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齋浦爾】風之宮殿與女性主義
2017年06月19日10:00
作者︰

在你的記憶中,孤單是什麼顏色?冷峻的藍亦或是慘澹的白?人類有粉色的肉、紅色的血,但肉身底下,只有最虛無的空洞,燦爛的笑容鑲嵌在面上,人與人間,充斥著典型的程式化套路,漸漸忘卻身為『人』該有的溫度,任由『孤單』囂張跋扈,直至渾身千瘡百孔,當風經過…每處傷口發出嗚嗚哀鳴,原來…最溫暖的粉色調,正是孤單的顏色。 粉紅城市‧風之宮殿 Hawa Mahal

18世紀末,五層樓的朱岩宮殿,驕傲地站在舊城區的主街上,953格的窗口,在風中齊聲歌唱;直至19世紀,大英帝國殖民統治香料大地,為取悅殖民國王子來訪,居民在牆上蓋上喜慶的粉紅色,每當陣風吹起,玫瑰色的粉末化作塵霧,將城鎮染上某種浪漫的氣息,即便沒有掛上玫瑰色的眼鏡,世界卻染上和諧的假象。

HawaMahal Front Pic.jpg
HawaMahal Front Pic.jpg

△ 照片來源: Wikimedia Commons

晚風穿過窗櫺,宮殿悠揚的歡唱無法遮蓋氣若游絲的啜泣聲,皎潔的月光企圖穿透面紗「你說我們身分高貴,只能從這窗櫺間窺探殿外的世界」「你說平民無權直視面紗下的嬌容,蒙面是為了將美麗保留給主君」如同籠中鳥,空有翅膀卻無處飛翔,就連街上的牛隻都比較自由。

Street Pic.jpg
Street Pic.jpg

「印度的女性,被迫處於低下的地位。」Charlotte Perkins Gilman‧The Yellow Wallpaper描述一名被禁錮在家中的新婚妻子,生活在男權主義的世界中,唯命是從是傳統的一環,空蕩蕩的房中沒有愛,日復一日…只能盯著牆上斑駁的痕跡發愣,卑微地渴望男主人施捨的自由,最後壓抑的精神陷入瘋狂;身處風之宮殿(Hawa Mahal),牆上白色的花紋彷彿會旋轉、換位、奔騰,腳下的影子隨著太陽的位置拉長、縮短,但依舊擺脫不了那塊方寸之地,想像困在後宮的嬪妃們,過往的生活是如何的孤單與寂寞,沒有重心的靈魂毫無價值,只能從狹小的窗隔間,感受城中的人氣與喧鬧,最後枯萎消逝。

Princess Pic.jpg
Princess Pic.jpg

△ 照片來源: The Pink City of India on Vimeo

為什麼會覺得孤單?因為正視『我』(Self)時,只有無止盡的空洞,身處宮殿、身著華服紗麗,但浮華之下只有近乎發狂的不自由,不知從何開始…風經窗口的歡唱聲,也轉為悲鳴,最後與淚滴咽嗚在月光下共鳴。

踏出風之宮殿,回到2017年的時空,陣風捲起玫瑰色的粉塵,將父性霸權粉飾上虛偽的假象,因為傳統、因為畏懼,多少女性依然被禁錮在這世代的籠牢中,公平嗎?剝奪一切喜好,強制掩面的美貌圍繞男性霸權,這般作為...殘忍,如何擺脫孤獨,那請先轉換命的重心,為自己跳舞、為自己快樂,強化『我』(Self)的存在,直至到時...女性自主方能在這片香料大地萌生蔓延。

原文連結:

【印度.齋浦爾】風之宮殿與女性主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