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人民幣大跌逾600點:拆解國際資本沽空邏輯
2016年01月05日07:30

  相關應用:外匯計算器  銀行外匯牌價  離岸人民幣

  導讀

  舉例而言,套利機構在離岸市場可以按1:6.6的匯價,將1000萬美元兌換成6600萬元人民幣,通過貿易項將這筆資金劃入境內賬戶後,再按境內人民幣兌美元匯價1:6.5賣出,由此可以換到1015.38萬美元,從而賺取15.38萬美元匯差。

  本報記者 陳植 上海報道

  1月4日,元旦節後的第一個交易日,人民幣匯率依然難改此前的跌勢。

  截至當日18時,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跌幅擴大至約400個基點,徘徊在6.5288附近,跌幅接近0.6%,創下2011年4月以來的最低值。

  境外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更是一度大跌611個基點,至6.6281附近,跌幅也達到0.9%。

  “元旦期間,市場又開始傳聞人民幣匯率被高估,可能是當天人民幣匯率開盤就迅速大跌的重要原因之一。”一家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透露。尤其是中國12月製造業PMI指數跌至48.2,低於市場預期值48.9,加劇了市場對中國製造業發展放緩的憂慮,令人民幣匯率進一步受壓。

  但他發現,1月4日當天大舉沽空人民幣的資本力量,並不是此前一直興風作浪的人民幣境內外匯差套利交易資金,而是國際沽空資本。

  究其原因,去年12月28日外管局突然發布管理辦法加強外幣現鈔收付管理,無形間加大外匯資金借道經常項目進出中國的難度,令人民幣境內外匯差套利交易規模受限。但在某些國際沽空資本看來,此舉同樣預示著中國相關部門可能會在最近一段時間減少對跨境人民幣匯差套利行為的狙擊,反而創造了一個沽空人民幣機會。

  “相比前兩個交易日,尾盤總會有神秘大筆人民幣買單力挺人民幣匯率反彈,今天似乎未見類似狀況。”他表示,這某種程度讓國際資本更加有恃無恐地沽空人民幣。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4日15點半後,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的確迎來當天第二輪跌勢,短短一個半小時內,下跌幅度就達近200多個基點。

  這種情形,在一家美國投行人士看來,這股國際資本之所以敢于大手筆沽空人民幣,主要原因是他們在押注中國央行正逐步促使人民幣匯率與盯住美元匯率脫鉤,轉而維持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匯率的相對穩定,可能造成人民幣兌美元還會出現一定幅度的貶值。這也是目前金融市場認為人民幣匯率依然高估的主要原因之一。

  1月4日,中國外匯交易中心(CFETS)最新數據顯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掛鉤一籃子貨幣的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為100.94,較2014年底則仍升值0.94%。

  境內外匯差套利交易“受限”

  對於1月4日早盤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突然大跌170個基點,上述外匯交易員感覺頗為意外。

  畢竟,當天香港隔夜銀行間人民幣拆借利率(Hibor)飆升3.26%,至5.02%,創下去年9月29日以來最大漲幅。表明香港離岸市場的人民幣流動性正趨於緊張,離岸人民幣匯率理應有所回升。

  在他看來,離岸市場人民幣流動性趨緊的主要原因,恰恰是人民幣境內外匯差套利交易愈演愈烈。

  由於過去一個月,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始終比離岸市場高出800-1200個基點,導致多方套利機構乾脆從境外拆入人民幣,再通過經常賬戶貿易項轉移到境內賬戶賣出人民幣,賺取境內外的人民幣匯差。

  舉例而言,套利機構在離岸市場可以按1:6.6的匯價,將1000萬美元兌換成6600萬元人民幣,通過貿易項將這筆資金劃入境內賬戶後,再按境內人民幣兌美元匯價1:6.5賣出,由此可以換到1015.38萬美元,從而賺取15.38萬美元匯差。

  在他看來,正是這類人民幣境內外匯差套利交易不斷活躍,導致離岸市場人民幣通過貿易項流入境內,再兌換成美元返回境外。一方面可以賺取可觀的匯差收益,另一方面也在不斷消耗中國外匯儲備,造成資本外流的亂象。

  一家國有大型銀行外匯交易部主管透露,其實中國相關部門已經注意到這個現象。此前市場傳聞中國相關部門暫停了數家外資銀行的部分跨境人民幣業務,正是防範這類人民幣境內外匯差交易規模不斷膨脹,有效防止資本外流。加之去年底外管局突然發布管理辦法加強外幣現鈔收付管理,進一步加大外匯資金借道經常項目進出中國的難度,令人民幣境內外境內外匯差套利交易規模受限。

  前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也表示,1月4日當天通過貿易項的跨境資金流動規模的確比以往有所減少,以往他每日要為4億-5億美元貿易項下跨境流動資金進行匯率風險對沖操作,但這一交易日他經手的資金額度不超過2億美元。

  “所以我也一度好奇,在人民幣境內外套利交易規模受限的情況下,誰還在大手筆沽空人民幣。”他直言。

  國際資本下注人民幣補跌

  他很快發現,1月4日沽空人民幣的資本似乎有備而來。

  早盤正是他們的大手筆沽空,令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開盤就快速下跌約170個基點。隨後當天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5032,較上周收盤價6.4936下調近100點,再度引發他們的沽空熱潮,令離岸市場人民幣匯率再度插水,跌幅一度超過400個基點,跌破6.61整數關口。

  “他們似乎預料到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還會持續走低,能創造一個相當理想的沽空人民幣機會。”上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認為。這背後的深層次原因,則是他們認為人民幣匯率被高估,不僅僅基於中國宏觀經濟增速放緩,還在於此前中國央行為了讓人民幣加入SDR,一度頻頻干預匯市穩定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但在美元持續加息升值的環境下,這無形間造成人民幣匯率“虛高”。

  另外,隨著去年底人民幣加入SDR塵埃落定,中國央行干預匯率穩定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動能減少,令人民幣可能出現補跌行情,

  此前,摩根大通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也指出,人民幣匯率目前可能仍被高估5%-10%。

  弘源資本首席投資官浦永灝則認為,鑒於人民幣匯率仍然被高估,以及中國面臨資金大量外流的壓力,預期2016年人民幣兌美元可能貶值到7左右。

  在前述美國投行人士看來,1月4日國際沽空資本之所以敢于大手筆沽空離岸人民幣,還有一個投資邏輯,就是他們在押注中國央行正逐步促使人民幣匯率與盯住美元匯率脫鉤,轉而維持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匯率的相對穩定,無形間預示著人民幣兌美元似乎還有一定幅度的貶值。

  在這些國際沽空資本眼里,最新的CFETS數據也在傳遞這個匯率政策轉變信號,比如截至去年12月31日,掛鉤一籃子貨幣的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為100.94,較2014年底則仍升值0.94%。但掛鉤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美元權重更高)的人民幣匯率指數則較2014年底貶值1.16%。

  “但是,離岸人民幣市場的沽空潮不會持續很久,因為中國央行不大會默許境內外人民幣匯差長期維持在1000個基點,引發跨境套利資本不斷活躍,消耗外匯儲備並加劇資本外流。”上述國有銀行外匯交易部主管坦言,不排除2016年央行可能會採取進一步擴大每日波動區間、披露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計算方式增加定價透明度,吸引國際投資機構參與境內外匯交易市場,發展人民幣衍生品交易市場等措施,逐步抹平人民幣境內外匯差空間,令跨境套利交易難以維系。

  “一旦這種跨境套利交易舉步維艱,對國際沽空資本而言也會構成不小的沽空壓力,因為央行下一個狙擊對象,將輪到他們。”他表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