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後“王者”選手:月薪6千女友提分手
2017年05月20日09:42
4月29日傍晚,浙江省紹興市某購物中心外,玩家們參加紹興首屆王者榮耀手遊比賽。據瞭解,本次比賽有100多個戰隊參與。
4月29日傍晚,浙江省紹興市某購物中心外,玩家們參加紹興首屆王者榮耀手遊比賽。據瞭解,本次比賽有100多個戰隊參與。

  眾多明星也未能免俗,楊冪、Angelababy、陳赫、胡夏、王俊凱都是王者榮耀的死忠粉,時不時還要連線“開黑”,然後在朋友圈里秀上一把戰績。Papi醬也乘著潮流的小船加入了玩家大軍,還專門拍了一期脫口秀吐槽玩了一個月王者榮耀的心得體會,“贏了全靠自己,輸了全怪隊友”。

  從搬磚到職業選手 遊戲讓人越來越自信

  神男(王者榮耀ID)是個95後,今年剛20歲。雖然只有初中畢業,但已經是王者榮耀職業聯賽(KPL)總冠軍職業戰隊的主力,擁有自己的粉絲後援團,和明星一樣,開個遊戲直播觀眾數便能輕鬆上萬。

  2017年3月,KPL春季賽開賽。神男供職的AS仙閣俱樂部作為昔日的王者,需要接受來自各個戰隊的全新挑戰。如今,比賽已進行了大半,雖然AS仙閣以7勝9負的戰績暫居第6名,但在比賽現場,粉絲“仙閣加油,仙閣必勝”的呐喊聲還是此起彼伏。拿著螢光板的前排粉絲,則把戰隊成員的宣傳照高高舉起,還用螢光燈拚起了“神男加油,痕神無敵”……

  遊戲,讓神男的人生軌跡徹底發生了改變。

  神男出生在廣西省北海市合浦縣的農村,除了年邁的父親在建築工地搬磚掙的錢,家裡養的老母豬就是全家的經濟來源。他還有兩個姐姐一個弟弟,作為長子,他需要承擔家庭的主要責任。

  神男唸完初中就出來打工了,他希望早點掙錢貼補家裡,讓弟弟把書讀完。那年,16歲的神男還未成年,不能去正規的工廠或者公司上班,他只能來到建築工地,做了一名搬磚工人。不到100斤的身軀,每天穿梭在漫天黃土的工地中,工錢還要寄給家中一部分。神男省吃儉用,幾個月後買了台電腦。

  神男告訴記者,遊戲是他最大的愛好,從小學就開始玩了,從魔獸爭霸到Cross Fire,從夢三國再到王者榮耀,“幾乎所有不花錢的遊戲我都玩過,算是個典型的網癮少年。”

  2015年,神男來到深圳,在一家沙縣小吃店落腳,這家店和遍佈全國的沙縣小吃相似,牆上掛著餐單,賣8元一碗的花旗參烏雞湯和12元一份的尖椒肉絲蓋飯。他的工資每個月1600多元,包吃住。

  每天飯點是店裡最忙的時候,也是他一天中說話最多的時候,他機械地點菜下單、上菜結賬、煮麵、炒粉,每天都一樣。“無聊”,是神男回憶起那段時光想到的第一個形容詞,店裡沒人的時候,神男就會玩會兒遊戲打發時間。

  2015年王者榮耀剛開服,正是神男在沙縣小吃最無聊的那段日子,店裡沒有其他同齡人,遊戲就成了他最好的陪伴。“只有在玩遊戲時,我才感覺到了快樂。”神男說。

  為了在分區內拿到更好的名次,神男經常熬夜練到天亮,然後直接上班。“想要更厲害,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名次越靠前越受人歡迎、尊敬。”神男坦言,隨著晉陞為分區第一,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一樣了,越來越自信。

