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王國推出數字替身技術 能加速VR市場的回暖嗎?
2017年07月17日17:50

  文章來自微信公眾號“歪思妙想”,作者“歪道道”。

  特效於影視產業,在我國和荷李活之間呈現截然相反的結果,前者奔波數年,始終難逃“五毛錢”定論,後者則日臻成熟,扛起大片製作的旗幟,簡言之,一個毀譽參半,一個瑕不掩瑜。

  其中固然有起步早晚的原因,但更多的是錯綜複雜的市場環境所致,尤其是特效加成和情節把控之間的平衡,更暴露出影視行業的本質問題。

  最關鍵的一點還在於,特效在影視作品中的定位。我國習慣於將其歸於後期製作的範疇,也就是說導演已經把影片完成,只是利用特效補足某些既定的特殊場景而已,荷李活則不同,他們認為特效是必不可少的前期製作,和導演最初的思維並行。

  這兩種中西方製作理念的差異,直接導致了特效於影片的作用,究竟是錦上添花還是渾然一體。擁有9座奧斯卡小金人,身具荷李活血統的數字王國,在這種差異之下進入我國影視行業,會有哪些機遇和挑戰呢?

  第二季度融資金額創第二高,VR市場開始走出寒冬

  除了特效,其實數字王國進入內地市場的切入點還有VR,這一深具商業前景的前沿技術更值得關注。不過雖然數字王國正致力於VR內容提供和虛擬人業務的轉變,但曆經元年時期的“繁華”落地,重點專注VR的數字王國又能否借此渡過轉型期呢?

  2016年VR行業從熱潮到遇冷,整體上可以說是技術和市場均未成熟的共同作用,但這未必不是件好事,現實從逐利狂熱下的盲目和虛假繁榮堆砌的表象中顯現,倖存者才更能看得清未來。

  而且就如同每次互聯網大潮來臨,儘是浪里淘沙、沙中瀝金的殘酷曆程,VR只不過在多方因素影響下提前將此進行,更何況這淘汰者之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跟風炒作、弄虛作假之輩,如此一來,無非是迫使他們退場或重回理性罷了,這也是競爭的價值所在。

  不過與其說VR行業是陷入低穀,還不如說是重新蓄力,尤其是2017年上半年以來,該產業無論是市場容量還是企業融資,都恢復了增長狀態,對於一部分真正進行技術沉澱的公司更是熱度不減,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否預示著理性狀態下的市場環境有了一絲絲複蘇的跡象呢?

  據國外科技媒體引述市場研究公司Crunchbase的報告稱,2017年第一季度,全球VR/AR的風險投資額只有兩億美元(26家公司融資),相比去年同期的10億美元(29家公司融資),暴跌了八成。

  與此同時,調查公司Digi-Capital的數據顯示,2017年第一季度全球VR/AR產業累計3億美元投資,而去年該季度融資金額為12億美元,雖然相關數額有部分差距,但都直觀地顯示出前後資本驟減的趨勢。

  但是近期公佈的2017年第二季度數據則有了明顯提升,Digi-Capital報告顯示,Q2 AR和VR的投資達到9億多美元,是行業融資金額第二高的一個季度,較Q1增幅驚人,而且這是在沒有Magic Leap瘋狂吸金的情況下取得了如此成績,據悉去年僅此一家就取得了8億美元融資。

  當然上個季度的增幅也得益於個別公司的融資,其中英國的VR遊戲公司Improbable獲得日本軟銀的5.02億美元投資,Unity獲得私人投資公司Silver Lake四億融資。另外Facebook的Camera Effects平台和蘋果的ARKit也有望重新調準整體的投資風向。

  除此之外,我國VR市場上的表現尤為突出,在去年第三、四季度全球VR後勁乏力的整體行情下,我國VR市場Q3出貨量為20.4萬台,環比增長367.9%,隨著索尼PS VR的全球發貨,Q4 市場進一步提振。IDC更是預測,2017年我國VR市場將持續增長,全年同比增長將達到441.2%。

  伴隨著我國市場相對利好的形勢,近日來投資界數據顯示,今年下半年來似有投資回升的跡象。比如,7月5日玖的VR獲得數千萬元的新一輪融資,遊戲互動平台“嚕嚕VR” 6月23日獲得800萬元Pre-A輪融資,VR內容開發商Multiverse也於6月22日獲得數千萬美元的A輪融資。

