因土地而起,“誰控製著土地,誰就能夠控製整個社會;到了近代,最為重要的資源變成工廠、機器,誰能夠控製這些生產方式,誰就能控製整個社會。”現在的數據,就是過去的土地、工廠、機器,“除非我們現在去管製,如果我們任憑其這麼發展下去,到時候就已經太晚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