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不是學生行兇的原因,“意義缺失”才是
2017年03月21日09:54

  原標題:高考不是學生行兇的原因,“意義缺失”才是

  作者:天白、糰子

  所謂的“現實題材”劇,刻板地將上學、高考簡單化地描述為一種枯燥無味而又艱苦卓絕的生活,國外則代替大學成為新的夢幻理想鄉,“上學”這件事本身反而價值中空,成為一切矛盾的天然根源。

  A

  幾年前,李敏鎬還是“繼承者”。他住在美國臨海的大別墅里,閑暇時衝浪、品紅酒,一時興起就英雄救個美――撈到了韓國窮高中生朴信惠。他告訴她,欲戴皇冠,必承其重,然後就回國和同父異母的哥爭奪家產去了。

  朴信惠回國後陰差陽錯和李敏鎬進了同一所貴族高中,然後開始了和“流星雨”一樣的戲碼――窮出身女主角被富二代們欺負,然後不斷有頂尖富二代愛上女主,好學校的意義似乎就是為女主輸送源源不斷的富二代。

  黃海的另一邊,恰對著我國人口大省山東。這是我國高考壓力最大的省份之一,每年有幾十萬考生爭奪不足5%的重點錄取率。山東是儒家文化發源地,重視教育的風氣由來已久。但這樣的傳承並沒有讓這個高考大省在教育資源上有明顯優勢。對南方沿海省份的學生而言,以山東、河南、河北為代表的北方孩子就是讀書刻苦的代名詞。

  但競爭壓力,似乎也只能在例如《高考》這樣的紀錄片中體現,電視劇從來就沒說到點上。

  青春偶像劇就不提了,但哪怕號稱現實主義題材的影視劇,也更多樂意講講北上廣的中產如何願意傾其一切,為了娃能上重點小學賣了坐北朝南大三居、搬到每平米貴出好幾萬又老舊的學區房。

  或者如何費盡心思、用盡人脈,把初升高的孩子送到發達國家享受更寬鬆的學習環境。但是有什麼區別呢?《小別離》里,海清演的媽媽長了瘤要做手術,拚命瞞著身處異國的女兒朵朵,跟國內每年高考前後總會出現的諸如“親人意外身亡全家隱瞞即將參加高考的孩子”此類新聞,有何區別?

  所謂的“現實題材”劇,刻板地將上學、高考簡單化地描述為一種枯燥無味而又艱苦卓絕的生活,國外則代替大學成為了新的夢幻理想鄉,“上學”本身反而價值中空就,成為一切矛盾的天然根源。這是一件非常扭曲的事情。

  B

  近日,濮陽一高二學生被殺一案受到了廣泛關注,這是一起“尖子班”中等學生殺死“尖子班”優等生的悲劇。在這一事件的影響下,中國教育資源的嚴重不平衡,嚴苛的應試教育給未成年學生生理、心理帶來的巨大負擔等等話題再一次引起了討論。

  但是我們的影視劇,永遠在避重就輕。韓國近年來出現許多“自黑式”的職業劇,我們沒學會,卻把人家更早年流行的狗血套路、不切實際的幻想都“引進”了,還是低配版。

  也有得到業界認可的校園故事,比如《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但那些使男女主人公閃閃發亮、充滿魅力,使他們的青春充實而美好的事,從來都無關高考壓力――柯景騰哪怕拚命做題,也是為了和沈佳宜那個曖昧的賭約。

  而《左耳》《致青春》這樣的青春電影,固然是在展現殘酷青春的主題,但卻也潛藏著關於叛離的隱秘期待――沒逃過課的青春不是青春、沒早戀過的青春不是青春、沒掛過科的青春不是青春……因而用功學習這件事,卻成了虛擲青春、浪費韶光。

  他們品嚐愛情與友情、他們叛逆、他們齊心協力反抗老師與家長的“暴政”……這一切在影像中呈現的“校園生活”反映了我們對於理想的學生時代的想像,當我們用這樣的理想比照現實,就會發現那種每天兩點一線、上課下課寫作業的生活是多麼的空洞、荒誕和無意義。

  C

  也有好的示例――日本電影《墊底辣妹》里的高中生們,不談戀愛不叛逆,也沒有社團和運動會的青春電影有著絕不輸於一般意義上的青春偶像劇的感染力,在內地上映後廣受好評。

  女主人公沙耶加在大家的支持下努力學習的過程既熱血又溫馨,我們可以在那個故事中清晰地感受到學習這件事本身所能帶來的欣快與意義。在電影中,沙耶加成功地考上了慶應義塾,但即使沒考上又怎樣呢?當她回首過去,這一段學習時光也必然閃閃發亮、生機勃勃,令她欣慰懷戀。

  《墊底辣妹》的成功證明了,這樣的故事本身是可以引起共鳴的。那麼我們的校園劇,到底何時能夠拋棄不用學習的貴族高校里,霸道總裁空降拯救灰女生的古老套路,或者把學業上的奮鬥等同於追求愛情,正兒八經地講一講我們曾經戰鬥過的那些年?

  每當校園里發生慘案,我們首先反思的就是我們的教育是不是出了問題。難道,否認學習本身的意義,不是問題之一嗎?

  再想一想殺死了自己的同學的高中生,那個拚命用功學習的孩子無論如何努力都換不來一張優秀的成績單,就單單是因為他的成績不好,便足以否定掉他這十餘年來全部的學習生涯,全部的努力,他為了學習而花費的全部時光――因為有意義的終究只是最終那一張薄薄的高考成績單。

  這樣的悲劇,大概並非“減負”所能避免的,如果我們不能為學生漫長的學習時光,提供一套健全的自我實現和成就感獲取機製,如果我們對於高考的想像永遠是神聖化伴隨著妖魔化,如果老師和家長對於學生的誇獎永遠只是“你這次考得真好”,而不是“你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很有建設性”,那麼大概什麼都不會改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