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視董事會15分鍾被打斷 員工:領導多幹活的少
2017年07月17日22:53

  來源:法製晚報

  原標題:樂視臨時董事會被債主打斷只開15分鍾 員工:管理混亂領導比幹活的多

  (法製晚報・看法新聞 深讀 張蕊 邱錦 王思思 李陽煜)今天下午,樂視召開臨時股東大會,選舉樂視網新任董事長。債務纏身的賈躍亭並沒有現身被供應商堵住的會議現場。這場臨時股東大會也只持續了十幾分鍾。

  樂視的問題無法通過這十幾分鍾的臨時董事會解決。對於債主們來說,他們的欠款仍舊沒有著落。對於員工們來說,這個時候堅持,誰也不好說到底是對是錯。

  有討債人在樂視總部等候 希望新董事長接手債務

  記者上午10:30左右來到樂視總部看到,仍有數名討債人在樂視門口,大廳里播放著“樂視還我錢”的錄音。記者瞭解到,討債人多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廣告商和店商。

  記者詢問對於樂視即將上任的新掌門是否有所期待時,“我就希望趕緊還我錢。”有廣告商這樣說。對於樂視欠薪的具體情況,廣告商們都很避諱,告知記者等到下午召開股東大會再說。

將近11點時,現場的廣告商們商量盡快訂午飯,之後迅速前往下午股東大會會場。
將近11點時,現場的廣告商們商量盡快訂午飯,之後迅速前往下午股東大會會場。

  將近11點時,現場的廣告商們商量盡快訂午飯,之後迅速前往下午股東大會會場。  

  樂視的股東大會地址設在位於朝陽區光華路的伯豪瑞庭酒店。上午,已經有一些前來維權的廠商代表來到這裏。

  對於新老樂視分割的情況,廠商們認為,這次股東大會主要是選出新的董事長,他們瞭解到此前有案例,有接手公司的新領導也接手了公司200億的債務,所以他們認為樂視新選的董事長,既然接手了樂視的盤子,也應該接手樂視相應的債務。

  他們這次來股東大會主要目的是要求見賈躍亭和新領導,向股東遞訴訟函和印了100份請願書,給高層施加壓力,儘早還錢。

  現場討債混亂 股東會只開了15分鍾

  今日下午2時,樂視臨時股東會召開。在召開會議的北京伯豪瑞廷酒店,到場的並不只有樂視網股東,更有為數眾多的樂視供應商。

  會議現場,“樂視欠債樂視還”的標語隨處可見。債主們的普遍擔心是,樂視網召開股東大會變更股東之後,自己的錢更不知道能找誰要。

  有債主要求樂視控股方面回覆賈躍亭的回國具體時間和欠款歸還時間,但這些問題沒有得到解答。會場門外,討債者們自發簽署了一份討債書並按上手印,這份討債書聲稱樂視移動所欠款項在3300萬元。

  由於現場十分混亂,連警方也趕到現場維持秩序。這次樂視網召開的臨時股東大會僅僅15分鍾即宣佈結束,會議現場並沒有提名樂視網的新任董事長,僅審議了包括提名孫宏斌、梁軍、張昭為第三屆非獨立董事的數份文件。

  孫宏斌:樂視資金不是問題

  在股東會的最後,融創中國董事長孫宏斌進行了簡單的發言,他說:

  不好意思,確實也沒特別多可說的,我一直看好樂視網上市公司這塊業務,樂視影業、樂視致新、A股上市的樂視網,肯定是看好的,但確確實實有很多困難。

  我們看樂視上市體系這塊業務是看未來三年五年,而不只是看今天明天,如果看現在真的沒有什麼可承諾的。目前的新樂視是比較穩定的,新樂視,新團隊,新文化,資金不是問題,現在主要的問題是,關聯交易怎麼辦?樂視非上市公司體系的股權怎麼弄,上市公司體系的股權怎麼弄。樂視超級電視這塊肯定是好東西,樂視影業也做得不錯,老王(王健林)對張昭也很看好,樂視網和樂視電視這塊業務,我們肯定能讓公司的經營做踏實了。

