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上談兵】26分逆轉是一場賭博!
2017年04月21日16:10
強悍的占士
強悍的占士

  騎士的這個3比0來之不易啊。他們一度落後了溜馬26分之多,僅用半場,溜馬就拿到了74分。

  毫無疑問,如果比賽在半場即刻宣佈結束,那騎士的表現的確糟透了。

  尤其是在防守端,他們重新將這一奪冠必備的技能放在了可有可無的選項里。

  開局階段,騎士的防守計劃是怎樣的?最明確的一點是夾擊持球人,也就是逢擋拆就上搶,夾擊延誤迫使對手失誤,之後的輪轉補防,同時,他們還選擇了一些球員進行適當的放空,比如這樣:

  堤格上線跟端納打擋拆,湯臣上前延誤,和艾榮形成夾擊干擾他的出球和突破,端納拆開順下到罰球線附近,接球之後,路夫選擇縮在籃下放端納跳投,溜馬穩穩拿到兩分。

  如果騎士一直照這個方針打上半場,沒準倒真能起到不錯的效果,但對於騎士而言,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騎士這“變”首先就來自於騎士球員對於防守的態度與專注度。

  上一場比賽我們就講過,騎士在防守端的伸縮性上做的很好,而且打出了很強的防守侵略性,這是他們能夠始終如一的掌控比賽節奏的原因。

  但在這個上半場,防守伸縮性這個詞,對騎士來說幾乎是不存在。

  以一個回合為例:

  邁爾斯在一側接球,占士和路夫立刻雙人上前合圍,試圖完成偷球,邁爾斯第一時間分球給到下順的楊,楊接球吸引了湯臣的防守,立刻給到中路跟進的端納,完成雙手入樽。

  圖中回合併非只是個例,而是騎士上半場防守的一個寫照,隨手一翻就能找到大片,比如這樣:

  塞拉芬從後場跑到前場,從中間一路小跑進了籃下完成了一次空切上籃,騎士球員對他幾乎沒有形成像樣的干擾。

  如此防守態度,也難怪溜馬能半場就從騎士頭上掠走74分了。

  但到了下半場,球場局勢風雲突變,騎士完成了半場25逆轉的壯舉,他們又是怎麼做到的?

  騎士最大的改變在於他們的防守針對的重點不同了,上半場他們注重對持球人的夾擊,但之後的輪轉協防做的很糟,夾不夾也就沒了意義。

  到了下半場,騎士的防守開始側重於對核心球員接球的限制,迫使他們在跑位和無球掩護上耗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去壓縮進攻強點持球攻的時間。以一個完整的防守回合為例,你就明白了。

  邁爾斯高位持球,佐治掛掩護兜出來準備接球,JR緊貼追防,邁爾斯選擇交球給到高位的楊。

  楊高位持球,佐治和邁爾斯站一側,JR站在兩人之間切斷聯繫,占士堵住另一側,佐治假裝準備與一側的邁爾斯做交叉掩護,突然反跑空切,占士立刻和湯臣一起堵住下順路線,楊被迫傳給另一側放空的端納。

  注意時間,這時候24秒只剩下了10秒,但球權在一個半藍領內線手中,溜馬還沒有發動一次像樣的進攻。這時候,騎士的防守策略其實就已經奏效了。

  接著球到了堤格手裡,面對路夫的高位防守,放兩步放投防突,堤格後拉加速過人,湯臣內線協防跟上,完成攔截。

  整個下半場,溜馬一共只拿到了40分,52次出手只命中了13次,命中率不過25%,這跟騎士在防守端策略的調整有著很大的關係。

  但要完成26分的逆轉,絕對實力之餘,騎士還需要一點點的運氣。

  騎士在第四節派出了一組“可怕”的陣容,他們選擇讓占士帶著四個射手打到了最後。

  熟悉的騎士的人都知道,這套陣容如果打沒有巨星牽頭的銜接段,那是真厲害,進攻空間廣闊,占士和射手之間的互動非常高效,在對手沒有絕對強點的情況下,這套陣容防守能力薄弱的弊端也可以得到一定程度上的掩蓋。可一旦讓這個組合正面迎戰主力齊全的對手,多半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甚至更加。既然他們讓這幫人打到了最後,就必然需要有賭一賭的勇氣。

  那麼,騎士是如何賭贏這一把的?答案是多防少。

  以一個回合為例:

