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88次過掉門將入球!現在的前鋒呢?
2017年06月20日01:45
朗拿度無疑是過門將入球最殘暴的一位
朗拿度無疑是過門將入球最殘暴的一位

  一名前鋒如果得到一次面對門將的單刀球機會,球迷會認為這叫必入球機會,所以沒進屬於太爛,推底角屬於正常,抽上角屬於霸氣,挑射吊射一類屬於瀟灑,而最自信的處理就是過掉門將推空門了。放眼整個球壇歷史,朗拿度無疑是過門將入球最殘暴的一位,那個年代的足球也賦予了他盡情釋放才華的機會。

  朗拿度在職業生涯的正式比賽中共有61個過門將入球,而如果算上友誼賽和慈善賽,總計88個,這個紀錄如果要被破掉,恐怕也只有美斯有希望。很多人喜歡比較美斯和朗拿度誰更強,這裡不討論,只說一個觀點:單論對前鋒球員素質的要求,朗拿度比美斯更接近完美的模板――速度力量身高盤帶射術嗅覺外加門前大心臟幾乎無一不精,唯一的弱點大概只剩下他易傷的體質。

  巔峰時期的朗拿度和其他前鋒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其他前鋒也可能有單刀過門將的時候,但基本都是順勢而為,比如加速橫趟,但朗拿度很多時候在完全可以射門的情況下選擇了「為過而過」,這種選擇說不好聽一點叫裝B,但對朗拿度而言只能說是超級自信的表現。在朗拿度的時代,有一種很著名的說法叫「朗拿度式入球」,也就是單刀必過門將。

  朗拿度職業生涯最著名的一次過門將入球無疑是足協盃決賽對拉素,此球因經典的鍾擺晃動而聞名。可能有球迷會問,鍾擺和插花有何不同?插花是腿動但上肢基本不動,防守球員不輕易出腳的話,插花很多時候就是無用的花活,但鍾擺則是強調大幅度重心變化,欺騙性極強,朗拿度的這次鍾擺,難在高速行進下快速利用上肢的晃動,這和美斯運用雙腳頻率變化來過人是不同的風格。

  朗拿度能夠頻繁上演過門將入球,除了基本的身體素質,左右腳非常均衡也是關鍵,畢竟能表演鍾擺的機會並不多,更多時候還是需要細膩而隱蔽的雙足動作過人,甚至像胸和頭這些部位,他一樣可以用來過門將。

  80後的一批球迷幾乎全是看著朗拿度的球長大的,以至於球迷出現一種錯覺:單刀不進才是稀奇,前鋒就應該能過掉門將打空門。然而這麼多年過去了,大家慢慢發現原來單刀進的幾率根本沒那麼高,洛賓、卡雲尼、希古恩這一堆頂級射手,都留下了太多單刀不進的尷尬,這些單刀不進也直接改寫了近10年的足球歷史。

  在朗拿度活躍的時代前後,還有幾位擅長過門將入球的前鋒,比如羅馬里奧,比如巴治奧。94年絕殺西班牙,巴治奧在晃過蘇比沙列特之後已經角度極小,對方兩名後衛衝向球門去救險,結果他依然淡定的穩穩將球推進,就是這麼自信!

  總的來說,在上世紀90年代,前鋒球員普遍有張揚個性的機會,頂級射手都是以戲耍門將為榮的,如果以這個標準來衡量,現在敢和門將一對一單挑的前鋒幾乎絕跡,大概美斯是唯一能想到的特例。雖然我們不提倡關公戰秦瓊,但實話說,不同時代的足球,在大的味道上真的不一樣。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