  每次開會我都說實話,我說了幾年,我沒想降負債率,負債率我們控製得挺好,我們現在賬上有那麼多現金,我們肯定要很務實,讓這個公司站在地上,由激進向穩健轉變,我們的戰略是領先的,只是管理和經營出現了一些問題,今後我們將強化自製和大屏業務。因為業務是好業務,重置的話樂視超級電視怎麼做,樂視影業怎麼做,現在的成績沒有五年是做不來的,現在樂視超級電視是互聯網品牌第一名,樂視影業也是中國最好的影業公司之一,還有個A股的樂視上市公司,這三塊肯定是看好的。

  員工:負面消息太多,哪個是真哪個是假?

  今天,樂視要召開臨時股東大會,選舉新任董事長,但李小樂對此卻毫無興趣,“誰當董事長有什麼關係呢?”她直言自己最近已經“麻木”了。“負面消息太多,哪個是真哪個是假呢?”

討債大軍在樂視大廈下面駐紮的最初,她上班、下班或者去吃飯的時候,還會停下來聽聽那些被欠債的故事,她特別留意欠債的數額,她想不通好好的公司怎麼一下子就欠了100多億,“後來發現欠了幾百萬的公司挺多的。”

  但時間久了,她放棄了,進來出去也不會再停留了,對於那些討債者她也可以假裝視而不見了,“公司欠錢和我有什麼關係呢?”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李小樂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她承認最近睡眠不好,但她否認和公司一系列的負面消息有關,“我最近迷上了打遊戲,有時候會打到很晚。”

  李小樂是樂視集團一名普通的員工。她告訴法製晚報記者,公司內部目前挺平靜的,除了沒發工資的那一天,有人問過“為什麼不發工資”,沒有人議論外面有關公司的事情,大家該干什麼還是干什麼。

  一年多前,李小樂還是不少同學羨慕的對象,相對於她畢業的那所並怎麼不出名的學校而言,進入樂視無疑是一個還不錯的選擇,“有名氣,聽說收入也不低。”李小樂不願意透露她的具體收入,但她說,“省著點兒花,還是夠的。”當然,這對於剛畢業的學生來說,實屬不易。

  2016年3月,接到樂視面試通知的時候,李小樂還挺詫異的,她甚至想過自己是“陪考”,“我當時的想法就覺得樂視這麼牛,肯定要的都是985、211那樣學校的學生。”用李小樂自己的話來說,投樂視的簡曆純屬“打醬油”,完全就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

  在李小樂的想像當中,大公司的面試應該非常的正規,“有個大的會議室,裡面坐幾個面試官,問你不同的問題,測試下你的反應能力,適應能力等。”但無論是什麼形式的面試,都絕對不應該坐在前台就開始面試,這一刻,也讓李小樂對樂視有了一絲懷疑。

  面試過後沒幾天,李小樂就接到了樂視的offer,她又一次詫異了,“我覺得我當時說了什麼,面試我的領導應該都沒聽清楚。”李小樂說,面試她的領導,當時應該是工作很忙,問她問題的時候,電話都沒停過。

  彼時,正值樂視高速擴張之際。之前的幾個月,樂視是一路高歌猛進。2015年4月,樂視完成了第一台手機從零到900萬部的銷售。6月,樂視用招行21.8億元的貸款收購酷派17.9%股權,成為酷派的第二大股東,但也正是這筆貸款,在兩年後引發了樂視新一輪的債務危機。

  2015年9月,樂視48億再融資方案獲得證監會無條件通過;11月,招行承諾,為樂視提供100億元綜合授信。12月,樂視18.7億元入股TCL。

  2016年1月5日,樂視宣佈與法拉第達成戰略合作;1月21日,樂視在印度古爾岡舉行發佈會,正式進軍印度。

  2016年4月,樂視體育B輪融資80億,估值215億。

  那段時間,樂視員工的人數大幅增長,從幾千人迅速躍升至上萬人。不僅有加班的晚餐,還有班車接送,這一都讓李小樂覺得,自己的選擇沒有錯。

  前員工:樂視領導多,幹活的少

  王磊正是那段時間進入樂視的,從事版權引進運營工作。當時進樂視的理由很簡單,“就是覺得能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王磊在樂視是一個項目組的小頭目,帶領著手下十幾個兄弟姐妹。

