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前患重度憂鬱!胡婷婷「懷疑自己值得被愛」
2017年02月24日17:56

37歲的胡婷婷去年7月與相識16年的大學同學Adam在紐約登記結婚,不少人都獻上祝福,但胡婷婷在臉書卻自揭,當初和老公在一起時,曾陷入重度憂鬱,形容自己如「摔過的瓷娃」,甚至「懷疑自己值得被愛」。

圖/胡婷婷臉書

胡婷婷2013年與港澳重唱組合Soler成員Julio締結婚姻,隔年卻發表聲明,宣布兩人和平分手,震驚各界;時隔兩年,胡婷婷與相識16年的大學同學在紐約登記結婚,攜手共度未來人生。

圖/胡婷婷臉書

看似幸福的生活,胡婷婷卻自揭不為人知的重度憂鬱。她寫道:「很多人都以為我最辛苦的時候,是2014年初剛失戀的時候。」然而讓她真正覺得最辛苦、無法呼吸的時刻,其實是和現任老公交往的時候。

圖/胡婷婷臉書

胡婷婷臉書全文>>>

很多人都以為我最辛苦的時候,是2014年初剛失戀的時候。我花了六個月的時間獨自各地漂流。寫了一本書,又慢慢開始上節目,也回歸站上舞台演出。一切似乎都過去了⋯⋯ 然後,就在一個一時興起的機縁下,回到紐約,去醫院探望大病初癒,好久不見的老朋友。也因為這個機緣,又遇見了我的大學同學A。認識了十六年,我們總是錯過,但,這次,我們都各自有了成長,不想再錯過。人生,能有多少的十六年? A 天性保守慬慎,我又經歷過情傷,於是,我們決定給彼此一年在一起生活的考驗,看看我們適不適合相處,看看我們有沒有能力和耐力一起面對問題和挫折。

一切,都似乎很好很好。我愛紐約,我愛A,我愛我們的踏實和平凡。一切都似乎簡單美好。然而,就在一切回歸到踏實平凡和美好的時刻,我真正最辛苦要面對的時刻突如來襲,讓我無法呼吸。之前,剛失戀的時候,我進入了特別警戒的狀態,想不讓家人朋友擔心。我努力藉著寫書,急欲想從黑暗中走出來,急欲得想給予心碎的經驗某種解釋,似乎只要我能給它個解釋,附予它某種意義,我所經歷的就會值得,我的痛會得到救贖。 然而,當我自以為,一切都過去了,我也有了新的戀情,就因我鬆下警戒,打開心房,沒了危機,沒有東西需要拯救,在回歸生活之下,沒有原因的我陷入了黑暗的谷底。之前沒有完全面對癒合的傷,在A 給我的愛和呵護之前,像是在自我撕扯,我陷入了極度的憂鬱,我懷疑我值得被愛。我像個摔過的瓷娃,看著自己的破洞和殘缺,無法相信,我值得眼前這麼好的一個人的呵護。我不再相信,我能擁有快樂。我的重度憂鬱,讓我失去希望,放棄夢想。這一篇章,只有可憐的A知道⋯⋯

圖/胡婷婷臉書

我雖然失去信心,可憐的A,卻始終沒有放棄。他從未要求我改變,從未給我任何壓力或批叛。理智的A知道,憂鬱不是靠毅力或批叛去療癒,A知道,憂鬱是要靠耐心,支持,接受,和愛去平緩。A像個孩子般的完全的接受這個破娃。而,這破娃,慢慢慢慢的在A的呵護下,又開始有了笑容,在A的支持下,也漸漸接受自己,重新相信,原來這樣的自己,足夠完美⋯⋯

一直覺得,我們生活的環境中,有太多的標籤,我們的精神健康,有太多受保守文化影響卻和醫療科學脫節的迷思。心靈是靠接受,連結,和愛而更健康。批判,迷思,簡單化,標籤化,不但對個人心靈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容易造成傷害,這些看待事情的習慣,也會影響到更大層面的社會心靈。

我支持用愛,接受,關懷和了解,像個孩子一般的,讓每一個人更接受自己。
我,偶爾還是會憂鬱,是人,都會有憂鬱的時刻,但我知道,它不過是海浪,都會過去。我,非常滿足自在,因為我學會如何接受真正的我。

希望,這一頁,能成為一個安全的地方,讓有需要的人來述發心境,不受壓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