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出台樓市新政後購房者心態改變 選擇觀望和等待
2017年03月21日10:16

  廣州出台樓市新政令春節後的購(換)房者心態改變,選擇觀望和等待

  “像是和房價賽跑,占上風時候下手”

CFP供圖
CFP供圖

  3月17日,深夜11時45分,胡念(化名)的朋友圈被一條消息刷了屏:廣州出台了房貸新政。“感覺又愛又恨。”今年2月初開始看房的胡念解釋,“恨”―――這條新政暫停了他的買房計劃;“愛”―――終於可以從消極的看房情緒中喘口氣。打算換房的老王(化名)在過去的45天里有著相同的情緒,為了抬高房價來買價格不菲的新房,他坦言一度“變成自己討厭的那種人。”

  新一輪的房地產市場調控下,未來各區房價走勢如何,無人能給出準確答案。但胡念知道,“買房”終究是外地人要紮根廣州難以踰越的話題。未來何時再次出手,看似要和房價來一場賽跑。

  預算看似充足

  終向房價“低頭”

  1988年出生的東北人胡念大學畢業後,便在廣州一家業績名列前茅的上市國企工作。春節剛過,他決定在廣州買房。作為獨生子女,加上月收入不錯,胡念一度覺得資金不是問題,算上父母的支援和自己的存款,首付可以拿出150萬左右,“每個月可以接受1萬元左右的房貸。”但看似充足的預算很快就向高企的房價“低頭”。

  由於在珠江新城上班,胡念首選在越秀和天河擇房。作為一個踩盤“菜鳥”,瞭解房價的第一步是看數據和問中介。然而,看了幾套房後,他對官方給出的均價持懷疑態度,“去年年底開始,中心城區均價不到或剛到兩萬,這麼可能?”胡念細數自己的“戰記”:作為天河的黃金地段,珠江新城西也是近來價格小漲且備受關注的置業板塊。別說大戶型的價格了,像鉑林國際公寓、富力盈力等這種高檔小戶型,過去成交均價在4萬左右,現在不少放盤價逼近6萬,甚至更高。他算了筆賬 ,一套80平方米的房子,至少要480萬,首付144萬,然後貸款336萬,組合貸款後,等額本息每月還款要達1.7萬元左右。

  有一段時間,胡念開始抱怨起自己運氣不好,“3月正好是學位房旺季,所以抬高了房價。”“轉戰”越秀後,他越發覺得“荷包羞澀”。比如東風廣場各期的均價已經接近7萬,其中均價較高的四期已經達到7萬元/平米。

  買房不易,換房也如此。新政出台前,老王一直有點煩。春節後,家住海珠區的老王已經看了幾十套房。按照計劃,他想賣掉現居兩室住房,換三房,“因為打算還住在海珠區,所以之前一直以為換房壓力不大,但實際上並沒有那麼簡單。”

  老王解釋,現在像他這樣要換房的群體不在少數,所以海珠市面上比較緊俏的是三房戶型,“看了好多樓盤,中介都表示以往兩房的戶型會比較好賣,但現在三房是最缺貨的。”而在看房過程中,老王也感覺到,無論是賣房的業主,還是前來看房的買家,全都屬於換房一族。“本來我還是不大相信中介的說法,但當面跟多名業主溝通過,對方都表示也是準備換房,所以在時間上要求比較急,至少要求買家做商貸,做公積金是基本沒戲的。”

  有業主捂盤

  讓鄰居不要輕易出售

  看房的日子,老王忽然不喜歡刷朋友圈了。因為買房,他加了不少中介。中介為了催促買家趕緊下手買房,“不約而同”地轉了這樣的段子:

  昨日還能買越秀,今朝只能買白雲;本月越秀嫌太貴,下月佛山也崩潰;今天市區不買房,明天城郊淚兩行;今日全套變首付,明日首付變車庫;出去旅遊四五天,回來少個衛生間。

  每天看到這樣的段子,老王乾著急,又買不到房,出現這樣的狀況是缺少房源。因為一旦有房子放盤出來,中意這個小區的買家就會在中介的帶領下蜂擁而至。特別是那種需要預約看房的,一到約定的時間,就會發現一堆的中介和買家在樓下等著,“不排除是中介的營銷手段,但確實你跟著隊伍進去,這麼多人一起看,會感受到壓力。”