  如今這個項目的員工已經全部離開了樂視,“我們不是被辭職的,我們是主動辭職的。”王磊強調,樂視架構混亂,項目推進層度困難是他們離職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整個部門都有項目的資金被拖欠,怎麼繼續下去?”

  王磊說,當時樂視挖人的時候,確實花了不少成本,有些甚至是整個團隊一起過去的,而現在,這樣的團隊也離職了不少。

  在王磊的部門,製作節目一般需要有預付款,但這一部分在樂視一直沒有兌現過,“供應商都是大公司,所以前期的費用就墊付了,但墊完才發現,什麼錢都要不出來了。”王磊說,從去年到今年,好多個項目都沒有付款,拖欠幾百萬是很正常的。

  王磊直言,當初進樂視的時候,完全沒有想到內部會如此混亂,“進了樂視才發現全是坑”。“拿我們部門來說,本來面對部門總監就可以,但彙報工作的時候還需要彙報給其他領導。”王磊說,這種雙向彙報怎麼能有效執行?

  還有一點讓王磊頗為不滿的是,有些項目領導也不懂,但還愛插手,“一遍一遍改,改完出問題還說你不會做。”但只要是領導放手的項目,王磊和他的團隊,完成的都很漂亮。

  李小樂其實也迷糊了好久,才弄清楚她的工作到底要彙報給哪一個領導,“都會問我工作。”這一點,讓袁婷也感觸頗深,“領導多,幹活的少。”袁婷和李小樂一樣,目前仍然在樂視堅持,進入樂視3年多,她說自己對樂視有了很深的感情,她堅信“樂視還是可以挺過去的”。

  袁婷進入樂視的時候,正值樂視遭遇第一次危機,那一年樂視網停牌4次,賈躍亭亦因病停工,但那一次,樂視不但挺了過來,股價還不斷上揚,2015年5月,樂視的股價更是一度高達179.03元。

  “當時不少同事手裡都有公司的股票。”袁婷說,很多人的資產從那時候開始翻了不止一倍,也正是那一次,讓大家對賈躍亭有了不一樣的感情。

  但這一次,大家集體沉默了,“公司的氛圍挺沉重的,雖然沒有人談論這些事情。”袁婷說,能看出來的是,不少人很惶恐,生怕公司就此倒閉了。

  一些員工為賈躍亭的情懷而堅持

  2017年1月,樂視迎來轉機,與賈躍亭同為山西老鄉的融創老闆孫宏斌150億巨資馳援樂視,賈躍亭也表示:“這將一次性地解決樂視所有的資金問題。”

  但對於樂視面臨的問題,顯然包括賈躍亭在內的所有人都過於樂觀了。樂視資金鏈的問題一直在持續發酵著。

  情況是從什麼時候惡化的,誰也說不清。“突然發現公司欠了好多錢。”王磊說,從公司不再給供應商付款,他就覺得有些問題了,但真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王磊告訴法製晚報記者,到今年3月份,他所在的部門基本上每天都沒有什麼事情做了,沒錢、沒項目,還天天被討債,“你讓別人怎麼幹活?”王磊說,當時他們在公司主要就是查資料,寫總結,“不議論公司的任何事情。”

  這段時間,樂視被曝光裁員數百人,王磊對此的評價是,樂視擴張太快,但本身又沒有造血能力,持續的燒錢早就讓樂視不堪重負。

  王磊說,樂視有個供應商庫,能夠進入供應商庫的都是經過公司篩選的優質供應商。王磊一般就在供應商庫里選擇供應商,“有些供應商報的都是成本價,一旦拖欠,對於他們來說就是致命的。”

