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攀:我作了最不“華科”的選擇
2017年03月21日05:19

  原標題:李明攀:我作了最不“華科”的選擇

  實習生 陳晶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王林來源:中國青年報(2017年03月21日10版)

  3月中旬,謙益農場接到了一份來自台北的淘寶訂單,這份海峽對岸的訂單讓創始人李明攀感到欣慰:當年他放棄高薪的IT工程師工作,回農村當“黑臉農夫”的努力沒有白費,

  6年前,李明攀還在湖北黃梅的農村,為了承包一塊土地和農民鬥智鬥勇,現在他的謙益農場已經從黃梅擴展到了河南、雲南、山西等地。原來一個人的農場現在也變成了30多人的共同事業。

  看到李明攀這些年的努力,一位當年對李明攀回鄉種地不讚同的同事感慨萬千,在他的博客下留言:每日忙於工作,時間一晃而過,每天都在想生活的意義是什麼?雖然我們一起做的芯片已經賣到快1億顆了,可是並無多少喜悅之感,到底要過怎樣的生活?你找到了,我還在徬徨。

  在華中科大校友講壇上,李明攀笑著說:“作為一名華科男,我做了最不‘華科’的選擇。”

  IT工程師回歸田園

  李明攀向來有自己的想法。16歲就考上了當時的華中工學院(現華中科技大學),並且讀了最好的專業之一――電子科學與技術專業。2001年,李明攀大學畢業,成為我國第一批模擬電路工程師,其所在的研發團隊還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從武漢跳槽到上海,再到深圳,他的薪水節節攀升,年薪很快達到了30萬元。

  看似光鮮順意的工作背後,是熬夜加班犧牲身體的代價。2005年春節後,李明攀開始覺得腸胃不舒服,每天飯後一大把西藥也沒有換回健康。3年後,李明攀的體重已經從120斤銳減到80斤,小號的襯衫穿在身上也顯得空蕩蕩的。

  這段時間,當時還是李明攀女友的周媛作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立即結婚,陪他渡過難關。婚後,周媛陪著李明攀四處求醫,在中醫的調理和自然飲食的調養下,李明攀終於恢復了健康。

  李明攀把這段經曆看作渡劫,渡過此劫,就不想再回頭。他覺得父輩生命中有個死循環:辛苦耕耘一生,用農藥和化肥種糧食,損傷腸胃;到了暮年大病一場,一生辛苦賺的錢又都花在看病上。他想改變這個死循環,想回到農村老家自己種田的想法再也按捺不住。

  從“獨孤求敗”到“但求一勝”

  大學時,血氣方剛的李明攀給自己取了個網名――“獨孤求敗”,頗有些傲氣。在準備放下高薪工作回農村的那段時間,一腔熱血又回到了他的身體里,經受著外界潑來冷水的考驗。

  李明攀興衝衝地跟父母說了自己的想法,父母一盆冷水澆向了李明攀的“異想天開”。多年勞作的經驗告訴他們,沒有農藥化肥不可能種好稻穀,況且20多年引以為傲的兒子,怎麼能在跳出農村之後又回來呢?“絕不能讓兒子再吃農民的苦”。

  父母成了李明攀回鄉創業路上的第一個阻礙。他拿著從同學朋友那裡借來的錢和自己的積蓄,準備回老家承包土地,開始鄉創實驗,老父親卻在背後施壓:誰把土地承包給我兒子,就是跟我作對!

