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650億美元中沙合作大棋局 “2030願景”對接“一帶一路” 下遊煉化成重點
2017年03月21日08:19

21世紀經濟報導 綦宇

上週四,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沙特阿拉伯王國國王薩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齊茲・阿勒的見證下,中方與沙方簽署了包含一系列合作協議的諒解備忘錄。

據披露,合作方面涉及原油、石化、交通、核能、礦業等領域,總價值高達650億美元,從深度和廣度來看均為兩國外交史上前所未有。

其中,已經確定並披露的兩國能源及其下遊的合作協議,由中國石油化工集團公司和沙特阿拉伯基礎工業公司簽署,雙方將共同探索在沙特與中國分別開展項目合作的機遇。

同時,有媒體報導,中國國家主權基金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和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有望成為沙特阿美IPO的基石投資者,中投公司甚至可能成為該公司IPO的最大投資者。

從目前透露的信息來看,這是中方能源企業首次與中東國家進行如此全面深入的合作,這一合作無論是對於中方的“一帶一路”國家戰略還是對沙方的“2030願景”來說,都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此前並非是遜尼派穆斯林地區,尤其是海灣六國的重點“友好”對象,在國際油價不斷低迷、中國對外原油需求不斷高企的現在,中國市場和技術對中東國家的吸引力超越以往,中國企業也逐漸開始在這些國家參與非常核心的能源合作項目。

3月初,中石油和中國華信集團共獲得了阿聯酋最大油田區塊12%的權益,中國也曆史性地成為這一區塊最大的外國投資人。中石化首個海外煉化項目於去年1月份在沙特延布投產,年煉化能力達2000萬噸。

“促使雙方加深合作的並非是‘感情’,而是越來越豐厚的共同利益。”一位海灣地區研究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一帶一路”戰略佈局

一方面是尋求中國本土能源供給的安全,另一方面擴展中國在境外的投資,在此次與沙特達成的能源類一系列合作協議中,都可以體現以上兩方面特點。

在中國超過64%的進口能源中,有接近70%的石油都需要通過馬六甲海峽進行運輸,為了拓展進口渠道,繞開馬六甲海峽,中國與緬甸合作建設了中緬油氣管道,而在這一管道末端坐落著一家目前已建成但尚未投產、年煉化能力1100萬噸的煉油廠――雲南石化。

這家石化廠就負責煉製中緬管道運輸的原油,由中石油、沙特阿美和雲天化三方共同投資。儘管相關合作協議的談判並未結束,但云南石化黨委書記就向記者表示,已經非常接近於同沙特方達成合作協議。

在合作協議的談判過程中,沙特方面不僅希望能夠全部供應這家煉廠所需原油,還正在與中石油方面商談參與到雲南省成品油的銷售市場。這與此前在福建建立的中石化森美公司模式大致相同,這家公司不僅煉製來自沙特的原油,還建設有乙烯生產線,並且參與福建市場成品油及化工產品的銷售。

而與中國參與到沙特上遊資產項目相比,參與到沙特下遊項目對於中國公司來說更加容易一些。“中國目前在沙特沒有上遊資產類項目的合作,但在下遊有許多的合作案例,不管是在中國還是在沙特。”安迅思中國研究總監李莉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中石化與沙特基礎工業的合作協議具體內容包括,在兩國分別以合資公司的方式發展石化項目,項目產品將主要針對下遊的汽車、電子、照明、建築及建造、包裝和醫療器械等重要市場。同時研究進一步擴大雙方合資企業中沙(天津)石化有限公司投資。

同時,雙方均表示會在兩地探索以合資公司的形式進行合作。而建立合資公司之後無論是合作深度還是投資額度都將會大幅增長,無論是對沙特基礎工業還是中石化,這樣的嚐試均能帶來不菲的收益。

“其實在沙特除了中石化以外,有很多的承包商在這裏進行工作,例如中國港灣就承建了沙特在波斯灣的一個港口項目。” 標普普氏杜拜石油分析師Adal Mirza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這次中石化的合作項目還涉及在沙特和中國建立合資公司,這在之前也是前所未有的。”

沙特轉型謀突破

沙特王國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亟需與中國進行更深更廣的合作。

時鍾撥回至2011年,彼時沙特阿拉伯是中國最大的境外石油賣家,“沙特過去曾經主宰中國的石油供應,但現在不得不為了在中國的市場份額與其他國家競爭。”上述分析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隨著近五年中國國內傳統油田產量下降,石油消費量迅速增長,中國原油的對外依存度在去年突破了64%,但是,從進口結構對比看,沙特在中國原油進口份額中的絕對數量並沒有太大變化,同時比例從2011年的接近50%下降至如今的不足33%。

填補中國石油需求增量的國家分別為俄羅斯、安哥拉和伊拉克,其中俄羅斯的增幅尤其明顯。從2011年出口1980萬噸暴增至2016年出口5230萬噸,俄羅斯超越沙特成為中國原油第一大賣家。

同時,沙特近年來正在實行其國家經濟多元化計劃――“2030願景”,其發起者則是沙特國王的兒子,副王儲穆罕默德。這一計劃旨在改革沙特經濟,促使該國收入多元化,減少對石油和天然氣出口的依賴。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保證中國的市場份額以獲得更多的改革資金、吸引中國豐厚的資金和先進的技術進入沙特,成為此次中沙合作中沙方的重點。

而與之相對的是,沙方需要讓渡足夠多吸引中國的籌碼,來達到自己的目的。其中就包括號稱史上最大規模IPO的沙特阿美公司上市。

作為歐佩克的主要生產商,沙特阿美對於全球石油市場來說地位尤其重要。目前沙特王國的能源工業部部長阿爾・法利赫也是該公司的董事長,“沙特阿美的部分私有化是‘2030願景’計劃的一部分,利雅得希望實現該公司5%的私有化,為該國的投資募集資金。”標普普氏杜拜石油分析師Adal Mirza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目前,尚未有該公司具體上市計劃的信息披露,有些分析師預計整個公司市值超過2萬億美元,即便是拿出5%的收益IPO,也有接近1000億美元的量。“目前,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和彙豐銀行是阿美的銀行顧問,它將在沙特證券交易所上市,或者選擇東京、紐約、倫敦或者香港之中的一家交易所同時上市。” Adal Mirza說。

此次沙特國王訪華也讓業內猜測,薩勒曼是否會遊說中國參與這家公司的IPO。有媒體報導中投公司和中石油將參與到這一過程中來,但截至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發稿並未得到兩家公司的確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