  史提芬森正面持球突破迪朗,占士和弗萊立刻收縮內線形成多人圍堵,史提芬森回傳給到外圍的端納,三分線外出手不中。

  在騎士設立的這個多防少的策略里,有兩個重點,第一是一定不給內線輕鬆上籃的機會,第二是引誘對手將球打到他們設好的“陷阱”里。所謂“陷阱”,就是騎士希望溜馬把球傳到他手裡的那個人,換到具體的球員,就是端納和史提芬森。

  說白了騎士很明白自己這套陣容防守能力不行,所以紮堆把球員堆到了另外三名溜馬球員身上,另外兩個,外線隨便投,裡面你也別進來,能進三分,我就認了。結果就是,騎士這一搏,還真就賭贏了。在第四節,他們倆合計出手了7次,無一命中,其中有5次出手是在三分線外。

  說完防守,我們再來說進攻。

  上半場騎士的進攻用一個詞來形容,就是“慌亂”。

  從第二節8分28秒,端納搶到前場板完成對湯臣的隔人大力入樽之後,溜馬主場就進入了一段持續8分鐘的高潮期,伴隨著現場觀眾的歡呼聲浪,騎士球員在進攻端的選擇出現了很大問題,這種慌亂最明顯的體現就在於倉促且簡單。

  如果單指某一個人,那就是凱里-艾榮。

  兩張圖就能看懂騎士為何會選擇從3節末開始棄用艾榮。

  在他上場的28分鐘里,他一共出手了17次,只進了4個,你能說他的出手不是機會麼,也未必,比如這一球,投了也就投了,只不過他就是投不進,怎麼投都不靈。

  而且,比手感冰涼更令人絕望的,是艾榮在進攻不順之後表現出的消極防守,比如下圖回合。

  堤格和楊打高位擋拆,要說質量是真不高,但艾榮的防守選擇和積極性更令人咋舌,一直給堤格非常充裕的正面突破空間,一個附身加速立刻過掉艾榮,拋投得手。整個過程,艾榮的防守,其實說有,也跟沒有差不多了吧。

  攻防兩端全部迷失,艾榮被雪藏也就不足為奇了。不過這事也沒個絕對,如果騎士之後的那套陣容沒有賭贏,艾榮多半還是會回到場上,只不過誰也沒想到,之後騎士會打的如此之順。

  “那套陣容”指的還是占士帶著四個射手。這陣容進攻方式單一,但卻十分高效。

  核心原因在於他能把進攻空間拉的非常開,比如這樣:

  四名球員站三分線外,給占士清空一側,從高位開始正面拉開一對一單打。

  沒有內線協防的外線一對一,占士幾乎是無可阻擋的存在。不收縮防守,就強攻籃下,一收縮就分球外圍進行投籃。兩瓶毒藥,溜馬總得選一瓶喝下去。

  其次,迪朗和占士之間高效的擋拆配合,也讓他們的戰術變得更加豐富。

  打到最後,占士的體能其實是出現了一定的問題的,部分投籃出手有些踉蹌,但迪朗的存在給騎士的這套陣容提供了一個變數。這也是這套陣容與常規賽五前鋒陣容的區別之一,就是占士可以作為“牆”去打無球跑動,利用自身天然的牽製力為隊友創造機會,而在這個過程當中,可以為占士節省大量的體力,比如這一球:

  占士和迪朗高位擋拆,占士早拆順下,溜馬被迫收縮防守,占士立刻傳給底角的高華,三分出手命中。

  這一節,騎士的命中率高達62.5%,三分線外8投5中,劈落35分,順便也從印第安納帶走了一場勝利。

  拋開上面所有的理論,騎士之所以能逆轉,每個人都清楚,原因歸根結底只有一個,就是他們擁有勒邦-占士。

  占士打滿了整個下半場,他出色的球場經驗和分配體力的心得讓他將實力保留到了最後,末節15分5板3助,整個下半場28分6板7助,他在場上的每一刻都做著最正確的事,並用行動率領著自己的球隊前行。

  整個系列賽,他場均可以砍下32.7分9.7板10.7助以及2次封蓋和2.67次偷球,命中率高達55.2%和47.1%,他是球隊進攻端最仰仗的選手,他同樣還是隊內守護籃下效率最高的球員(護框率35%)。

  當世第一人,真的不只是說說而已。

  (代號9527)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