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繁昌:以科為大
2016年09月27日06:01

  原標題:陳繁昌:以科為大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李晨赫來源:中國青年報(2016年09月27日10版)

  陳繁昌

  假如對陳繁昌的簡曆稍加留意,就會發現,他64歲的人生,與“科學”和“科技”密不可分。

  首先他是個科學家,擁有加州理工大學理學碩士學位,並取得斯坦福大學計算機科學博士學位。他在耶魯等高校教書,當選美國國家工程學院院士。他發明的用於圖像顯影的數學公式獲引用7000多次,是世界上科研成果最常被引用的數學家之一。

  2009年,他回到香港,出任香港科技大學(以下簡稱科技大學)校長,在這所始建於1991年的年輕的研究型大學里,他用科學家和教育家的身份,努力為香港和世界各地培養更多的科技人才和創新人才。

  在他的新書《校長視野》中,他把1/4章節留給了“科技與創新”,而整本書的相關內容更是超過一半以上。這位旅居美國40多年的香港人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專訪時說,自己從來沒有給未來設定過具體目標,而是跟隨著興趣走到了今天。這位經常告訴學生們要多學多試、不要給未來設限的校長,非常確定一件事――科技創新才是香港的未來。

  衝出阿公岩的科學家

  陳繁昌的童年記憶,停留在香港阿公岩一間老舊木屋裡。它位於石礦場口。每天礦場會爆石兩次,有時石頭會飛過屋頂。

  他父親是村里唯一的大學生,母親曾在內地教書,所以對他的學業很重視。幼年時陳繁昌總能躋身全班前十名。中學會考過後,他申請名校皇仁書院被拒,於是返回原校升讀。

  開學兩個星期後,一位已經升讀皇仁預科的同學給他打電話,說班級里多了個空位,鼓勵他再試一次。已經被拒絕過一次的他本想作罷,母親則鼓勵他:“為什麼不去試試?反正又不會有什麼損失。”他鼓起勇氣再試一次,結果被校長當場錄取。

  當年在皇仁一起讀書的校友中,包括香港中文大學副校長霍泰輝教授、科大電機及電子工程學系教授郭成海和皇仁校長李家鴻。

  他在書中回憶此事時寫道:“現在回看,人生其實機遇處處,最重要是我們要懂得把握。雖然嚐試未必成功,但不去嚐試就註定失敗。”在皇仁兩年的預科生活中,陳繁昌從一本科學雜誌上認識到美國加州理工大學(Caltech),這也是他偶像物理學家費曼的母校。於是高考放榜後,他放棄令人豔羨的港大醫學院,隻身飛到Caltech讀物理。

  在讀書過程中,他意識到自己即使在考試中總能拿高分,但並沒有費曼一樣能夠自製公式的思維,不是物理學家的材料。於是他決定忠於科研夢,在畢業後修讀了加州理工大學的飛機工程碩士,並取得斯坦福計算機科學博士。當時計算機行業剛發展起來,很多人認為,過幾年電腦就會消失。但當時的陳繁昌就相信,這是最先進的技術,一定會影響人類的未來。

  時至今日,電腦已經成為人類生活的一部分。在一次家庭旅行中,陳繁昌的女兒問他,在沒有電腦的日子裡,你們是如何安排行程的?

  “沒有人知道未來需要什麼,我們要做的是不斷探索。”陳繁昌也把這作為科技大學的使命――看到5年、10年後人類需要什麼,去尋找未來需要什麼。

  正如香港科技大學副校長、太平紳士翁以登開玩笑舉的一個例子:如果說做理工的人是要研究如何把勺子弄得更好,科技大學就要研究以後怎麼喝湯不用勺子。

  香港年輕人需要榜樣

  高中起就以大物理學家費曼為榜樣的陳繁昌發現,用來激勵香港年輕人的本地榜樣還不夠。

  以香港科技大學為例,在校友中,最接近同學們的可能是大疆創新(DJI)的創始人汪滔,他也是《福布斯中國》選出的“十大中國創新人物”之一。香港官燕棧國際有限公司旗下著名品牌“樓上”的創始人朱誌明也是香港科技大學畢業生。陳繁昌在參觀燕窩製造過程中感到十分震撼,透明的玻璃牆裡面,精密儀器輕易完成燕窩的製作和保鮮,像一個巨大的實驗室。

