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政策分化助美元走強
2015年12月31日08:06

  本報記者 楊博

  安聯投資環球投資策略師、歐洲股票首席投資總監杜納恩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專訪時表示,貨幣政策分化推動投資者將持有的現金投入美元,推動美元進一步走強。由於美國總統選舉因素影響,美聯儲貨幣政策調整大概率會集中在明年上半年。在低利率、低增長、高波動的市場環境中,未來的投資回報可能非常低。相對債券,明年更看好股票市場,特別是發達國家股市的表現。

  安聯投資(Allianz Global Investors)的母公司是全球最大的保險和資產管理集團之一德國安聯保險集團。截至2015年9月30日,安聯投資管理的資產總值達4270億歐元。

  強美元令新興市場承壓

  中國證券報:美歐經濟體貨幣政策二十年來首次出現分化,這會給市場資金流動帶來怎樣影響?

  杜納恩:盡管美聯儲已經啟動加息,但預計到明年底聯邦基金利率水平只會升到0.5%-1%左右,這意味著美聯儲的行動不會太快,取決於美國經濟進展。如果美國經濟表現可以,美聯儲會繼續加息,如果不行,預計明年會停止加息。

  貨幣政策分化對資金的影響主要體現在美元幣值上。如果美聯儲加息的進度比市場預期快,美元就會更強勁,歐元和日元會更疲弱。強勢美元對新興市場的影響偏向負面,因為這不但會衝擊商品價格,而且對發行美元債的經濟體和企業來說也是負擔。美元越強意味著借貸成本越高,這對新興市場是個挑戰。

  2016年貨幣政策將出現重大分歧,美聯儲加息與全球幾乎所有央行形成對比,因為各央行正採取零息政策、減息(例如印度和巴西)或加大量寬力度。

  在美聯儲加息的同時,新興市場降息,對國際投資者而言,美債收益率將更有吸引力。因此,預期未來將出現新一輪資金流動。人們將把持有的現金投入美元,而不是新興市場本幣。在我看來,這也是2016年的一個風險,美元強勢吸引資金流入美國金融系統,從而推動美元進一步走強。事實上,即便美聯儲自身也不完全清楚加息會帶來哪些次生影響。

  此外,2016年11月將迎來美國總統大選。我們認為,美聯儲希望避開大選敏感時段,因此貨幣政策調整會集中在上半年。到夏季以後,美聯儲會完成所有希望做的工作,到9-10月的競選活動高峰期,美聯儲將不會有行動,他們不希望成為選舉政治的一部分。

  中國證券報:美國經濟是否足夠強大,能否經受住加息的衝擊?

  杜納恩:過去三年美國經濟復甦一直遲滯,增速保持在2%-3%左右,低於正常復甦情況下5%-6%的水平,這顯示出金融危機給美國經濟增長帶來的衝擊和影響。

  自金融危機以來,為了推動經濟復甦,美國大規模舉債,而背負太多通常意味著不會跑太快。美國實際上是用更多的負債來解決原來的債務問題,其代價就是經濟增長放緩。我們預計,美國長期潛在經濟增速已經無法達到原來的4%至5%的水平,而是會在2%至3%徘徊。美元升值會讓出口更加艱難。

  發達國家股市吸引力大

  中國證券報:美聯儲加息是否意味著企業違約率將大規模上升?

  杜納恩:鑒於美元仍是主要的環球貨幣,美元進一步轉強,將會影響全球的美元貸款和再融資活動。預計對大宗商品價格較敏感的國家的企業違約率會上升,比如巴西、俄羅斯、澳大利亞、印度尼西亞等。一旦大宗商品價格崩盤,這些企業將無法像從前一樣在低息環境中進行貸款展期。依賴大宗商品業務的經濟體也面臨一樣的困境。

  對大宗商品業務依存度較低的經濟體和相關企業面臨的挑戰是能否有足夠的增長吸引投資者,進行美元債再融資。預計這些企業到2017年至2018年時面臨的再融資挑戰要比2015年更甚。

  國際清算銀行(BIS)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美國以外地區發行的美元債券規模高達9萬億美元,占全球GDP的20%。這些離岸債券並不受美聯儲的金融政策保護。不確定性意味著市場將更加波動,也會導致投資者和企業持續緊張。

  近期在美國市場上,投資者對美國高收益債的擔憂升溫。一方面是投資於高收益債的人尋求更高的風險溢價,另一方面是尋求進入市場融資的企業需要支付更高的償債成本,這可能導致這些企業不得不裁員或採取其他方法,從而演化成經濟問題。

  中國證券報:明年投資機會在哪些領域?

  杜納恩:預計明年匯市更趨反覆,令投資者在國際股票及債券市場賺取可觀的回報增加困難。明年的投資回報將非常低,可能不到10%,低於過去五年內平均10%-20%的水平。投資者明年需要在資產配置方面保持活躍,因為市場不會再像從前一樣處於單邊上漲的軌道。

  債券方面,主權債沒有太多吸引力,原因是價格已經比較高,未來回報預期非常低。如果能夠接受貨幣匯率風險的話,亞洲新興市場債券看起來很有吸引力,但風險也很大。比如巴西債券收益率高達16%,但過去六個月巴西雷亞爾貶值了一半,這意味著投資者不賺反虧。

  相比于債券,我們明年更看好股票市場的表現,鼓勵投資者冒點險。目前,發達國家市場比新興市場更有吸引力,而且風險更低。盡管發達和新興市場都需要調整,需要新的增長領域,但我們認為歐洲和日本的調整將比絕大多數新興經濟體更快。我們認為,在低利率、低增長、高波動的市場環境中,能夠取得年化6%-7%的收益已經算不錯。投資者明年應該尋找增長中的公司,而不是增長中的經濟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