  妻子周媛是第一個支持他的人。遍尋無地的李明攀焦慮之時,周媛娘家的親戚傳來了好消息,湖北黃梅有一片300多畝的土地準備轉讓。這位剛剛開始投入創業的年輕人躊躇滿誌,準備建立自己的第一塊“根據地”。

  但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做土地轉讓生意的老手一下子就看出了這個年輕人急切的心情,在和李明攀簽了一份合同之後,轉手又和另一撥前來租地的農民簽了合同。李明攀自以為撿了金元寶,開始在心中籌備種植計劃。正當他想像農場稻穀滿地的圖景時,同樣簽了合同的農民開著機器,當著李明攀的面在田里搶種。李明攀當然不答應,這個剛從城市回來的年輕人站在了機器面前。“你們別想動這塊地。”大有同歸於盡的意味。

  因為對方人多勢眾,一番爭吵之後,身材瘦弱的他被打。從那以後,李明攀悄悄把自己的網名從“獨孤求敗”改成了“但求一勝”。

  哪怕是一次小小的勝利也來之不易。因為對方已經搶種了糧食,李明攀只能一邊打官司,一邊尋找其他土地。多方打聽之後,在熟人介紹下找到了另一片400畝土地。有了上一次吃虧的經驗,還沒等別人的棉花收完,趁著雨天,李明攀就播灑下了幾千斤的麥種。

  來幫忙的嶽父嶽母都勸李明攀給種子裡拌點農藥,不然會被小鳥吃光。但他不為所動,“如果不能誠信地堅持不撒農藥,只是為了賺錢,那何苦來做這個呢?”李明攀把種子灑下去沒幾天,附近的鳥都集中到了他的麥地上,用炮仗一嚇,成千上萬隻鳥飛到空中,烏壓壓的一片。

  不撒農藥的堅持,不僅招來了鳥兒,也吸引了對自然耕種感興趣的人。不少人在微博上看到了李明攀的故事,來他的生態農場參觀。但也有不少人是抱著質疑的態度來的――“這會不會又是一個忽悠國家資金或者別人投資的項目?”

  面對外界的種種擔憂和質疑,他只能自我鼓勵:大家認為農業苦多累多,不值得去做,無非是看足球比賽的觀眾心態罷了。真正在球場上的球員,但求一勝,旁人如何看不必在意。

  從一個人戰鬥到“反叛者聯盟”

  自然農耕的前兩年,李明攀田里的糧食產量連別人的一半都達不到。因為堅持不施農藥,他們的成本又比別人高很多,僅僅除雜草一項,人工費用就是一筆大開銷。

  面對雜草和害蟲,他在古人的智慧中尋找答案,《農政全書》《齊民要術》等是他床頭常備的。他嚐試用自然的方法治理田地,用紫雲英做的肥餅施肥,在水稻苗株間保持合理的距離,陽光直射地表,減少害蟲的繁殖。沒有農藥的田地也讓青蛙、蜘蛛有了容身之地,漸漸地形成生態平衡。李明攀總結道:“就像倉庫里養了貓,老鼠就不會猖狂。”

  在重重困難之下,李明攀創辦的謙益農場依然在5年之內實現了盈利,2016年流水額達1000多萬元。在謙益農場的淘寶店舖中,商品從剛開始的稻穀、小米,擴展到深加工的豆皮、麵條。除淘寶、京東、微信商城等電商渠道之外,謙益農場還和湖北家樂福超市、華中科技大學後勤集團等單位合作,提供蔬菜和稻米。2012年,光是杭州的法喜寺,便消費了他多達29噸的農產品。

  6年間,李明攀的基地不斷擴充,從湖北黃梅的100多畝地,到山西、河南,東北和福建等地也插上了謙益農場的紅旗,共計5000多畝。同時增長的還有李明攀的同行者。目前,謙益農場30多人的團隊平均年齡不到30歲,其中既有從油田辭職的大學生,也有因為採訪結緣後來直接加入農場的美女主播。“我們都是田野間的‘反叛者’,因為認同自然生態的理念聚集到了一起。”2016年,湖北女生王楚從電視台主持人變身為農場的一員,目前負責品牌建設工作。

  從滿腔熱血的IT工程師,到孤身投入鄉村的創業者,李明攀從“白面”學生變成了一名“黑臉農夫”。和當年常常熬夜加班的生活相比,李明攀已經習慣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一簞食一瓢飲”,李明攀找到了自己新的生活追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