  但陳繁昌坦言,香港年輕人還需要更多榜樣,尤其是像喬布斯、馬雲、馬化騰一樣的榜樣。

  翁以登也有同感。雖然創業不可能都成功,但從一開始就追求舒適,例如去銀行工作成為年輕人的主流,這顯然是有問題的。

  陳繁昌說,在李嘉誠、李兆基的年代,他們沒有讀過大學,唯一的出路是自己闖。但現在,幾乎每個人都有學曆,有很多途徑可以過上舒適的生活,可能反而限製了年輕人的創造力。他說,政府應該為年輕人提供機會,發揮他們的才能。

  陳繁昌回憶起讀書的日子,他和同學們談的多是目標,不是賺錢,是如何改變世界、成為領袖。因此,他現在常常和科技大學的同學說:“別讓別人小覷你年輕,別做追隨者,要做就做領袖。”

  榜樣的作用讓年輕人有所期待,但夢想總會被現實牽絆,尤其是在香港――一個中國傳統思想和先進現代思潮糾纏和碰撞的小島上。

  “香港學生普遍受中國傳統思想影響,天生怕輸。認為讀不到大學,或畢業後找不到一份好工作就會令家人蒙羞,造成壓力。”陳繁昌在書中寫道。他認為,這直接影響了香港學生的創造力。這一代學生不僅不比幾十年前的遜色,更多了創業和出國工作的機會,應該好好發揮潛質。但在重視成績的教育製度下,學生少發問,只顧操練,求學是為了賺大錢,沒有認真發掘自己的興趣。

  一個香港女孩的一句話,讓陳繁昌久久不能平靜。28歲的指揮家陳以琳在世界著名的倫敦交響樂團主辦的唐娜泰拉・弗里克指揮大賽中擊敗全球225位年輕指揮家奪冠,並在倫敦交響樂團擔任助理指揮,成為該樂團自1904年成立以來首位獲得此殊榮的女性。成功如她,卻在接受採訪時直言:“追夢在香港是一件奢侈的事。”

  這讓陳繁昌震撼。作為教育工作者,他自問,教育是否真的能讓年輕人找到自己的誌向、發揮所長?陳繁昌認為,香港傳統文化不可能短時間得到徹底改變,讓學生對創新、創業產生興趣,最直接的途徑還是樹立榜樣。

  在美國生活多年的陳繁昌不熟悉謝霆鋒。謝霆鋒30歲之後創立的後期製作公司涵蓋不少科技領域,不久前被成功收購。在陳繁昌看來,雖然謝霆鋒的創業沒有馬雲那麼厲害,卻可以作為香港年輕人創業的榜樣。

  讓更多科技大學人成為香港人的榜樣也是陳繁昌作為校長的願景之一――在2011年,科技大學同學統籌的一個分享會上,陳繁昌想像了科技大學20年後的未來,並給出了10個願望。其中之一就是科技大學畢業生可以發明如蘋果產品一樣深受世界各地爭相追捧的產品,成為世界級的企業家。

  他還希望科技大學畢業生和教授能夠成為諾貝爾獎得主。當然,對於這所25歲的學校,畢業生獲得諾貝爾獎,也許還言之尚早。

  悲觀的樂觀派

  單從一次次公開場合陳繁昌的亮相看,也許不少人都會把他定義為一個樂觀的人。

  他幾乎一直眯著眼笑著同人交談,在從年輕到現在的照片里,露八顆牙似乎是標配,開心的時候會露出更多潔白的牙齒,交談過程中不時發出笑聲。他的標誌性笑容在2013-2015年間恐怕少了許多。這是因為他一直呼籲與敦促的創新與科技局遲遲不能落地。

  2009年回港出任科技大學校長時,陳繁昌發現相關科技部門在政府架構內處於不顯眼的位置,這讓他覺得“匪夷所思”。在一般發達地區,政府都會成立高層次的部門負責製定科技發展政策,計劃資源分配,與各國和地區締造合作關係。而國際都會香港,卻缺少這樣的部門。

  有反對聲音指,香港只有不到800萬人口,人力資源和能力都難與科技強國匹敵。陳繁昌在各種場合為創新與科技局的重要作用振臂疾呼。在香港媒體為他開設的專欄里,他詳細地解釋這一機構的重要意義。陳繁昌說,全球面對迫切的挑戰,如能源、可持續發展、食物安全、金融市場的規管和國防等,都離不開創新和高端科技。成立創新與科技局,更大意義是展示政府對發展高新科技的決心與遠見。

