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客要加碼遊戲直播了 燒錢的遊戲直播還能怎麼玩?
2017年03月21日11:01

  新浪科技譚宵寒

  “映客最近正在測試遊戲直播的設計,與王者榮耀有一個合作。”在昨日下午騰訊雲舉辦的2017“雲+視界”大會上,映客直播副總裁王昊透露說。

  泛娛樂直播與遊戲直播的趨同化

  跟不上多元化、精品化轉型的直播平檯面臨嚴峻考驗

  進入2017年,目前直播行業的兩大類別泛娛樂直播和遊戲直播正經曆著趨同化轉型,一方面是如映客類的泛娛樂直播平台在遊戲直播方面的加碼;另一面是,以鬥魚直播、熊貓直播等為代表的遊戲直播正發力泛娛樂直播,不斷增加遊戲直播以外的類別。

  鬥魚直播CEO張文明在會上表示,“鬥魚直播最早是做遊戲直播起家的,但現在大家可能有些誤解,我們現在遊戲以外的東西也非常多,基本上一半一半。”此外,熊貓直播在分類上也分出了包含戶外直播、萌寵樂園等在內的娛樂聯盟,和包含影評專區、科技教育、金融理財的大雜燴。龍珠直播CEO陳琦棟在會上也表示,目前直播平台已經比較多元化了。而在PPTV去年收購龍珠直播後,如今龍珠直播平台上體育類的內容也相對較多。

  直播多元化成為2017年大型直播平台的發展趨勢。“現在社會上各行各業都在深度地參與直播,將直播作為一個媒體工具、廣告工具使用,這是直播多元化的趨勢。”張文明分析說。

  而張文明提到,直播行業另一大發展趨勢是直播正在走向精品化。他分析說,UGC和PGC內容沒有非常嚴格的界限,用戶在觀看直播時,有時覺得主播非常草根,但從業內的觀察看,整個產業生態在不斷進化,從一個草根到背後逐漸形成團隊進行包裝、支撐,一些情節、段子都是很多人為他設計好的。

  “這有些像傳統影視公司對藝人的包裝。真正的草根主播,如果沒有人後期對他進行包裝,可能只能播幾個月,人氣不會維持太久。越來越多的PGC內容在直播平台湧現,他們的表現形式可能與傳統視頻網站的網綜不太一樣,他們會採取更接地氣的方式,看似比較粗糙的內容,其實背後還有團隊付出了很多心血,否則也吸引不了太多人氣。”張文明解釋說。

  陳琦棟也表示,由於精品化和變現能力的這兩大因素,今年直播行業會有很大的變動,但同時,直播行業也有相當長的路要走。他分析說,直播行業目前相對成熟的三種業態包括體育直播、遊戲直播以及戶外直播和秀場。

  關於體育直播,現今行業內的重大版權是從樂視體系轉到蘇寧體系,但至於最後如何變現,這條路還沒有完全走通;相對較好的是戶外直播和秀場,這一方向盈利狀況比較清晰,屬於流量變現;至於遊戲直播,目前行業內的企業還屬於巨額虧損的階段,如果企業處於巨額虧損,顯然這條路還沒有完全走到底。

  移動電競崛起 遊戲直播相比遊戲有滯後性

  而對於仍處於虧損期的遊戲直播行業,全民直播CEO潘長煌則相對樂觀。他分析說,直播行業算是遊戲行業中的下遊,直播相比遊戲會有一定的滯後性,許多爆款的遊戲在接下來會在直播上有所體現。所以整個遊戲行業的用戶人群在不斷變大,對直播行業而言是喜事,關鍵在於各家如何培養內容。

  “內容應該從用戶的觀看鏈條來看,應該是立體化的內容,各部分的內容都應該構建完成,才能留存這些用戶。同時,從內容形態來講,應該有更高的觀賞層次,產生更精緻的內容,可能更好的內容形式會落點於互動上。” 潘長煌表示。

  觸手直播CEO曹建根也指出了遊戲行業的趨勢:其一,2017年是移動電競的爆發年,今年在體量上會有數量級增長。“王者榮耀花了一年的時間,走完了LOL將近五年的發展曆程,達到了全民手遊的程度。“其二,00後在遊戲直播特別是手遊直播會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會在直播領域產生對Facebook有衝擊力的影響。其三,直播行業會垂直化發展。

  而至於遊戲直播中的手遊直播,張文明表示,手遊直播目前還是增量市場,還在摸索階段,它的用戶屬性、使用場景與以前的直播都不太一樣――手遊直播會低齡化、大眾化、場景也會更碎片化。“很多大媽在玩王者榮耀,這個現像在英雄聯盟時代看不到,怎麼去發掘他們看直播的需求,我們還在探索中。”

  不斷將電競行業的值和變現做到最高 就會形成質變

  對於電競行業的發展,陳琦棟表示,現在唯一要走的路還是不停地將它的值和變現做到最高,當從業人員的收入達到一定程度,就會形成質變。行業發展還是要靠業界的認知和從業人員的素質,如果有第三點,就是遊戲公司的認知。“遊戲公司的同學們認知有一個過程,一個遊戲初期需要將遊戲做得好、收入高,後期要維穩,要有賽事鋪進去。但是等到很多遊戲開始認知電競還可以了,就開始走下坡路了,於是電競每一個輪迴都是,在沒有獲得集體認知的情況下,就開始走下坡路,又進入到一個新的輪迴,然後從業人員紛紛離開這個行業。”

  張文明也表示,直到最近兩三年,整個社會包括官方意識形態上才認為電競是一個產業,有的還成立了電競學院,包括很多電競職業選手微博粉絲量已經不亞於明星了,他們的商業價值開始受到傳統廠商的認可。

  曹建根分析說,電競本質上是一個玩家的社區終極形態。長期來講,電競里最有價值的資產,就是賽事的IP。“KPL有可能成為十年以後的NBA,那時候它的價值就是帶動一個產業,遊戲的產業所有的收入都是來自於玩家,不是來自於電競。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