  這種現像往往會造成賣方強勢、不講價、反價甚至吊著等高價的現象時有發生。老王回憶,他曾經看過一套房子,業主原本已經跟別人談好了價格,卻一直拖了好幾天不簽約。直到簽約當天,那名業主仍然很直接地對來看房的老王說,“只要你出的價格比對方高,我就賣給你,價高者得。”

  確實,賣家最近情緒高漲。“大家最近不要賣房,房價肯定還會漲!”3月13日,住在廣地花園的業主張姨又在業主微信群發了信息,呼籲大家不要輕易出售房子。張姨在廣地花園有3套房,這個樓盤10多年前因“一房多賣”導致房價一直不見大漲。直到今年開始,伴隨番禺區整體房價上漲,這個小區的房價在張姨看來終於有了“起色”,“一萬變兩萬,月租每月多加三四百。”張姨在微信上算起賬來。

  據房天下數據研究中心數據分析,相比其他區,今年前兩月中心城區的房源供應較為緊張,不少購房者都遇到了業主不同程度的反價以及多個購房者爭搶一套房源的問題。部分改善型購房者因為業主反價較高,預算超標被迫降低購房標準,從尋購三房變為購置大兩房;而剛需買家更是因為較低的預算價格而在轉向中心城區邊緣地帶,但心水房源依舊難以尋找。直接導致了中小戶型房源成交在量、價上均有所上漲。

  看到別人漲價

  自己也想提價

  如今新政出台,無論老王還是胡念,都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之前看房,越看越消極。”但胡念強調,並非他在廣州買不起房,只是綜合父母和自己的各方要求,就忽然抬高了一大截買房的門檻。“比如說學位房,以前我覺得不一定要考慮,但現在想,現在不買,說不定以後就買不起了。”但他又和部分85後的獨生子女一樣,希望保持自己的生活品質,理想和現實就像兩條線,這樣兩頭扯著胡念在買房這條路上徘徊,不知道如何是好。“現在好了,新政來了,我覺得可以暫停一下,短期內觀察一下再出手。”胡念講,對於一個外地人,要紮根廣州,買房是不可踰越的話題。未來何時下手,就跟投資一樣,“像是和房價賽跑,占上風的時候下手。”

  跟胡念一樣,老王也算鬆了口氣,決定短期觀望一下市場再下手。新政出台3天后,老王發現朋友圈忽然多了好多房源。今年以來,廣州的房價在全國表現確實很突出。在厭惡他人作亂市場之時,老王也在深思。

  在與中介接觸之時,老王摸清了一些房價上漲的“內幕”。一名與他相熟多年的中介曾坦言,如果換成是2014年、2015年,總價數百萬的房子,買家開始砍個二三十萬的價格是很正常的,但現在談的人一多,業主的心態就變了,“人總是想把自己的房子賣得價格更好。”

  這名中介表示,現在通訊手段便捷、中介林立,每個小區成交的價格都比較透明。只要有人以高於市場價的價格成交,小區里的賣家都會收到消息,下一位放盤者自然不會讓自己吃虧。此外,還有部分看好房價的業主惜盤、捂盤,把放了盤的房子又收了回去,坐等價格繼續漲。如此一來,盤源就再度緊缺,形成一個漲價的循環。

  雖然老王厭煩這樣的買賣環境,但他自己也是賣家,所以能理解這一方的心態,“我自己的房子也在放售,也有幾個客戶看中在談。其中有一位小女生非常誠懇,也瞭解到她是從小地方來到大城市,通過自己努力一步步從20平米的蝸居開始逐漸換到40平米,現在再準備換大點的……可是我判斷我的房子還有漲價空間,所以實在沒辦法降價賣給她,最後只好回絕。”

  “那一刻,感覺我終於變成自己討厭的那種人。”老王坦言。

  (應受訪者需求,本文部分受訪人為化名)

  本版采寫:南都記者任先博 李欣

  來源:南方都市報

  • 關鍵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