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力“一帶一路”:3000億“絲路基金”尋蹤
2017年05月20日07:06

21世紀經濟報導

5月14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表示,未來中國將加大對“一帶一路”建設資金支持,向絲路基金新增資金1000億元人民幣,鼓勵金融機構開展人民幣海外基金業務,規模預計約3000億元人民幣。

據瞭解,這隻被提及的絲路基金全稱為“絲路基金有限責任公司”,由外彙儲備、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中國進出口銀行、國家開發銀行共同出資設立。2014年11月,習近平在加強互聯互通夥伴關係對話會上宣佈,中國將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2014年12月29日,絲路基金在北京正式註冊成立,首期資本金為100億美元。

而除了這隻國家級絲路基金之外,全國還有多隻以“絲路”命名的基金。投中研究院近期發佈的《2017中國“絲路基金”研究報告》顯示,從2014年到現在,全國已有52只“絲路基金”,總規模超過3000億元。其中規模最大的為國家級絲路基金,承諾出資規模已經超過1600億人民幣。其它“絲路基金”還包括廣東絲路基金合夥企業、西安絲綢之路品質城市建設投資基金合夥企業等。

三年時間規模就超過3000億的“絲路基金”,具體在全國的分佈情況如何,社會資本如何參與其中?“絲路基金”與其它類型基金相比,主要有哪些特點,它的投資風險如何把控?

“絲路基金”五大特點

從1998年開始研究風險投資的李建良博士,任國家集成電路產業基金獨立董事、國家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專家評審組長等職務。他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絲路基金的設立與亞投行一樣,其初衷是為瞭解決“一帶一路”項目實施所需的資金問題。

目前中國的“絲路基金”主要分佈在“一帶一路”國內相關省份,其中北京的資金規模最大,而廣東的基金數量最多。這些基金總體上都以股權投資為主要模式,也涉及債權、基金等多種投資方式。主要投向為產業園區、城市重大基礎設施、交通樞紐型項目和未上市企業股權。

李建良認為,絲路基金為應對“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連通、貿易便利化和政策協調問題而設立的。與其他類型基金相比,它在運作上有五個特點:一是,在資本來源上,以國家或地區開發性資本為主,社會化募資的色彩相對較少;二是,在項目投向上,以基礎設施和貿易便利化領域的項目為主,帶有明顯的公共性;三是,在投資方式上,以股權投資為主,但也會靈活進行工具組合,兼顧股權、債權、基金、擔保、名股實債、夾層等多種方式;四是,在投後管理上,通常會與國內企業走出去相結合,開展產融合作;五是,在投資退出上,絲路基金投資項目將更多地體現為回購或併購退出,能以上市方式退出將不占主流。

“基於這些特點,對絲路基金的預期回報,應介於債權和股權投資回報之間,不宜寄望太高。”李建良認為,預防風險,首先要以國家實力的強大為後盾;二要做好事前的風險評估,包括國別信用風險評估、項目風險評估等;三要靠投資項目交易結構設計,要合理平衡好資金回收和支出的期限和金額結構,同時廣泛採取多邊合作製衡機製。

國有資本為主,社會資本參與度低

投中研究報告顯示,在總規模超3000億元的各種“絲路基金”中,資本來源以國有資本為主,占比約為87%,社會化資本占13%。後續社會化資本如何介入需要深入研討。

李建良對記者表示,社會化資本可以通過直接擔當LP或投資以絲路基金為投向的母基金來參與到絲路基金中。同時,也可以通過投資商業銀行的結構化分級產品參與絲路基金。有實力的企業還可以自己發起設立絲路基金。

“在投資方向上,國有資本可能在投資回收期長、兼顧國家中長期戰略目標的基礎設施領域更有優勢。社會化資本以逐利為目標,在市場化程度高的貿易便利化項目投資領域更有優勢。”他說。

中科招商投資管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單祥雙近日在公開場合表示,現在惠及到“一帶一路”的資金大概有8000億美元,但如果是直接投資8000億,那它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來講是杯水車薪。可以用基金的模式二次放大對“一帶一路”的直接投資,把社會、民間資本全面調動起來,以國有資本和絲路基金的政府資本、國有資本為引導。如果最低放大五倍,那麼8000億美元就能撬動4萬億美元。

單祥雙認為,目前重要的是將中國產業推介到“一帶一路”。由國有資本“一馬當先”,變成國有、民營資本“萬馬奔騰”的場面。把國有企業“一枝獨秀”,變成所有民營企業一起走在平台上。

毅達資本參與發起設立和管理的江蘇“一帶一路”沿海開發基金(簡稱江蘇“一帶一路”基金),是為數不多的以社會化資本為主的“絲路基金”。

毅達資本內部高層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江蘇“一帶一路”基金200億人民幣的總規模中,國有資本占10%,社會資本占比達到90%。這隻基金在去年組建完成,目前已經投出10多億人民幣。江蘇“一帶一路”基金目前還未涉及境外項目,所投項目集中在國內的“一帶一路”相關城市,參與這些城市的基礎設施和城鎮化建設。

他認為,與投資TMT、消費升級等領域的基金相比,絲路基金操作週期更長,市場化程度也弱一些。現在看到社會化資本總體的參與程度低,有一個認識程度慢慢積累的過程。

“國家級絲路基金與地方絲路基金、社會資本組建的絲路基金間,應該是合作的關係。國家級的基金主要考慮引導作用,引導社會資本參與,它同時還要選擇優質的管理團隊,社會化基金直接投項目會更多一些。”他說。(編輯 林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