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談判重啟前夕:中國最大規模代表團赴美找項目
2017年06月19日06:14

  BIT談判重啟前夕: 中國“最大代表團” 赴美找項目

  馮迪凡

  赴美探索投資項目,中國再次派出“最大規模代表團”。

  2017年的“選擇美國”投資峰會18~20日在美國華盛頓舉行,該峰會自2013年10月發起以來,中國每年派出的代表團規模都在擴大,今年的投資方更是擴充到了150多個。

  中美兩國元首4月份在海湖莊園會晤時,已就中美經濟合作百日計劃早期收穫和下一步目標達成共識。其中包括,美方歡迎來自中國企業家的直接投資,就像歡迎其他國家的企業家投資一樣,且歡迎中方參加“選擇美國”投資峰會。

  根據美國榮鼎集團的數據,2016年中國對美投資高達460億美元,比上年增長200%以上,為當地創造近5萬個直接就業崗位。與此同時,中國對美投資人士也在研判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CFIUS)在特朗普政府任期下是否有所改變,以及中美雙邊投資協定(BIT)談判會否出現突破。

  第一財經記者同多位在華盛頓專門從事CFIUS業務的律師交流後獲悉,美國國會目前一系列有關修改CFIUS權限的提案不會構成太大威脅,其更大的關注點是推動就業,令CFIUS擴權只會傷害美國在國際投資者中的名聲,這筆賬劃不來。

  事實上,中企赴美投資熱情繼續高漲,也在推動中美BIT談判重啟。此前清華大學中美關係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在一場小型討論會上指出,考慮到特朗普振興經濟需要資金,“這正好是中國推動和特朗普關於BIT談判的最佳時機。”

  美國財政部部長姆努欽日前也表示,特朗普政府正計劃有條件重啟中美BIT談判。

  赴美投資熱情不減

  第一財經記者從美國駐華大使館方面獲悉,來自中國各地不同產業的共150多個投資方將赴美國華盛頓參加“選擇美國”投資峰會,這亦是中國向該峰會派出的迄今為止最大規模的代表團。

  該峰會一直是促進在美商業投資方面最受關注的活動,2014~2016年舉辦的峰會吸引了成千上萬的國際投資方,與會者共計宣佈了206億美元在美投資項目。

  在不少中國企業眼中,在美國設廠的成本優勢體現在能源、土地、物流、稅收等多方面。中國商務部今年5月發佈的《關於中美經貿關係的研究報告》顯示,美國土地平均價格相當於中國二三線城市土地價格,工業用電價格約為中國的一半,綜合物流成本只有中國成本的一半,企業融資成本也比國內低。

  榮鼎集團和美中全國關係委員會日前發佈的《中美雙邊投資研究項目報告》顯示,2016年中美雙邊直接投資額的快速增長是由中國對美投資推動的,中國在美國當年共投資超過460億美元,約為2015年的3倍;與此同時,美國對中國的直接投資沒有明顯增長。不過,1990年至今,美國在華投資總額已超2400億美元,中國在美投資總額則為1100億美元左右。

  顯然,中國對美投資的熱度今年依舊未減,且更偏愛加利福尼亞州(下稱“加州”)。榮鼎集團數據顯示,2000~2017年第一季度,中國投資者對加州累計投資264億美元,共441項投資項目,大部分投資分佈在交通和基礎建設、通訊以及娛樂等領域。

  第一財經記者瞭解到,在此次“選擇美國”投資峰會前,加州還首次舉辦了“選擇加州投資峰會”,為赴美中國投資者“開小灶”,介紹加州在清潔能源、可持續發展、近零排放汽車等方面的投資機會。具體行程包括前往加州的薩克拉門托市和洛杉磯市,以及伊利諾伊州的芝加哥市,探索投資機會。

  投資井噴與高頻審查

  中國對美投資井噴引起美國各州層面熱情的同時,也有美國國會政客在政府層面重提“應注重對美國產業的投資保護”,從而幫助CFIUS擴權。

  CFIUS是美國重要的投資審查機構,根據其提供的數據,2012~2014年,中國連續三年成為遭該委員會審查最多的國家(68筆),其次是英國(45筆)、加拿大(40筆)、日本(37筆)及法國(21筆)。

  美國目前仍是全球外商直接投資(FDI)的首選地,到2015年底,美國FDI總存量達3.1萬億美元。而中國最近幾年一直是對美國FDI增速最快的國家。

  數據顯示,中國對美國的投資從2011年的90多億美元增長至2015年的207億美元。儘管最終的美官方數據還沒有公佈,不過美方估計2016年中國公司對美國的投資可能超過450億美元。

  按照中方統計,2016年中國對美投資達200.8億美元;而榮鼎集團的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對美投資高達460億美元,比上年增長200%以上。

  一位中美問題專家曾經對第一財經記者解釋,之所以出現數據統計差異,是因為美國的數據包括了第三方,如註冊地在中國香港、中國澳門、維爾京群島、所羅門群島的中資企業。

  第一財經記者日前參加了一家著名美資律所在北京舉辦的有關CFIUS的說明會上,中方參與人員應者如雲,熱情極高,針對特朗普政府及本屆國會將如何為CFIUS製定政策的疑問不少。

  上述律所專門從事CFIUS業務多年的多位律師都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除了傳統需要關注和小心的領域之外(譬如半導體領域的收購、靠近軍事基地的收購)等等,並未看到特朗普政府會對CFIUS做出大幅度改革的跡象。

  姆努欽此前也表示,CFIUS的權限仍然應專注於國家安全審查方面,且不瞄準特定國家,他不讚成CFIUS大幅擴權。

  澳州前總理、美國亞洲協會政策研究院院長陸克文日前也表示,中美投資關係越密切,兩國關係的未來發展會越好。

  特朗普政府重啟中美BIT

  打消美方疑慮的一種重要解決方式是中美達成BIT。

  榮鼎集團在此前一份報告中表示,BIT可以給予美國投資者在中國預設的權利,幫助美國企業獲得公平競爭的機會,避免雙方FDI政治化,在長期範圍內,使美國受益於中國對美投資。

  姆努欽日前表示,特朗普政府尋求在一系列具體市場準入問題上取得進展,如牛肉出口、中國對生物科技進口和能源產品的規定,隨後會著手同中國繼續推動中美BIT談判,不過,這並不是特朗普政府的首要任務。

  與此同時,姆努欽稱,在美中經貿領域,美國最關注的是貿易失衡問題。解決這一問題的辦法應是美國增加對華出口,而不是減少從中國的進口。他表示,美國追求的是自由、公平的貿易環境。

  日前首次訪華的美國能源部部長佩里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採訪時也表示,他此行表達的信息是希望獲得“公平競爭”環境,沒有討論資金和技術方面的具體合作方式。

  目前對於BIT是否可以達成,學界也有不同意見。

  “初步感覺是,在特朗普政府任期內,中美經貿將比在奧巴馬任期內會有更大的發展。”周世儉表示,因為特朗普要振興美國經濟,就離不開中國。

  與此同時,中國的大中型企業擁有對美國和歐洲投資很高的積極性。因此,周世儉表示,推動BIT談判也有利於雙方互惠互利、合作共贏。

  另一方面,從技術層面上考量,比起只需要美國參眾兩院的簡單多數通過的自由貿易協定(FTA),BIT需要參議院超過三分之二的參議員支持才可以成為法案。在華居住多年的美商對第一財經記者指出,以目前美國會共和黨和民主黨的政治情況而言,三分之二的支持率是很大挑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