  綜上所述,即使難以和去年上半年資本追捧的盛況相比,如今的現狀或許也已經有了走出寒冬的預兆。

  另外,IDC基於數據分析認為,資本市場可以積極尋求VR內容市場創業的方向,將有機會在其中找到黑馬般的“Rovio”或“Supercell”。由此可見,相比VR硬件,資本市場對內容市場創業的青睞倒是持續依舊,這也是為什麼技術性公司數字王國試圖從特效外包公司向內容公司轉型的原因,尤其是對VR相關業務的拓展更是重中之重。

  只不過,數字王國能否如願以償還是有許多未知因素,畢竟公司轉型期無論是業務方向還是業績表現都會迎來市場的諸多質疑,除非是資金雄厚又或者是技術硬實力的優勢明顯,而數字王國大概算得上是後者。

  科技+娛樂已成趨勢,多方並進能否撬動中國市場?

  7月5日數字王國在香港舉行2017發佈會,正式宣佈一眾業界領軍人物強勢加盟,其中中信股份有限公司執行董事蒲堅、軟銀中國資本管理合夥人宋安瀾博士,出任數字王國非執行董事,Facebook, Inc.前手機及產品合作業務發展副總裁John Lagerling委任獨立非執行董事,而前優酷總裁魏明則出任執行董事、董事會副主席兼大中華地區CEO。

  加之離開HTC、任數字王國董事會主席的周永明先生,這一系列的高層調動恰好對應了公司新的業務調整,不僅是內地市場的戰略定位得以確認,重要的是VR內容提供、虛擬人、特效產業及廣告業務的多元化發展,正是數字王國“科技+娛樂”轉型目標的具體詮釋。不過此前數字王國一直服務於荷李活影視產業,此次又能否適應國內市場的變化呢?

  我國對特效的使用一直呈現出兩種極端,一是據說耗資上億、卻呈現出五毛錢特效的普遍現象,二是特效過重湮沒情節和主題,失衡導致大片變爛片,這其中涉及到特效技術的高低,也關係到它在影視藝術中所扮演角色的核心問題。不過正是因為出於對這些問題及整個娛樂產業的反思,特效市場可能會迎來一些改變。

  數據顯示,影視市場頭部資源收割絕大部分行業利潤的馬太效應越發明顯,強者越強、弱者越弱的現狀,預示著我國影視產業進入精品內容驅動增長的階段,換句話說精品意味著高成本、重工業傾向。再加上市場對經典IP的追捧,由於涉及眾多宏大虛幻場景和情境,從而直接增加了特效技術的硬性需求。總而言之,特效產業在內地的市場空間可以說是全球娛樂行業中最大的。

  而數字王國此時進入還有一大優勢,即特效產業尚未成熟,整個市場別說是格局未定,就連特效公司也未能自成一體。如果要是影視集團進行內部孵化的話,更是要耗費大量資金進行核心研發技術和數據資產儲備,由此來看,全球特效企業名列前茅的數字王國基本算是得天獨厚。

  但是不得不承認,我國影視行業的特殊“行情”是約束特效產業的最大阻礙,尤其是明星片酬這一“沉珂舊疾”,極大地壓縮了製作成本,就像很多影片特效宣傳雷聲大雨點小,除了技術所致,更多的是成本的平衡問題。

  如果說特效業務是數字王國的根基,那麼VR內容製作和解決方案提供就是由根而生的自然結果,畢竟影視特效和拍攝技術是VR內容生產的重要積累。在這點上,數字王國除了致力於強強聯合、推出高品質VR內容之外,值得一提的是“直播+演唱會”的新生模式,已經證實其內在的商業價值和利益。

  以王菲“幻樂一場”演唱會為例,據野馬財經發現,據直播還剩1小時之時,騰訊官網顯示VR直播票已經售出1764573張,保守估計在開場前VR直播票能夠賣出180萬張,按照每張票30元來算,此次VR直播的票價收入達到5400萬元。

  即使這場演唱會因為票價問題招致不小的風波,但僅就利益來講,數字王國CEO兼執行董事謝安也曾表示該模式已經盈利。而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如何將其進行複製,以最大程度地控製成本、實現更大的利潤,這點雖然難以預測,但不得不說數字王國自這次演唱會之後名聲大噪,可謂是一石二鳥、坐享漁利。

  整體來講我國的技術形勢不容樂觀,正因如此,真正擁有技術實力的企業才更有可能走得長遠,這或許是數字王國的本質優勢。

  數字替身這把技術利器,超前市場還是照進現實?

