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港將闖泰職排球聯賽 陳獻略盼回饋港隊
2017年06月05日10:00

(如看不到YouTube,請觀看優酷視頻。)

陳獻略(Henry)是首位到海外參加職業聯賽的香港人,年僅24歲便成為香港之光,初初接觸排球的起源竟是因為在籃球場上被人欺負:「因為當時好細粒,初時打排球係想快高長大,咁就唔會被人蝦,點知一打就到依家。」中七後加入南華會,Henry開始接受正統的排球訓練,在心底裡亦萌生起成為職業球員的想法,只是身處香港,這個夢想似乎距離自己很遙遠。

決心赴泰追夢 克服傷患困擾

直到泰國蘭實大學排球會(RSU)邀請他加盟,Henry才感到夢想原來近在咫尺,更決定要向前一步把握。他表示,當時自己只是考慮了兩個晚上,問准家人便決定遠赴泰國發展,回憶這兩個晚上,自己都是「笑住去諗」。把握了夢想,但實際上又是怎樣的呢?Henry指出,初到泰國,最難適應的是言語,甚至鬧出笑話,他笑說:「我住嘅地方係服務式住宅,有次我想郵遞,所以就去櫃枱問女接待員呢度地址係咩,點知佢就答我佢無email,原來佢以為我問佢拎email!」

說笑過後,他語帶認真地說,原來在泰國他進了人生最多次的醫院,有試過因食物中毒而要打點滴,也有試過遭球擊中眼睛要做手術,但說到需要最長時間康復的,就是他左腳的傷患。Henry在最後一場常規賽中左腳嚴重扭傷,直至現時也只是康復了六、七成,不過他仍然堅持去繼續訓練:「唔可以停落嚟,停落嚟就會有好大倒退,可以堅持的話,就應該將傷患拋諸腦後。」

排球文化大不同 香港球員重勝負

在泰國訓練,讓Henry更深深明白到,作為香港球員的優劣之處。他形容香港球員在學習和模仿能力方面都是天才,因為香港球員訓練時間和資源都較貪乏,但與外地球員能力差異卻不大。不過,香港的比賽文化卻遠遠落後,Henry指出,排球在泰國是三大球類活動之一,觀賞排球比賽更是當地人生活一部分,比賽氣氛通常都很熾熱。他表示:「當地球隊之間火藥味唔會好重,泰國球員都好有幽默感,場內場外亦有互動,反觀香港球員就對勝負睇得好重,甚至會因而影響表現。」

圖:SCAA Volleyball Team FB專頁

加盟泰超Air Force  與「第一人」教練拍住上

Henry在効力RSU期間得到泰超球隊Air Force(空軍)賞識,轉投後更協助球隊取得聯賽亞軍,與他一同被獲邀加盟的還有教練潘偉經。潘教練開創先河成為本港首位海外職業排球教練,相比起Henry,潘教練坦言遠征泰國的決定並不容易,尤其不捨得太太和家人,不過他表示:「對教練同球員嚟講,打職業係一個理想,有機遇就要好好把握,放低香港所有,去嬴每一場都好值得!」他指出,現時代表的Air Force是泰職聯的冠軍球隊,而球員大部分是泰國國家隊,技術、紀律和團體精神都很值得學習,體能訓練亦更刻苦耐勞。

身為「第一人」的潘教練和Henry均希望,未來香港排球會有「第二人」、「第三人」,甚至是整支球隊到外地比賽,令香港排球運動發展得更好。而Henry則表示,短期目標是於Air Force爭取表現,尤其是6月底的亞洲球會俱樂部錦標賽,希望屆時參與的份量會較多。而長遠來說,他認為自己「生於斯長於斯」,期望能到更多地方吸收經驗,然後回饋港隊以及南華會,Henry表示,雖然自己這兩三年未必會在香港參與聯賽,但仍會心繫於南華會。

圖:SCAA Volleyball Team FB專頁

南華會冀港排球邁向國際 率球隊往中東交流

Henry和潘教練能夠衝出香港,背後不得不提及南華會的培育。南華會男子排球部主任柳勤榮表示,香港市民對一年一度的「世界女排大獎賽」反應熾熱,但除了這項賽事,似乎沒有其他排球賽事能引起社會關注。他期望,Henry和潘教練這些「第一人」能產生帶頭動力,讓市民知道香港球員有能力衝出香港,甚至是衝出亞洲,又認為對於香港排球的發展,目光應放得更遠。

柳主任在今年5月底帶領南華會男子排球隊到中東地區進行文化交流,成為香港首支民間球隊到訪杜拜、伊朗的德克蘭,以及泰國的曼谷這些「一帶一路」地區。他指出,有別於以往「一帶一路」局限於商業性質,此行將以體育作為文化交流的媒介,讓球員感受中東的風土人情。

採訪.文/嚴凱瑩

攝影/曾潤培

更多訪談:

晉身KBL經歷起跌 周健宏圓夢不言遲

張家朗劍指亞錦賽 主場力爭衛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