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儲元器件漲價後遺症:智能手機跟漲 PC無奈等待
2017年06月20日03:31

  每經記者 王晶 深圳攝影報導 每經編輯 趙橋 實習編輯 方芳

  固態硬盤等存儲元器件的漲價就像一把“雙刃劍”。

  一方面,在消費端,對於智能手機、筆記本電腦等下遊企業來說,這意味著成本面的明顯增加,相關企業都希望通過漲價來轉嫁成本。最終,這些都會由消費者來買單。

  另一方面,《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近日在查詢相關上市公司公告發現,在這輪漲價潮中,生產內存的企業首先成了大贏家。其中,兆易創新(603986,SH)等企業的業績就十分亮眼。根據今年一季報,兆易創新實現營業收入4.52億元,同比增長46.61%;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淨利潤為6948.9萬元,同比增長94.20%。

  智能手機提價

  對於閃存、SSD等必要元器件的漲價,下遊企業能夠選擇的方法只有漲價或者自己消化成本。

  事實上,從今年上半年開始,一方面除了Apple之外,中國的智能手機企業已經開始了一波漲價潮,雖然漲價幅度僅在50元~100元,但由於智能手機的出貨量巨大,對於生產企業來說還是能產生很大一塊的業績補償。

  另一方面,華為等企業紛紛推出了高端智能手機,以彌補存儲元器件漲價等因素產生的損失。

  對於存儲元器件的另一個傳統大戶電腦生產企業來說,在充分競爭的紅海中,聯想、Asus去年的業績並不好,元器件的不斷漲價更是吞噬了他們的利潤。

  今年以來,聯想、戴爾等品牌的高管在不同場合均表示,元器件的短缺和漲價將逼迫企業漲價,但在這樣一個紅海市場中,任何企業輕易漲價的結果都可能是失去市場,以至於大部分電腦企業還是選擇了自己消化漲價成本。

  生產企業受益漲價

  當然,存儲元器件漲價意味著Flash原廠Samsung、海力士、美光以及國內的兆易創新等內存生產廠商營收和利潤進一步增加,相關半導體概念股也受到市場極大關注。

  對於國際大廠而言,無論是Samsung、海力士還是東芝、美光等都從此輪NAND閃存、DRAM內存漲價中受益頗多。其中,美光的財報已經實現了扭虧為盈。根據今年3月美光發佈的2017財年第二季度財報顯示,公司當季實現營收46.5億美元,同比暴漲58%。在強勁營收的推動下,美光當季度盈利情況也大為改善,毛利率從第一季度的25.5%提升到36.7%;淨利潤達到了8.94億美元,而第一季度只有1.8億美元,去年同期則淨虧損9700萬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美光第二季度業績強勁增長的動力在於,公司DRAM平均售價漲了21%,而NAND的銷量也提升了18%。

  縱觀國內市場,兆易創新等企業的財報業績也十分亮眼。根據兆易創新此前發佈的2016年報,公司實現營業收入為14.89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25.25%;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淨利潤為1.76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11.82%。而今年一季度,兆易創新的營收和利潤增幅均超出市場預期。根據一季度報告顯示,公司實現營業收入4.52億元,同比增長46.61%;歸屬於母公司所有者的淨利潤為6948.9萬元,同比增長94.20%。

  而台資企業華邦電2017年1月至5月的合併營收為178.61億新台幣,較去年同期增加4.68%,其中,5月的營收為37.98億新台幣,較去年同期增長9.96%。公司董事長焦佑鈞表示,目前NOR Flash供應缺口大,缺口可能到明年年中,華邦電將以NOR Flash產能為主,希望一年內能把缺口補起來,滿足市場需求。

  無獨有偶,另一家台資企業旺宏電子受惠於NOR Flash缺貨帶動的漲價,公司2017年1月至5月合併營收為107.49億新台幣,較2016年同期增加25.5%,其中5月的營收為20.91億新台幣,較2016年同期增長20.2%。

  集邦諮詢半導體研究中心研究協理吳雅婷曾表示,DRAM寡頭供應格局短期內不會變化,而且大廠皆無新增產能,DRAM價格仍維持高位,3D NAND Flash新增產能要到2018年下半年釋放。只有等到技術轉換導致的產量缺口被彌補後,其價格趨勢才可能變化。

  與吳雅婷持相同觀點的並不在少數,深圳億儲電子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蔡樂在接受中關村在線採訪時則表示,“後續市場價格難以預測,就目前幾家原廠瞭解到的消息而言,Flash顆粒的價位與供貨量沒有明顯變動,依然要高成本採購Flash顆粒,雖然市場需求變現低迷,隨著市場Flash顆粒以及各品牌庫存的不斷消耗,到第三季度是市場需求旺季,若原廠沒有增加產能供貨,SSD產品價格還會有波動,甚至是漲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