  自從收購由金馬倫創建的美國特效公司Digital Domain以後,數字王國作為一家以圍繞文化娛樂產業、視覺特效為主的稀缺概念企業,在港股市場也一直享受著不菲的估值:連續兩年大幅虧損市值卻一直保持在100億左右,還因為是恒生綜合小型股指數成份股進而在去年12月成為了深港通標的。

  只不過今年3月31日公佈的2016年業績由此引來了市場的質疑。業績公佈後,數字王國股價曾一度下跌。

  但是鑒於數字王國深厚技術實力及正在進行的企業轉型,大部分資本依舊看好其未來前景,中國中信和軟銀中國的入局就是最直接的例子。就如同宋安瀾博士所述,“兼具荷李活頂尖VR技術及人才的全球娛樂行業領導者”,這份殊榮在香港和內地基本上可以說是獨一無二,因此也決定了其未來的市場空間相當廣闊。

  當然技術優勢並不能確保其商業模式就一定適合市場,即使是在某一產業內能挖掘商業價值,也不代表能適應於多元化業務的開拓。由此來看,數字王國由特效製作衍生出的虛擬人技術以及尚未廣泛應用的數字替身,就面臨如此境況。

  尤其是後者,在發佈會中透露出要從B2B領域延伸至B2C領域,方向並沒有什麼大問題,關鍵是這種技術是否會超前於現實發展,從而影響其市場前景。

  近期席捲全球市場、創造票房高峰的《美女與野獸》,該影片摒棄使用特效化妝再現野獸面貌的傳統做法,採用了能突出人物面部表情的技術特效,由此將野獸內心情感得以具象化呈現,塑造了超脫現實的童話愛情。而這一效果背後的支持者就是數字王國及其業已成熟的虛擬人技術。

  而數字王國推出的數字替身,其實可以看做是在虛擬人技術上的再次升級。虛擬人主要在電影中和演唱會等專業性的應用,但是數字替身是面向整個消費者市場。

  簡單來說,數字替身最大的創新就是,可以讓用戶僅用一顆消費級攝像頭就能在虛擬世界中打造自己的定製化數字替身,並首次實現了表情實時捕捉和傳輸,使原本局限在商用領域的虛擬人(Virtual Human)有望走進千家萬戶,為電子商務運用、虛擬社交互動等領域帶來開創性變革。

  其實數字替身說到底就是虛擬人技術的普遍應用,它基於數字王國在技術上的突破,將虛擬人的門檻從影視公司等特定主體,降為普通消費者。也就是說任何一個普通用戶,都可通過數字替身技術,“變身”成任何一個超級英雄,以這個數字替身作為自己的分身,在虛擬世界中進行各種活動。

  比如,在未來電商場景中,用戶可以利用該替身到虛擬商場中試穿服裝,獲得真實商場購物般的體驗。而在社交場景中,也可以用數字替身在虛擬世界中實現面對面交流,這點和Facebook利用VR設備進行虛擬社交的計劃相似,因而Facebook前高管John Lagerling的加入或許對數字王國來講,是一大助力。

  在這一未來規劃中,數字王國也首次公佈了新的技術突破。比如,電影、遊戲製作中的動作捕捉技術要依賴於大量輔助設備,而數字王國已經可以用一個消費級攝像頭,實現即時表情、動作捕捉和傳輸。也就是說數字王國已經將這一技術過程變得更加便利化,甚至是達到消費級水平,一旦進入實施落地的階段,可能意味著推動某些行業進入新的技術升級階段,而技術支持者也將獲得市場的廣泛認可。

  不過還要考慮一點,脫離電影場景、應用於消費級市場,或許很難單憑技術就能獲取用戶認可,這點還要考驗企業的戰略眼光和具體執行力。

  總而言之,儘管這些未來應用場景,目前對消費者來講還有些虛幻,但是技術的奠基卻在步步提升,數字王國所做的恰好是其執行者。因而,淵圖遠算、徐徐而進,技術實力轉變為市場地位或許只是時間的檢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