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把父母逼到低聲下氣的份上?
2017年02月15日16:05

  文章來源於微信公眾號:言情說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僅剩歸途。

  我是如何把父母逼到低聲下氣的份上?

  你越長越大,父母對你也越發謹小慎微。

  他們不再像你小時候那些,想關你禁閉就關你禁閉,想混合雙打就混合雙打。

  當年那個嗓門比包租婆都大,在你夜不歸宿的第二天,能跟你嘮叨一天一夜的老媽子,現在哪裡還管得到你是不是夜不歸宿,只是每日每夜地數著你過年的歸期。

  當年那個說一不二,只要板起臉就能嚇得你半天不敢說話的老父親,現在只要對你說話稍微大聲一些,你就能把爭執升級到吵架、把吵架升級到冷戰,於是乎,本來就不善言辭的他就更加不知道如何跟你溝通了。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感覺?

  我有。

  01

  我是家裡唯一的孩子,父母自然寶貝得跟什麼似的。

  去年6月,我提出要到北京打拚的時候,我爸躺在臥室的炕上,楞了半天。好幾分鍾,才緩過勁來,說:你一個人,我放心不下。

  隨之而來的是如同我孩提時,一貫的“說教”:你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去北京養得活自己嗎?現在拿著這點工資,還有我們能養著你,舒舒服服就夠了。

  我一聽急了,我是誰家的孩兒啊?有這樣說自己孩子的嗎?越想我越激動,語調也越提越高。自然,我爸的聲音也越來越小,很快便沉默了。

  聲大氣粗的我,第一次讓我爸服軟,他那晚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是:孩子大了,留不住了,你開心就好。

  低聲下氣,又略顯不甘。

  從小到大都是被“嚴加管束”的我終於爭過了我爸,卻不知為什麼,一點旗開得勝的感覺都沒有。

  才反應過來,父母與孩子之間,哪有對錯,哪有勝負?所謂你贏,傷得是他們的心;所謂你輸,痛得還是他們的心。

家庭
家庭

  02

  我離家的那天,老爸起得特別早,卻比平常要“忙碌”,假裝的忙碌,只是不敢跟我說話。從前遠行,每次他都會幫我拉著箱子到小區門口,直到我打上車。

  可唯獨那天不一樣,他看著我走過書房的時候,站了起來,小心翼翼地說:我今天,就不送你了。讓你媽去吧,到了記得報平安,注意身體……

  突然間,他好像覺得自己說得有點多了,閉上了嘴巴。

  我看著他侷促地望著我,突然覺得我爸是真的心疼我了,我不敢看他,扭過頭說了一句:知道了。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家門。

  我媽後來告訴我:你爸那幾天,都沒怎麼睡覺,即便睡著了,說夢話也在念叨你,你有空多給他打電話吧。

  雖然,我爸是個能在講台上滔滔不絕拖堂半個小時的老師,然而每次和他通電話,時長都不過1分鍾。可是每每看他掛了電話,卻立馬興致勃勃地給我的朋友圈留言點讚,囑託我注意身體的時候,我不由自主地想起龍應台在《親愛的安德烈》中曾經寫到:所謂父母,就是那不斷對著背影既欣喜又悲傷,想追回擁抱又不敢聲張的人。

  所謂我爸,大概就是那個看到孩子成長即驚喜又不想放手,想挽留卻只能任我遠走的人吧。

父母
父母

  03

  我媽原本是個不願將就的人,為了心儀的學校能複讀兩年、高考三次的那種。

  為了我,她不知道有多少將就,職稱30年沒提專心養我,加班再忙也要問我吃什麼宵夜。我爺爺病重那會兒,更是因為我在中考衝刺,廣州上海兩頭跑。

  有一次,她上班時候,不小心摔斷了腿,在床上歇了一個多月。非但不讓我伺候,還總是說:對不起,媽沒法給你做飯了,委屈你老是點外賣。

  上大學以後,我回家次數不多,每次放假回家,我媽都是4菜1湯的招呼我,其實若只有他們兩個人在家,吃得很清淡,白水燙青菜,煮次肉能吃好幾餐。

  因為平時做得簡單,手生,我媽總會加鹽加太多。每次嚐完以後,就說:別吃了別吃了,這個做太鹹了,不好意思,媽做的不好吃。

  客氣得好像我是遠房不常串門的親戚。

  我說:媽,沒事,我都吃的。

  她總要看著我吃得熱熱鬧鬧的才敢動筷子。

  三毛曾說:母親踏著的青石板,是一片又一片碎掉的心,她幾乎步伐踉蹌了,可手上的重擔卻不肯放下了交給我,我知道,只要我活著一天,她便不肯委屈我一秒。

  那,也是我媽。

親情
親情

  04

  偶爾,我會突然回家,我媽總是即驚喜又不安。因為家裡沒有我喜歡吃的菜,只有魚,於是她一定全副武裝,要給我上菜場買菜,攔都攔不住。

  小時候,我吃魚吃傷了,一點腥味都沾不得,所以我媽很少做魚。可她偏偏是在海邊長大的,對魚愛得不得了。

  每次她買菜回來,都會罵我說:臭小子,回家也不提前說一聲,好不容易把你送回學校了,你媽我吃魚吃得正開心,你就跑回來了。麻煩死了!以後不許提前回家!

  眼睛里卻總是充滿了笑意。

  我覺得自己挺不孝的,連我媽吃魚的權利都剝奪了。自從我離家闖蕩,大概我媽可以快快樂樂地吃魚了。

  可她隔三差五就問我吃得好不好,要不要到北京給我做飯。比起吃魚,她更想我吃好。後來我媽大概怕我嫌她煩了,就只問我錢夠不夠花,不夠給我打。

  其實,我哪是嫌她煩,我只是不敢再說下去,一個連自己都照顧不好的人,何談照顧父母。我怕我若是因為自己的窩囊不爭氣地哭了,還要害她擔驚受怕。

  以前總是嫌母親嘮叨,長大了才明白,她的世界很小,小到裝滿了我們就再也容不下其他。她常常忘了我們已經長大,就像我們常常忘了她已經老了。

  我們總說,只有相愛的人,即便嚮往山川、湖海,還能囿於晝夜、廚房。

  天生勞碌命的父母,為了你又何嚐不是如此?

  曾經看過一組漫畫上面說:

  當你還很小的時候,他們花了很多時間教你用勺子、用筷子吃東西……

  教你穿衣服、繫鞋帶、扣扣子……

  教你洗臉、梳頭髮……

  教你做人的道理……

  你總在逼問他們你從何而來,他們早就用行動告訴你,你是從他們心頭掉下來的。

  所以,當他們記不清事情,或接不上話茬的時候,

  請不要怪罪他們。

  當他們扣錯了扣子、系錯了攜帶,當他們梳頭的時候,手開始不住的顫抖,

  請不要催促他們。

  因為,你在慢慢長大的時候,他們也在慢慢地變老。

  可只要你和他們在一起,他們的心就是溫暖的。

  ……

  我希望,不久的一天,我能讓他們心安理得地享受我的伺候,而不是讓他們謹小慎微、低聲下氣地體貼我的生活。他們做得夠多了,接下來,請看我的吧!

  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僅剩歸途。

  作者:白板先生,清醒時做事,糊塗時讀書。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