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手記:渡假勝地第一次迎來蘇杯 見面禮一場雨
2017年05月20日01:12
蘇迪曼杯發佈會

  經曆12個多小時,乘坐飛機由北京前往雪梨,再花1個多小時從雪梨轉機到達黃金海岸。從北半球越過赤道,來到南半球;從東八區,橫跨至東十區。蘇迪曼杯賽第一次來到大洋洲、來到澳州、來到黃金海岸,於我而言,這些也都是第一次。

  到達黃金海岸時已是晚上7點左右,處於冬季的黃金海岸已經進入黑夜,一場時大時小的雨是我對黃金海岸的第一體驗。淅淅瀝瀝的感覺,讓我想起了上海的雨。

  黃金海岸,這個許多人嚮往的旅遊勝利,擁有數十個景色怡人的沙灘組成。這座城市處於亞熱帶季風氣候,終年陽光充沛,空氣濕潤。這裏不僅有高樓大廈醒目地矗立著,街邊的超市、酒吧也讓黃金海岸增添了別樣的風情。

  聽說,十幾年前,知道黃金海岸的旅遊者並不多,直到有一天,一位精明的商人到這裏開了一個名叫“衝浪者天堂”的旅館,才漸漸地吸引了慕名而來的遊客。

  我所住的旅店就在“Sufers Paradise Baach(衝浪者天堂沙灘)”這裏。原本想住賽事官方酒店,但到預訂房間時只剩3個單間的套房,孤苦伶仃的我最終只能捨棄官方酒店,通過同行李婷姐的介紹選擇了這家價格還算不錯的旅店。

  黃金海岸的旅店多是套間。當我晚上從官方酒店步行10分鍾來到入住旅館時,愕然發現旅館的大門緊閉,直到打通寫在牆壁上的電話,聽到電話那頭女工作人員的提示,我才得以進入這家旅館。旅館的前台工作人員早已下班,只是在密碼箱里提前給我留好了鑰匙。於是,我第一次自助式地拿到了旅館房間的鑰匙,拖著大行李,在低垂的夜色中找到了房間。由於這家旅店只有三層,沒有電梯,我只能分兩次搬運行李。

  從套間的陽台處向下望去,是一個露天游泳池。在寂靜的夜空中,我清晰地聽到了泠泠水聲。從臥室的窗戶望去,在幾十米遠處,就能看到一層層浪花拍打著海灘。成群結隊的白各自蹲在沙灘上,等待著白天的到來。這片沙灘,不僅是旅遊者們的鍾愛之地,也是它們的棲息之所。

  出門覓食,走在街上,發現酒吧不少。街邊的年輕小夥子還會佯裝用手指夾住煙、放在嘴邊說,“有煙嗎?”一位女子高亢的笑聲劃破了夜空的靜謐,酒吧喇叭里飄來的音樂聲婉轉曲折,讓這些年輕人聽得有些迷醉。站在海灘邊也能聽到這聲音,它悠悠地飄來,與波浪聲混雜在一起,相安無事。

  聽諶龍說,從官方酒店坐班車去場館要20分鍾的路程。21日,本屆蘇迪曼杯賽就將開始,今晚的衝浪者天堂沙灘還看不到有關賽事的任何蹤跡。不知比賽開始時,這裏是否會有羽毛球的影子。

  (董正翔 發自黃金海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