  據王磊所知,樂視體育那邊曾經有一家餐館,因為被拖欠了一年餐費,倒閉了。王磊比較滿意的是,儘管樂視一直存在資金鏈的問題,但工資並沒有拖欠過,“除了上次的斷保,工資正常。”王磊說,7月中旬曝出的樂視拖欠工資,真讓他驚了一下。但李小樂和袁婷拒絕談論公司拖欠工資的事情,她們只說,相信不會拖欠太久。

  王磊說,談下來的項目,簽不了,“實際上,去年年底的時候,就已經很睏難了,很多人是那時候走的,不是不想做,實在做不下去了。”

  同一時間,樂視被爆出拖欠供應商款項,被供應商登門要債的醜聞讓樂視形象直線墜落。從2014年中旬至2016年年底,不到兩年時間。之後,更多的供應商或合作方加入了討債的隊伍,並且超出了中國內地的範圍。台灣的著名企業仁寶電腦,在2016年底時,需要向樂視收回的款項約3.5億元。在香港,供應商與樂視(香港)走到了對薄公堂的地步。

  進入2017年第二季度,樂視的狀況愈發的糟糕了。

  5月21日,賈躍亭申請辭去樂視總經理職務,專任董事長一職;5月25日,樂視被曝出陷入財務危機;6月6日,樂視申請的20億元公司債被深交所終止發行;6月8日,賈躍亭出售了美國電動汽車公司LucidMotors的股份;6月11日,樂視斷繳兩個月員工社保,員工組團維權投訴;6月13日,樂視控股的法人由賈躍亭變成了吳孟,吳孟也取代賈躍亭的姐姐賈躍芳成為了樂視的總經理;6月28日,賈躍亭稱,樂視非上市體系資金問題比想要嚴重;7月3日,上海高院凍結賈躍亭夫婦及樂視體系三家公司的12.37億元資產被曝出;

  7月5日,有媒體曝出賈躍亭已將樂視控股持有的全部樂視影業股權,質押給了融創;7月6日上午,賈躍亭發微博稱,“我會盡責到底”。同日晚間,樂視網公告稱,賈躍亭將辭去樂視網董事長一職。

  因賈躍亭辭職,樂視董事會低於法定最低經曆人數,影響公司董事會正常運作。因此將召開股東大會選舉產生信任董事填補其空缺。”

  樂視超級汽車在其公號上發佈消息稱,即日起,賈躍亭將正式出任樂視汽車生態全球董事長一職。

  7月7日,有消息稱,辭去一切職務的賈躍亭已經人在美國洛杉磯。

  在公司,王磊經常會看到賈躍亭,“外表謙遜、內心狂野”是他對賈躍亭的評價,“特有主意。”而在樂視內部的傳言則是,賈躍亭很少會接受其他人的意見,公司的事情基本就是他一個人說了算。

  袁婷和李小樂也曾多次見過賈躍亭,相對於王磊,她們認為“賈總是很有情懷的”,這是她們選擇堅持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至今李小樂還記得,她的同學問她的一句話,“你們樂視到底有多少錢啊?”這句話讓她自豪了很久,雖然她在進樂視的時候還曾猶豫過,“網上對樂視的評價不高,面試就是大家吐槽的焦點。”

  但最近一段時間,李小樂接了很多電話和微信,詢問樂視的欠款的事情,她不堪其擾,“我怎麼會知道那麼多呢?我只知道,我還沒有辭職,我們很多人都還在堅持。”

  袁婷一般不會和朋友吐槽工作,在她看來,樂視的問題,幾乎所有的公司都有,只不過樂視被大家推到了聚光燈下,“所有的問題都被放大了。”對於今天樂視要換新董事長的事情,還頗有些傷感,她說她不知道,少了賈躍亭的樂視,還會不會是樂視。

  李小樂和袁婷都不願意多聊公司的事情,對於她們來說,躲過了裁員,再躲過這場欠債風波,是不是就會否極泰來呢?其實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文/法製晚報・看法新聞 深讀 張蕊 邱錦 王思思 李陽煜

  編輯/張子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