  神男漸漸地對王者榮耀開始癡迷,後來幹脆辭掉工作幹起了代練,5元一顆星,星星是積分體系,每個等級都明碼標價。神男租了一間每月400元的小屋,開通了網絡,那段時間他足不出戶,除了吃飯睡覺,他的眼睛幾乎沒離開過手機,有時候一天就點一頓10元以內的外賣。然後不斷練習技巧和手速,直到被仙閣戰隊選中。

  當遊戲變成了工作 娛樂感也就消失了

  加入戰隊後,神男的一天是從中午開始的。每天中午拿著手機開始訓練,直到淩晨一點,自己再玩到半夜兩三點來保持良好的手感。上午補覺,第二天再次循環。

  不過,他的工資從原來在沙縣小吃的1600元,變成了現在的6000元,遊戲直播和比賽還會讓他有更多收入,“終於不用為錢發愁了,除了必要的開銷,我都會寄給家裡,家裡更需要錢。”神男對於他現在的收入表示很滿意。

  “平均每天要打12小時以上,完全是腦力勞動,經常玩到頭痛、眼睛痛、手指痛。遊戲訓練是沒有休息日,也沒有私人時間的,整個團隊都住在基地,其實比上班辛苦多了,特別累。”神男坦言,當遊戲變成了工作,娛樂感也就消失了。

  不間斷地訓練,讓神男遠在深圳的女朋友選擇了分手。神男苦笑道,玩電子競技是找不到女朋友的。

  而神男的隊友無痕(王者榮耀ID)有個交往已久的女朋友,也很久沒見過面了,他只有10點早起做遊戲直播任務時,才跟女朋友連線進行互動戀愛。

  無痕也是95後,在俱樂部剛成立的時候便加入,那個時候他還在讀大一。由於線上比賽成績不錯,他說服父母選擇了休學,懷揣著對遊戲冠軍的夢想,做了一名職業選手。

  俱樂部成立初期時的艱難,仍然讓無痕記憶猶新,因為資金緊張,隊員還要自己貼補一些費用。去上海打比賽時,他們租住在偏僻的郊區,十幾個人分上下鋪擠在一個房間內,“就像蝸居一樣”,還被警察當群租房查過。從住所前往賽場需要搭乘兩個多小時的地鐵,為了慳錢,幾個人湊一張地鐵票混進去。由於缺乏收入,一群人圍在一起吃泡麵,平均下來,每人每天餐費不到10元。

  “能堅持下來,全靠夢想。”無痕說,比賽的時候真的特別辛苦,晚上討論、研究戰術到淩晨三四點,第二天白天去打比賽,晚上回來再開總結會。沒有任何休息時間可言,實在熬不住時,他請了半天假,倒頭就能睡著。

  無痕告訴記者,遊戲圈里沒人情可講,完全是優勝劣汰,靠實力說話。隨著版本的更新,你也需要不斷“更新”,你的進步速度趕不上其他人,就有被踢出去的可能。無痕就曾差點被優化出局,為了不被甩出去,他私下苦練了好些天,幾乎沒怎麼休息。

  能把自己喜歡的事情變成職業,無痕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做職業選手雖然黑白顛倒,非常辛苦還有壓力,但能得到不錯的收入。因為加入俱樂部時間較早,能力較強,無痕每個月能有數萬元收入。無痕只想在遊戲中讓自己變得更強,得到更多的冠軍,而對於以後的生活,他還沒有考慮過。

  神男也一樣,對於未來的生活他還很迷茫,只想奪得下一季的冠軍。上一年KPL的冠軍團隊獲得了80萬元人民幣獎金,如果這一季再次摘得桂冠,他們也將分得一部分獎金。“希望多賺錢,讓兄弟姐妹過得更好,也讓勞累了一輩子的父母有個安樂的晚年。”神男很慶幸自己能在眾人中被發現,不然現在可能還是個小店的服務生。

  但他們都清楚遊戲競技的殘酷,每個人都在為了冠軍的夢想而努力,因為這也與他們的名聲、收入直接成正比。他們清楚地記得教練曾說的那句話:“如果沒有成績,連呼吸都是錯的。”冠軍的風光不會一直延續。

  轉自騰訊遊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