  然而,一討論就是3年,陳繁昌越來越焦急。他甚至用到“紙上談兵”“望塵莫及”等消極詞語。陳繁昌的焦急源於香港以外的地方的科技發展。中國內地已經明確勾畫出未來的科技發展藍圖,積極推動科技創新和體製機製創新,以“中國製造2025”為核心,高速推動工業化和信息化,使中國製造業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國家對科研的投入也占GDP超過2%。

  而擁有700萬人口的以色列在OECD報告中,全球教育水平位列第二,科學論文出版數量排名全球第四,擁有全球最多的新興企業及最多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公司。

  諾貝爾化學獎得主以色列的DanShechtman告訴陳繁昌,以色列所有主要政府部門都設有總科學家辦公室。政府也會一對一配對投資資金,簽署跨國合作協議,引進資金,大力輔助當地新興企業和創新科研。

  即使是超級大國美國,也居安思危,保持警惕。

  陳繁昌在擔任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助理署長時,每年負責審批近百億港元的科研經費。他發現,在2010年出版的一份報告中,美國在創新科技的發展情況及與其他國家的差距被毫不留情地列舉出來。

  而陳繁昌將該報告的香港版在腦海中過了一遍,他認為,香港地區至少有以下不足:上世紀80年代,香港的GDP占中國整體的12%,今天只占全國的3%;香港投資在研發的經費只占GDP不足0.8%,這一數字在中國是2%;亞洲四小龍中,只有香港政府沒有設立專責製定科技創新發展策略的高級機構。

  有心不怕遲

  《有心唔怕遲》,這是陳繁昌得知創新及科技局終於獲批建立後,所寫專欄文章的標題。對初生的創新科技局,他“寄望甚殷”。

  這首先源於一名國際一流科學家對家鄉的判斷,和一名研究性大學校長對學校的自信。香港科技大學在研究性大學里排名全球28,在2015年的全世界僱主排名中位列14。陳繁昌說,短短25年能取得這樣的成績,一方面因為學校曆史短,可以保證把全世界最優秀的人吸引於此;另一方面因為定位準確,本科教育只有理、工、商三個學科。

  如何為年輕人提供創業教育?香港科技大學在學校里推行創業課程,學生可以選擇輔修或攻讀雙學位,並通過研討會等方式請企業家為學生講課。

  同時,香港科技大學每年組織一次創業大賽,獎金池100萬元,頭獎30萬元。旨在鼓勵學生創新創業。大疆創新的創始人汪滔便參加了首屆大賽,但未能脫穎而出。陳繁昌說,這更說明了比賽成績不是重點,而是為了推動嚐試的文化,在學界和民間注入創新的元素。

  香港科技大學也憑藉美式學科設置和錄取模式,吸引科技創新有誌之才加入學校。2012年科技大學破格錄取16歲的Victor入讀物理系。此前,公開考試未達標的陳易希也被錄取,如今他已經創立自己的科技公司,更獲香港政府邀請加入創新科技委員會。

  為吸引企業與學校展開更深、更全面的合作,科技大學校董會已經批準蓋一座新大樓――創新科技大樓,將會為企業、學生和研究公司提供更便利的場所。而作為創新科技局顧問的陳繁昌,考慮更多的,是如何在中國大力推動科技創新的大背景下,讓香港乘上東風。

  《2016年施政報告》中,香港政府撥款47億港幣投放於創新科技。包括20億成立創科創投基金,以配對形式與風險投資基金共同投資本地初創企業。

  陳繁昌認為,香港推動科創初見風氣。在一國兩製下,香港擁有地域優勢,應該利用本身具有國際化環境、一流大學、優良交通網絡、完善法製、知識產權保護和低稅製等優勢,扶持有誌之士,為香港前途打造另外一番圖景。事實上,很多大型中國企業已經在香港成立科研基地。除了華為之外,中國最大的基因組研究中心在2010年成立專門研究基因組的研發中心,聯想也於2015年與數碼港達成合作,建立亞太區首個雲端服務及產品研發中心。

  陳繁昌的父親從事機械工程,曾建議他報讀理工學院的染料工程,因為當時紡織業蓬勃發展,畢業後不愁出路。時移世易,20年後香港紡織業紛紛北移,當年炙手可熱的職業,如今已被淘汰。

  “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沒有行業可以曆久不衰。不進則退。”陳繁昌在《有心唔怕遲》里,嚴肅提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